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感谢 @C.R.谕 的投喂

  ========================

  “含英啊,你确定没有算错吗?”魏无羡语重心长道。

   

  陆兰拿过账本看了看道:“是不太对,这个月的收入还没有加进去。”

   

  “……”

   

  经历了最初的震惊后,魏无羡感觉腰杆子硬了不少,对蓝忘机笑道:“下次见到阿苑的时候,我可要告诉他,他羡哥哥现在也是有钱哥哥了。”

   

  聂怀桑展开扇子笑道:“看来魏兄还不知道风邪盘在外面卖的有多好吧?现在几乎已经是夜猎必备,人手一件了。”

   

  “其实还有精度更高的改良版和各种功能的法器符咒,还未曾对外售卖过,聂兄可一并带走。”魏无羡合上账本笑道:

   

  “至于怎么用,就看聂兄的了。”

   

   

  近日清河附近的一些世家接到手下修士的报告,说聂家修士手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法器,能够吸引邪祟的旗子,能够将阴灵聚拢起来的阵法等等,而且明明用的都是风邪盘,聂家修士总能先比他们找到邪祟,实在有些古怪。

   

  多位家主气势汹汹地集体赶赴不净世,把那位正在逗鸟赏花的二少宗主吓得都快哭出来了,只忙不迭的连连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最后在各位家主的软硬兼施下,才犹犹豫豫的吐露出,那个神秘的风邪盘的制作方是非门,在清河开了分门,那些法器都是在那里买的。

   

  是非门的分门地处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内,外表看上去只是一家普通的小店。分门主是个着青衫的少年,却不卑不亢的婉拒了所有的家主,理由是新品产量有限,小门只够供给聂家一家。

   

  聂家现任家主虽然软弱了些,但聂家底子还在,也仍是四大世家之一,与蓝家金家关系匪浅,这些家主也不好做太过于打脸聂家的事情,但那些法器实在前所未见,一些心思活泛的家主也不甘就此离去,纷纷私下里对是非门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们去自家驻地开设。

   

  一时间,是非门的分门如雨后春笋一般,以清河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规矩还是一样,新品只供给当地世家,其他人要买,只有精度不高的旧版。

   

  越来越多的修士发现,因为自家驻地没有是非门,自己在夜猎中,总是慢人一步。尤其是一些世家的公子哥,正是渴望在夜猎中扬名天下的时候,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回家之后对长辈软磨硬泡,一定要当地引入是非门。

   

  一些家主原本也有些疑虑,毕竟是一方势力,担心它会不会对自己家族的统治有所影响。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家主们发现,这是非门极为安分守己,在夜猎的时候遇上一些门生,也绝不跟他们抢猎物,甚至有时还会帮忙,只收集一些材料说是制作法器用。

   

  且那些门生各个灵力低微,看起来只会使用一些符咒,不足为惧,应当只是个做生意的小门小派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

   

  与此同时,那些世家向来不管的吃力不讨好的小邪小祟,他们也事无巨细一一处理,还分文不取,偶尔还会派发免费的护身符给百姓们。

   

  世家们诧异之余只暗笑他们愚蠢,不过渐渐没有那些平民日日烦扰,倒也乐的清闲。

   

   

  也不是没有世家动过歪脑筋,但不管是自己尝试还是雇佣散修,都在是非门的结界外无功而返,渐渐一个传说传播开来:只要不是被请进去的,没人进的了是非门的大门。

   

  至于正面的冲突也不是没有,如东岗谢氏,就在强硬的要求当地的是非门更快的制作新式法器被拒绝之后,恼羞成怒的要求他们离开。

   

  此分门沉默了一阵之后,爽快的答应了,临走之前又在城中送了几天符咒,分门主拉着来送行的民众,殷切地嘱咐他们走了以后要多自己小心,以后不能帮忙除祟了,但是谢氏如此他们也不敢拒绝,真是很遗憾。

   

  谢家觉得经此一事自家威信大增,十分得意,因此他们没注意到当地有多少人跟着是非门一起走了,而留下来的民众,在顺从的交着供奉的背后,眼底亦不时闪过怨毒的光。

   

  每个人本都可以忍受黑暗,只要他没见过光明。

   

   

  彼时,是非门的本门中,一个阵法在庭院中幽幽的忽明忽暗,几道闪光过后,一只白色的纸鹤凭空出现在阵法中,纸鹤拍拍翅膀,向一间屋子飞去,最后落在一只执着黑色棋子的手上。

   

  魏无羡将棋子落下,用手指轻轻一点纸鹤,纸鹤抖了抖,化作一张信笺。

   

  魏无羡仔细看了一遍,递给对面人笑道:“这法子不错。世家的根基是民众,到现在他们都还是不懂。”

   

  温卯撇了一眼,落下一颗白子道:“享受高高在上的日子久了,自然很容易忘记这一点。”

   

  魏无羡正在思考下一步,忽然又有一只纸鹤飞来,这次是鲜艳的红色。

   

  这种颜色的传讯符魏无羡只做了一个,也只有一个人能用。

   

  魏无羡精神一振,打开纸鹤,上面写着:东街集市。

   

  魏无羡鱼跃而起,转眼间已经没了人影,只有声音远远的传来:“老温啊不好意思剩下的我们明天再下……”

   

  温卯苦着脸把棋子丢回棋篓,叹道:“这臭小子,有了道侣,就不要老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