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楚寒头痛欲裂,脑袋像要爆炸了一样。

  神智也昏昏沉沉,好像灌满了泥浆一样沉重。

  他强撑着微微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间富丽豪华的,像五星级总统套房一样的房间。

  灯光调成了暧昧的桃粉色,看不太清楚。

  窗外是噼里啪啦的雨声,鼻尖传来一阵浓烈的香味。

  无比的浓艳,让楚寒头痛的同时,脑袋变得更加昏沉了。

  身体里像是燃烧着一股火焰,全部都化成了一种原始的冲动。

  楚寒虽然神志不大清醒,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下躺着一具绝美的细腻酮体。

  身上同样带着让人面红耳赤的温度,长腿死死地缠在他的身上。

  “唔……嗯……”

  那风情万种,婉转勾人的呻吟声,和身下人的迎合,让楚寒的神智彻底的投入了迷茫。

  处了三十年的楚寒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的在她身上发泄着,缓解身上这股匪夷所思的迫切欲望。

  直到许久之后,云收雨歇。

  房间里的灯光,由桃粉色调成了正常的冷白,也让楚寒能够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楚。

  根据以往的经验,楚寒能够看出这的确是一个总统套房。

  床上的美人此刻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了。

  精致绝美的脸上带着欢愉的潮红,眼角如桃花瓣一般带着点点泪痕。

  白皙如玉,比例绝佳的身体上,布满楚寒不知轻重所造成的痕迹。

  青青红红,斑斑点点。

  及腰长发半遮半掩间,更是衬得女人如同妖魅一般勾人渴望。

  但楚寒却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一具绝美的酮体。

  而是从昏沉的思绪中挣扎出来之后,就飞快地捡了一条浴巾围在身上冲去了浴室。

  干净的镜子上清晰的照出了他的面容。

  十八九岁的少年模样,顶着一头碎发。

  冷白皮的脸上带着红晕和餍足,薄唇殷红,眼神桀骜不驯中又带着一丝薄情,一副负心人的模样。

  楚寒却整个人都愣住了,这不是他。

  他今年三十岁,十五岁就去当兵,二十岁进入特种部队。

  常年执行任务,在枪林弹雨和危险中奔波,让他的一张脸饱经风霜。

  他是一个浑身充满霸气和荷尔蒙的糙汉,而不是这样生嫩的小白脸模样!

  楚寒眼神恍惚的做了两个动作,镜子里的人也随着同样做出动作。

  他低下头,难得懵逼地伸手捏了捏胳膊上的软肉。

  那没一点力道的手臂,细腻白皙的皮肤让他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一股冷意自他脑后升起。

  他是谁?他在哪?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恍惚了半分钟,楚寒强大的心理还是让他快速的反应过来,简单洗漱一番之后,便走了出去。

  闻着房间里迷离的香味,听着床上美人累极之后轻缓的呼吸,楚寒难得的不知所措。

  幸而这时,一个掉在床下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楚寒捡起来一看,来电人是一个叫黄毛的人。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接听。

  “寒哥,寒哥!你那边完事儿了没有啊?嘿嘿,苏影后的滋味儿怎么样?是不是爽爆了?!”

  电话里传来吵闹不休的声音,一个猥琐的男生嘿嘿嘿的说道。

  楚寒听着,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黄毛?”

  “咋啦寒哥,有啥事儿吩咐,你说!”

  楚寒头痛的揉了揉额头,他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周围发生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

  楚寒觉得他现在经历的这一切,应该是在做梦。

  说不定就是恐怖组织注射进他身体里面的药剂作祟。

  “没事儿,我这边有事,这两天你们先别来打扰我。”

  不清楚情况,楚寒说了一声之后便挂了电话。

  酒吧里,黄毛看着嘟嘟嘟的手机,嘿嘿笑了两声。

  一旁眼神贼亮的看着他的几个纨绔子弟,立刻便明白这事儿成了。

  “看来现在寒哥是得偿所愿了,这么一点时间都耽搁不得!”

  “那可是才二十二岁的苏影后啊,的确漂亮!寒哥叫我们这两天都别打搅他,嘿嘿,想也知道他们是在干嘛!”

  几个纨绔子弟对视一眼,脸上都挂着心照不宣的猥琐笑容。

  总统套房里,楚寒满头雾水,心里难得的焦躁不安。

  突然,他的脑中传来一阵剧烈的头痛。

  即使是从刀山火海里闯出来,十分能够忍受疼痛的楚寒,也不由得痛苦地呻吟一声,踉跄着撑着床尾坐到了地上。

  一幕幕画面像是电影片段一样涌进了他的脑海当中。

  楚寒眼花缭乱,走马观花的看了半个小时,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的确已经死了,只不过他的灵魂,又在这个同叫楚寒的人身体里重生了!

  他重生的这具身体,也叫楚寒,是华国的首富之子。

  由于是独子的原因,被宠得无法无天,不过十八九岁,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之前有他的父亲楚华管着还好,也就飙飙车撒撒钱,喝酒打牌,也不敢乱搞男女关系。

  昨天他满了十八岁,憋了好久的他就和周围的狐朋狗友计划着,要找一个绝色大美女开荤!

  这个坏胚子,早就看上了刚满二十二岁的影后苏樱!

  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简单粗暴的指使保镖将人下了药之后搞上了床。

  因为自己也没经验,原主楚寒还喝了药给自己壮胆。

  但不知怎么的,二世祖楚寒不知去哪儿了,里面的灵魂变成了特种兵楚寒……

  终于搞清楚了的楚寒,此刻只觉得不可思议。

  他当了十几年的兵,正直严肃惯了。

  让他重生成一个二世祖的烂货,还刚刚下药把一个黄花大姑娘给糟蹋了,这是逼着他去死啊!

  楚寒苦涩的舔了舔嘴角,不过他现在已经穿进了这二世主的身体里面。

  虽然说药是原本的楚寒下的,但人却是他吃的,这个责任怎么也得负起来吧?

  看向床上的苏樱时,触及那赤裸的美好身体,楚寒下意识的眼神漂移,耳根不知不觉的红透了。

  当时神志不清醒,只有身体的冲动之时,还不觉得什么。

  现在人清醒了,三十年的光棍,怎么也不能坦然的面对一个跟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大美女。

  哪怕这美女现在还在昏睡当中。

  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楚寒才沉默地进入洗手间,拿了干净的帕子出来,给苏樱清理身体。

  后面到底要怎么办,他还得好好的想一想。

  他是特种兵楚寒,不是纨绔子弟楚寒,他总是要去过自己应该过的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