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两人来到了一间酒楼,魏无羡点了几个辣菜和几个不辣的菜,笑道:“每次都是你付钱,蓝湛,这次我一定要请你。”

   

  蓝忘机还未搭话,忽然一个尖利的女子声音响起:“你说他不愿意回来是什么意思?”

   

  旁边站着几个婢女仆人,其中一人小心道:“姑爷说……要是您能改改您的脾气……”

   

  那大小姐模样的人冷笑道:“脾气?哼!我看他就是还念着何嫣那个小贱人!真真是死了也不让我安生!”

   

  魏无羡停下了筷子。

   

  这名字,他听过。

   

  那大小姐继续道:“都愣着干嘛?不是要去祭拜吗?还不赶快把这些剩菜打包一下,拿去给她啊。”

   

  几个仆从面面相觑,道:“大小姐,这……不太好吧?”

   

  那大小姐冷声道:“也不想想她做了什么事!我对她够仁至义尽了!”

   

  她气势汹汹的带着几个人离开了,剩下几人一边收拾一边小声嘟囔。

   

  “男人不喜欢她,为什么不反省反省自己?整天就会揪着个死人不放!”

   

  “唉,当年真的是大小姐把二小姐……?”

   

  “小声点,家里基本都知道。就她自己不知,昨天还拿着二小姐的手绢在老爷夫人面前哭着说要去祭拜心爱的妹妹呢……真可怕,明明人都是她害死的,现在拿着个遗物假惺惺的装姐妹情深给谁看呢?”

  “害死了还要毁人清名,怎么反倒她成了最无辜的人似的?”

   

  “老爷也是,只想着把事情压下来,明明都是他的女儿啊。”

   

  “没办法,二小姐的母亲出身不高,而大小姐的母家家大势大,老爷当然不敢得罪……就算是二小姐更聪明伶俐些,也只能枉死了,希望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两人的耳力都很好,把这些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魏无羡沉吟片刻道:“抱歉,蓝湛,我有些事情要做,你可以等我一下吗?”

   

  蓝忘机微微颔首:“你我之间,不必说抱歉。”

   

   

  何大小姐走着走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一转身,原本跟在身边的仆从竟然全都不见了。

   

  再四下一望,街上的行人也一个没有了,只有些酒家的旗子在那里,无风自动。

   

  明晃晃的日头下,何大小姐也不禁渗出了一丝冷汗。

   

  她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她回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当她再转回来的时候,一张与她三分相似的脸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眼前,几乎贴着她的鼻尖。

   

  何大小姐惊叫一声,瘫倒在地。

   

  “何嫣……”

   

  “姐姐,为什么啊?”那女子穿着生前最爱的红色衣裙,悲哀的看着她。

   

  何大小姐经历了最初的惊吓后,狠厉之色又回到了脸上:“呵,为什么?”

   

  “我从小就讨厌你!明明是个身份低贱的丫头,还整天跑到我面前作出一副姐妹的样子,你配吗?!”

   

  红衣女子歪了歪头道:“你的眼中,只看得到身份尊卑吗?……你最后……不是什么都有了吗?何必呢?”

   

  何大小姐大声道:“把东西让给我又怎么样?!本来就都该是我的!他也本来就该喜欢我的!本来就都是你欠我的!”

   

  红衣女子轻声道:“事到如今……你依然从未反省过吗?依然觉得这世上从来都是别人的错?”

   

  “反省?哼!”何大小姐冷笑道:“我告诉你何嫣,我不会怕你的。我敢杀你一次,就敢杀你第二次,你最好老实的做你的孤魂野鬼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她冲向那红衣女子,却扑了个空,再一晃神,她依然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哪有什么红衣女子的身影?

   

  “大小姐,您怎么了?”有仆从小心问道。

   

  “没事。”何大小姐定了定神,继续向前走去,没有注意到肩上一个黑色的小东西,正对着她磨牙霍霍。

   

   

  魏无羡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

   

  今后,每晚,她都会在梦里见到她“心爱”的好姐妹。

   

  魏无羡给魇魔下了一个禁制,只要感受到真心的悔过之意,就会消散。

   

  不过……

   

  魏无羡收好幻阵符,转身离去。

   

  一般这种人,都是死不悔改的啊。

   

   

  魏无羡回到酒楼,蓝忘机果然还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变。

   

  魏无羡如愿付了账,和蓝忘机一起走出酒楼,挽了他笑道:“蓝湛,刚才像不像我把你赎出来的?”

   

  “……”

   

  “要是传出去,夷陵老祖为了吃顿霸王餐竟然把含光君抵押在店里,啧啧,真是太邪恶了,可得好好惩罚一下。”

   

  “嗯。”

   

  “嗯?”魏无羡大惊失色:“等一下,含光君,我开玩笑的啊。”

   

   

  含光君是如何惩罚夷陵老祖的先按下不谈,下一个地点似乎是蜀东,两人一路向南而去。然而在即将到达手臂所指的那座大雾弥漫的小城之时,蓝忘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刚刚和他们擦肩而过的一个黑衣男子的背影。

   

  “蓝湛,怎么了?”

   

  蓝忘机没有告诉魏无羡,他在魂魄归位后,还偶尔能看见一些执念较强的非人之物。

   

  那个黑衣男子身边跟着一个女子,那女子的白衣上镂空着些花纹,脸色苍白,连头发都是纯白的。

   

  然而这位谪仙一般的女子,身上却横七竖八的插着无数把剑,贯穿了她整个身体,眼睛的部位更是两个深陷的黑洞,洞中不住的流出涓涓血水来。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杀人……”

   

  “救救那孩子……”

   

   

  “救救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