第二章 孽子啊

  苏樱昏昏沉沉的清醒过来,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货车碾过了一样,浑身哪里都无比的酸痛。

  眼睛也像是用眼过度一般酸胀无比,她费力的睁开眼睛。

  头顶上的吊灯明亮亮的,让她眼睛一痛,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如同一根弹簧一样突然弹了起来,身上的不适,和她昏迷时那模模糊糊的感觉,让她整个人如同泡在了冰水中一般,即使是在温暖的被窝里,也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

  昨天……昨天……

  她不敢置信的咬着嘴唇,右手在被窝里面摸索。

  沉重的手臂和刚刚动作时腰如同断了一般的疼痛,让她瞬间心如死灰。

  “哎,你醒了。”

  楚寒端着他出去买的饭菜,打开门就见床上坐着的女人悄无声息地流着眼泪。

  绝美的脸上失去了光彩,如同是一座精美的石膏雕像一般。

  楚寒表面上没什么情绪,实际上心理却十分的烦闷。

  他刚刚出去之后去了一趟网吧,登上了他们部队的网站。

  网站上已经登出了他的死讯报告,将会在五天之后,为他和另外两个死去的战友举行葬礼。

  楚寒从这具身体里面清醒过来,理清头绪之后也能够料想得到。

  自己当时本就身受重伤失血过多,又被注射了不知名的药剂,一个救援不及时就得死翘翘。

  但是真的得知自己的死讯时,还是十分难以接受。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不知道哪儿去了,而他本身又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想也知道他是回不去了。

  苏樱面无表情地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楚寒的动作,只是默默的流泪,没有任何崩溃歇斯底里的举动。

  楚寒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索性不再说话。

  将粥菜收拾好之后摆在了桌上,另外提着一包衣服递给了她。

  他早上醒来收拾的时候,便发现之前的衣物已经被他给撕了。

  苏樱根本就没衣服穿,因此便出去给她重新买了一套。

  “你先把衣服穿上,有些事情等你吃完饭了再说,好吗?”

  楚寒低声问道。

  苏樱抹了抹眼泪,沉默的接过衣服在被子里换了起来,楚寒也避嫌的走出了房间。

  楚寒烦躁的靠在墙上,这可怎么搞?

  这局面可真不好收场,一个女人的清白,他难道能不负责吗?

  可对方会愿意让他负责吗?

  “你个孽子!可让老子找到你了!”

  走廊尽头传来一声暴喝,楚寒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就对上了一道充满怒火的视线。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快步向他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根木棍。

  在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保镖,一个个如同铁塔般壮硕。

  同样面无表情,手上拿着擀面杖粗的木棍。

  楚寒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中年男人他认识,可不就是首富楚华吗?

  “你个逆子,昨天晚上你干嘛去了?!”

  “跟着你那一群狐朋狗友鬼混是吧?老子在屋里等你半天,手机也打不通,你他妈的在外鬼混是想死啊!”

  “还找女人,我他妈现在就阉了你!”

  首富爸爸黑沉的脸上满是怒火,大骂着朝楚寒走了过来。

  手上的木棍高高扬起,毫不留情的朝着楚寒的腿上砸了下去。

  楚寒眼疾腿快的往旁边一闪,“不是,你听我解释!”

  “解释解释,解释你个头啊!”

  “你还敢用你的保镖去绑人!还绑影后!还敢下药!我楚华没有你这样的混账儿子,我今天就打死你,为民除害!”

  楚华的怒火一时半会儿是压不下去了,整个人像是燃起来了一样。

  手上拿着木棍,朝着楚寒就是不分部位的一顿打。

  如果是原本的楚寒,此刻已经被打得在地上哭爹喊娘了。

  可现在身体里面却是一个当了十几年兵的兵王,左挡右闪硬是没让楚华碰到一根汗毛。

  倒是把楚寒累得够呛,“你……”

  楚华累的气喘吁吁,一只手撑在腿上,一只手指着楚寒,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你个逆子竟然还敢躲!”

  由于楚寒从小就被这个老子管着,以往的时候也时常像个猴子一样逃脱他的惩罚,所以楚华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是,你……”

  楚寒也不知该如何说话,要他喊一个陌生人爸,他是喊不出来的。

  这一时半会儿,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楚华,自己已经不是他儿子了!

  他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是有几分焦灼。

  楚华冷笑着站起身,一挥手,身后十几个保镖,顿时朝着楚寒一拥而上。

  “把他给我捉住!”

  一众保镖顿时收起了木棍,眼里带着一丝轻蔑走了过来,一个个铁塔般的大汉大掌一伸,就想扣住楚寒。

  楚寒眉头一皱,眼神瞬间凌厉起来,几个过肩摔,便将这些人高马大的保镖摔在了地上。

  他不对楚华动手,那是因为楚华是他这具身体的父亲。

  不过对这些保镖,楚寒一点都不手软。

  楚华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寒,“你个逆子,什么时候还去练了这样一副好身手?”

  楚寒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然而楚华的怒火却再次燃了起来。

  “好啊,我说你这回怎么突然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在外面乱搞了,原来是现在身手练起来了,以为老子打不到你了呀!”

  “不是……”

  楚寒弱弱的反驳,语气干巴巴的。

  楚华却不听他的反驳,一句句孽子的叫着,疯狂的追打着楚寒。

  真像是要把自己这个儿子打残废一般。

  最后楚寒没办法,一把抓住楚华手上的木棍,在腿上用力折了几下,便将其折为了两半。

  楚华累得气喘吁吁,看着自己突然变得强大的儿子,也没有办法了,半晌才平静下来。

  “你说说你,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我教你做了一个人渣了吗?”

  “人家姑娘好好的闯自己的事业,你非得给她的人生抹上一个污点,你说,现在怎么办?”

  楚华颇有点儿心灰意冷的感觉。

  怪他年轻的时候太过专注于事业,而忽略了对儿子的培养,以至于儿子少年期中二叛逆太过。

  虽然说有自己管着,没闹出什么大事来,但却也是个十足的混账。

  现在这个大号眼看着是要废了,然而苏樱又被自己的儿子糟蹋了。

  楚华在心里想着,要不直接让儿子早点生个孙子,自己好培养孙子?

  想到这里,楚华竟然觉得也行!

  这也不怪自己不把家产传给儿子,实在是儿子太过不争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