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抛却好恶情仇,能够看见更多的东西

  感谢 @江心 的投喂

  ========================

  温卯又道:“你们需要明白一件事,这个世界上,恩怨很多,但除却生死大仇,真正促使人行动的,更多的还是利益和目的。”

   

  “成年人需用成年人的方式思考问题,更遑论位高权重之人。若是真的相信别人出手仅因为一句话或一件事,那也未免太过天真。”

   

  “你以为那小子是满心仇怨睚眦必报?不,这方面他比你可要聪明得多。一根手指都记了一辈子,为何金麟台那位宗主几乎要了他的命,他却丝毫没有复仇之意?”

   

  “他很清楚以一己之力与大世家抗衡是什么下场。”

   

  “那小子并非是那种因为仇恨丧失理智之人,反而十分的清醒冷静。当时他已复原了阴虎符,灭常家一是可以试验它的威力,二是可以给金家证明自己的价值,复仇其实只是顺带的。”

   

  “他从开始到最后一直有恃无恐,因为他很清楚金家非保他不可。这也是他选择加入金家之后才去报仇的原因。”

   

  “包括那位年轻的金家宗主,他清理那小子是因为聂家老大吗?”

   

  聂怀桑眸子动了动,道:“那时……大哥已经不在了。”

   

  温卯道:“不错,那个时候,他不清理薛洋,也不会有人有异议。他这样做的目的为何?”

   

  聂怀桑展开扇子道:“灭口。”

   

  “同时也可将这些自己也参与了的事情,阴虎符,炼尸场等等,全部推到他爹身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如此一来可消除不少对于他接任宗主的质疑之声,”温卯笑道:“也是副手上位时常见的政治手段了,此子手腕确实厉害。”

   

  温卯眼神扫过屋内的几人道:“你们几位,虽出身世家,但却未遵从世家思维,他们虽长在民间,却比你们更懂得世家规则。”

   

  “蓝家和聂家在此事上的处理,除了宗主的个人原因,亦包含着是否维护世家统治的意义。聂家尚武,对于世家规则就不那么在乎,这也是两家态度不同的根本原因。”

   

  “因此我大哥的存在,对于金家来说,早就十分碍眼了。”聂怀桑微微眯起眼道。

   

  温卯点了点头道:“而蓝家则不同,蓝家小子,依你所见,蓝家行事,宗旨为何?”

   

  “秩序。”蓝忘机道。

   

  “不错,”温卯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但却并非你们所要维护的‘世间的秩序’,而是‘世家的秩序’。”

   

  “蓝家所有,无非都是为了‘稳定’二字。世家制虽为我所创,但能千百年绵延至今,世道太平安定,百姓安居乐业,蓝家实际上是起了最大的作用的。”

   

  “你们想想看,蓝家听学,听的主要是什么?”

   

  魏无羡道:“除祟的知识,和……世家的传承?”

   

  温卯道:“大世家历史和传承,有利于培养下一代的归属感,同时统一思想,让下一代的年轻宗主们,事事以世家稳定为先,不会有太出格的行为。那位蓝家先生真正想要告诫你,将会为世家所不容的,并非是邪魔外道,而是开辟新的道路。”

   

  “同时他们以身作则,对自家人也一视同仁,都是为了维护整个仙门的稳定。”

   

  “蓝家历任宗主都是如此,对于一些争议之事,他们并非全然不知,但若他们认为此事有益于整个仙门的稳定,便不会插手。”

   

  温卯看着魏无羡道:“而任何有可能破坏稳定的存在,都会被蓝家视为敌对。你是正是邪,对于蓝家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会影响仙门的稳定。”

   

  “这其中,决定性的一句话就是那位宗主的那句,‘与仙门百家为敌’。”

   

  魏无羡垂下眼眸,蓝忘机握紧了他的手。

   

  温卯悠然道:“以正常来说,稳定确实有利于世家的统治和百姓的生活,但他们没注意到的是,世家早已沉疴缠身,这种情况下,越是粉饰太平,之后的反弹就越大。”

   

  “三尊的结局,即是这种情况的一个缩影。”

   

   

  温卯又把目光转向蓝忘机:“蓝家小子,你家罚你三十三鞭,你可知用意为何。”

   

  蓝忘机道:“我知。”

   

  三十三戒鞭,意为三十三位长辈,罚的却从不是他结交奸邪。

   

  若蓝家真的认定魏无羡为奸邪,自家子弟做出如此行为,怕是早就已经清理门户了,也绝不可能让那个姓温又与魏无羡有关联的孩子进入内门。

   

  同时也是告知那些盯着蓝家的人,此事到此为止。

   

   

  温卯讲完,几人各自思索,连晓星尘的魂魄都微微摇曳着。

   

  半晌,魏无羡将一个乾坤袋和一个锁灵囊递给聂怀桑道:“聂兄,我把你大哥的躯体和魂魄分开了,这样他就能暂时平稳一阵,魂魄我尽量修补了一下,但缺了头颅中最大的一部分,主要的记忆和情感大概都在那边。”

   

  聂怀桑平静地接过,但他碰到锁灵囊的一瞬间,忽然眼前一白,再出现的竟然是他少年时在不净世的房间门口,旁边是正在拉住他的魏无羡。

   

  “这里是……?”

   

  魏无羡道:“大概是赤锋尊其中一个很强烈的感情,碰到你的时候被激发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感情。”

   

  他们也很快看到了聂明玦,他背对着他们,看不到他的表情,面前是一堆什么东西烧焦的痕迹。

   

  “是……大哥烧掉我的收藏的那一天。”聂怀桑轻声道。

   

  聂明玦对着那一堆灰烬,沉声道:

   

  “刀灵发作越来越厉害了,看来……没有多少时间了。”

   

  “可是,怀桑怎么办。”

   

  “怀桑怎么办。”

   

  “怀桑怎么办?”

   

  ……

   

  他反复重复着那一句,仿佛一个坏掉的傀儡。原本挺拔的背影,此刻却显得仿佛有些怆然。

   

  聂怀桑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缓缓环抱住了那个魁梧的背影。

   

  直到幻影在他怀里化为碎片。

   

   

  那是聂明玦最后悔的一天。

   

  今后亦是聂怀桑最后悔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