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完结)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感谢 @江心  @比弗利菜农 的投喂

  ========================

  消息传来的时候,魏无羡刚刚做出第六版的风邪盘。

   

  温卯道:“看来金氏覆灭,就是这几天了。”

   

  “嗯,”魏无羡把玩着罗盘道:“倒是比想象的要快。”

   

  温卯笑道:“金家内部原本就争权夺利、错综复杂,而百家经过上次的事情,就算不会正面发难,也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想从这个昔日的庞然大物中分一杯羹。”

   

  “还是老样子啊,这帮人。”魏无羡打了个哈欠道。

   

  “你让清友过去了?”温卯道。

   

  “嗯,让他去看看情况,”魏无羡顿了一下,道:“如果看到金凌,就把他带回来吧。”

   

  温卯抬眸道:“也好,若是带回来了,你该明白该怎样做吧?”

   

  魏无羡道:“我明白。”

   

  温卯悠然道:“人不可以背负太多别人的因果。就算是神也不可以。”

   

  “外有大族势力扩张内有管理者未能及时察觉危机和妥善应对,造成的江家灭门的果,你担了。”

   

  “江小宗主未能正确判断情势,造成的失丹的果,你担了。”

   

  “金宗主贪图他人的法器,造成嫡子殒命的果,你,和温情他们担了。”

   

  “江小宗主不愿承担救命殓尸之恩,经过一系列情况造成了亲姐殒命的果,你担了。”

   

  温卯将一个茶杯推了下去,被子在地上碎成了几块。

   

  “人呢,不伴随着疼痛和失去,总是无法成长的。”

   

  “任何关系也好,若总是他一哭闹就什么都给他,长此以往他就习惯了,不会再去思考和依靠自己,什么时候你给不出了还会怨恨你,永远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罢了。”

   

  魏无羡停了停,将手中的风邪盘放下,道:“嗯,我明白。”

   

   

  魏无羡原想着这孩子不知道从小被灌输了多少仇恨,但实际见到金凌的时候,发现他虽然仍是有些矜傲,但眼中倒是没有多少戾气。

   

  “我不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有个人告诉我,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看。”十三四岁的少年直率道:“我会好好看着的。”

   

  魏无羡有些意外,旋即笑道:“那很好,不过你若真要入我是非门,就不再是世家公子了。不再有高人一等的身份,不再有锦衣玉食的生活,也不再可以仗着家世为所欲为。”

   

  “和这里每一个平凡的门生一样。”

   

   

  金家分崩离析后,不少世家的处境也愈发艰难,是非门的法器价格不菲,而百姓的供奉却一天比一天少。这时他们也顾不上在夜猎中扬名立万了,开始主动帮助除祟,但这个时候他们才惊讶的发现,是非门对当地的渗透早已超乎他们的想象。

   

  他们分发的符咒,足以应付大部分小型邪祟,而稍大型的邪祟,用他们给百姓留下的传音法器,能够让他们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世家根本赶不及。又因着是非门良好的口碑和很多世家早前的做派,民众们自然知道该站在哪边。

   

  于是这些世家的目光又转向了聂家和蓝家,希望他们出来主持大局,然而没过多久,聂家宗主聂怀桑忽然宣布将清河聂氏改制为宗门,名为捭阖门。三月后,蓝家宗主蓝曦臣出关,和蓝家长老与是非门门主详谈一日之后,亦宣布将姑苏蓝氏改为慎明门,取慎思明辨之意。

   

  是非门派了不少人手助他们改制,并与他们建立起了合作关系,任一门生都可以去其他宗门听学,亦可以请其他宗门的前辈来门内讲学,符门在三地绘制了传送阵,帮助还不能御剑的求学门生。

   

  聂家公布了一些绝学,蓝家也开放了一部分藏书阁,一时间仙门中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求学和创新氛围,每几个月就听闻有新的绝学、法器、符阵问世的消息,而宗门的不问出身血缘,也让一些家境贫寒、身份低微的门生,有了和其他人一样的学习机会。

   

  至于原本四大家族的云梦江氏,在变为云梦乌氏之后,也没再维持几年,渐渐地销声匿迹,再没人提起了。

   

  其他世家这才后知后觉的试图改制,然而改制却比他们想象的要困难得多,那些只是改了个名字,却不愿放弃昔日家族高高在上态度的世家,只是在改革中加速了自己的的灭亡而已。

   

  不到一年,仙门百家已经不知不觉地消失了近三成。

   

  与之相对的,是各种类型的宗门开始一一出现,崭露头角。

   

  当然,最风头无两的还是是非门,作为最早和实力最强的宗门,已隐隐有问鼎中原之势。

   

  而任何一个炙手可热的人或事物,都永远不会缺少眼红与诋毁者。

   

   

  一个小镇的摊子上,两个人正在吃面,其中一人大大咧咧道:“这是非门从一个小小宗门发展成这样,背后一定是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吧?”

   

  另一人应道:“谁说不是,那个门主可是夷陵老祖啊,要我说啊,他一定是用了邪术蛊惑了几位宗主!”

   

  “哼,有势力了不起吗,等我有机会,一定要揭开他肮脏的真面……”

   

  他话音未落,忽然凳子毫无预兆的炸裂开来,整个人跌坐在在地上,他的同伴刚目瞪口呆,很快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两人揉着屁股起身,不明所以。没有看见刚刚轻盈地略过的一个青色的影子。

   

  一月后,小镇上多了一个名为“寒玉门”的符修宗门,门规为“不妄信人言,不语人是非”。

   

   

  世家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世家体系也逐渐分崩离析。而初建的宗门良莠不齐,亦有借着宗门作奸犯科之徒,其中还卷入了一些是非门的分门。

   

  看着陆兰有些愁眉的报告,温卯笑了笑,道:“小含英,是非门发展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天下人看到宗门系的可能性。”

   

  “不要把眼界局限于一门一派,吾等所图,乃是大势。”

   

  “一个新的东西,刚开始都不可能是成熟的。但当世有能者,会自发的去完善和发展它,最后得出最优的答案。”

   

  “这个过程,本身就伴随着毁灭与重塑。任何成熟的制度,都是这样过来的。”

   

  温卯伸了个懒腰,对魏无羡道:“魏小子,到这一步我感觉也差不多了,咱们就在这里……别过吧。”

   

  魏无羡一愣,道:“前辈要去哪里?”

   

  温卯悠然道:“谁知道呢?也许再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他倒是说走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几人还未反应过来,已不见了温卯的影子,只有一个声音大笑着留在原地:

   

  “缘起而聚,缘尽而散。青山不改,明月依旧。”

   

   

  “老温可真是个很潇洒的人呢,蓝湛。”

   

  两人漫步在枫木镇的郊外,魏无羡感慨道。

   

  这时忽然一阵平地狂风卷起四周的花叶直上云霄,那风中依稀可以看见一朵完整的花。

   

  魏无羡来了兴致,御起随便,避开枝叶石块,直向那朵花而去。

   

  蓝忘机的目光紧紧跟随着那与狂风嬉闹的人影。

   

  不管过去多久,不管遭受什么,他的少年依旧是那个少年。

   

  英勇无畏,一往无前。

   

  “嘿嘿,被我抓到了吧?”魏无羡笑道,五指在花上小心合拢,轻巧的跃下随便,将花向蓝忘机抛去。

   

  “蓝湛,送你。”

   

  蓝忘机接过,是一朵芍药。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①

   

  蓝忘机拈了花,弯唇微笑。

   

  这一次一定是结情之约,而不是惜别之情了。

   

   

   

   

  尾声

   

   

   

  很多年以后。

   

  一处学堂内,一位中年人正在执卷授课,忽地瞥见一个少年正在打瞌睡,便不悦地点了他起来道:

   

  “我问你,如今天下修炼法门有几类?”

   

  那少年丝毫不惧,对答如流:“五类。剑修,符修,灵修,器修,丹修。”

   

  “有何高下之分?”

   

  “无,皆有得证大道之可能。”

   

  “如何选择修炼方向?”

   

  “天资高者修灵力,心性强者修怨气。”

   

  “修真界兴宗门而衰家族第一人为何者?”

   

  那少年朗声道:

  “天下第一门是非门开山祖师,魏婴!”

   

   

   

  -end-

  ①语出《诗经•郑风》,以芍药相赠,表达结情之约或惜别之情。

  故芍药又称“将离草”。

  而书中抛花那一章的标题,也叫《将离》(墨香这个女人真的很会)

  哎嘛,本咸鱼居然更完了一个长篇,鼓掌

  终于可以放心躺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