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感谢 @清出于岚 的投喂

  ========================

  枫木镇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是非门举办的万华会,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每一次都会展示一些仙门前所未见的符咒或是法器,令人惊叹。而与会者,也从一开始的寥寥数人,扩展成整个仙门百家都争先恐后趋之若鹜的盛事,入会凭证甚至在私下已经炒到了几百两,今年更甚。

   

  各家宗主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盘算,据说那位从未露面的神秘门主,会在今年的万华会上现身,此等人物若是能结交一二,对今后家族的发展都有极大的好处。

   

  而另一些神色阴沉的人,目的就更明显了。

   

  各怀心思的修士,满满当当的挤满了整个小镇。幸而这几年,枫木镇因着是非门的发展也扩大了不少,如今也是西南地区最为繁华的镇子了。

   

  当初的何府,也早已随着门生的增加而几次扩建,如今已是一个极大的建筑群,名为伏魔殿,世人觉得这名字十分霸气,但没人知道,这不过是某人图省事取的。

   

  仙门百家依序纷纷进入伏魔殿的广场,接着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真人大小,无坚不摧,在外面有价无市的纸傀儡,在这里像不要钱一般满地跑,而且还在给他们端茶倒水?……

   

  去年刚刚面世,能够精准操控大小方向的,一纸千金的新式疾风符,被门生随意的用来打扫卫生……

   

  更不用说不知什么原理的一盏盏凭空漂浮在空中的华灯,将大殿点缀的如梦似幻。

   

  心在滴血的众人感觉,这是非门果然就如传言一样,不是一般有钱。

   

  今天可一定要确认看看,这门主究竟是何等人物,若是真的和那位邪魔外道有关,那可就……

   

  几位宗主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时有门生大声通报道:“门主到!”

   

  众人齐刷刷地转过头,却见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走了过来。

   

  相貌完全不一样,但周身的气质和压迫感,却很难不让人联想。仙门百家面面相觑,踌躇不决,却只听人群中一个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这生意做的挺大的啊,夷陵老祖?”

   

   

  众人哗然,目光中心的青年却漫不经心的回头道:“你是哪位?”

   

  “秣陵苏氏宗主,苏涉。”苏涉话音未落,却是毫无预兆的冲上前去,将手中的一面巴掌大的铜镜在他面前一晃,一个世家公子榜上有名的俊美面容,跃然浮现在其中。

   

  “此镜名为现形镜,是我家最近刚刚得到的宝物,任何人在其中都会浮现他原本的面貌,”苏涉得意道:“夷陵老祖,你还有什么话说?”

   

  魏无羡扫了一圈戒备的众人,随意道:“他啊,嗯,就是我。那又如何?”

   

  众人愣神过后,纷纷群情激昂的拔出佩剑,有人大声道:“魏贼!你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

   

  “你在不夜天杀了多少人,罪大恶极!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他建的这个门派也是邪恶的!一定要彻底铲除!”

   

  魏无羡安静的等他们喊完,才大笑道:“万华会还未开始,各位也太心急了些。”说着“啪”的打了一个响指。

   

  随着这一声响起,原本看着并没有多少人的殿中,匿气符的作用渐渐失效,一个个身影慢慢的从暗处显露出来,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有多少人,每人都手持一柄造型奇特的弩,对准了场内诸人。

   

  众人举着剑,却是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竟是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包围了。

   

  魏无羡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从旁边拿过一柄弩箭,道:“介绍一下,这就是此次万华会的新品,爆裂弩。将炎爆符与弩箭结合,好操作,威力大,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灵敏,容易手滑……”

   

  话音刚落,一枚弩箭便直直射向天空。

   

  “轰!”它在半空中炸开,伴随着耀目的白光中掀起巨大的气浪。

   

  众人集体呆滞,任谁都看得出来,这要是打在他们身上,怕是连骨头都不会剩几根。

   

  所有人惊惧不安,却没想到一道人影忽地冲向前去,一剑刺穿了魏无羡的胸口。

   

  “魏贼!拿命来!”

   

  众人骇然,却发现周围那些人似乎没什么动作,不禁又鼓起气势来。

   

  “他要杀我们,却反被我们杀了,是他活该!”

   

  “没错!是他先动手的,怨不得我们!”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屋檐上传来。

   

  众人抬头,见那恢复了本来面目的黑衣青年坐在屋顶上,正闲适的拍着手掌,而原本被刺穿的人,早已化成了一个纸人,却是一个分身而已。

   

  “你们刚才说的很好啊,再说一遍?”魏无羡笑道。

   

  看众人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魏无羡道:“忘了?没关系,我再帮你们说一遍。”

   

  “‘他要杀我们,却反被我们杀了,是他活该!’‘是他先动手的,怨不得我们!’没错吧?”魏无羡悠然道:“那么请问,在不夜天,诸位要杀我,却反被我杀了,是不是活该呢?是你们先动手的,又为何要怨我呢?”

   

  “去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我当年在战场之上,每一次都是这样的。”

   

  众人沉默了一阵,有人大声道:“那不一样!你是个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哦?”魏无羡把目光转向那人道:“那你用着邪魔外道做的东西,是不是也是邪魔外道呢?”

   

  那人瞥见身侧的风邪盘,不说话了。魏无羡却继续道:“这样吧,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现在就扔掉身上所有是非门出产的东西,再发誓以后你们家族也绝不使用是非门的任何东西,我便承认你们不是邪魔外道,如何?”

   

  这下众人是彻底沉默了。别的不说,光是风邪盘,老式和新式的都差别很大,别说不用了,其他人都用,你不用,怎么在夜猎中抢先找到邪祟,更别说拔得头筹了。而族内其他人若是得知因为自己不能再用是非门的东西,怕不是光用吐沫星子就能淹死自己。

   

  半晌,一位年纪较大的宗主道:“魏无羡,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魏无羡笑得和蔼可亲:“我若是想怎么样,各位以为,你们还活的到现在?”

   

  众人一滞,倒也明白他所言非虚,不禁放松了一些。

   

  “其实我呢,也不想再纠结当年之事了,只想安安静静的赚点小钱,诸位若是愿意呢,咱们就相安无事的继续做买卖,若是不愿意……”魏无羡静静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弩箭。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众宗主欲哭无泪,却只能一个个乖乖的签了保证书。

   

   

  “我魏无羡就在这里,你们依然可以随时来报仇。”

   

  魏无羡负手微笑。

   

   

  “只是这一次,请做好死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