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魏无羡有些懵。

   

  这两个灵不似寻常魂魄,应是剑灵一类,又出现在蓝忘机的房间,那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他没想到的是,蓝湛的剑和琴对他意见这么大……不过担心自家主人被自己这个邪魔外道玷污,好像也没错。

   

  “两位放心,不会怎么样的,我……只是想找一缕魂魄,找到了马上就走。”魏无羡斟酌了一下道。

   

  避尘面无表情道:“不会怎么样?那你为何要跟他回来?我不管你是如何想,至少要对他的心意有个答复,不要让他再苦守了。”

   

  “什么?”魏无羡感觉心脏如受重击:“什么心意?什么苦守?”

   

  身后那老者带了愠色道:“你听了他那些话之后,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那些话?什么话?魏无羡感觉脑子乱成一团,蓝湛不会说谎,他的灵应当也是,可为何会一点记忆都没有?

   

  魏无羡苦苦思索了片刻,忽地抬头道:“是不夜天那次……是不是?我当时心情激荡,后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那时……那时……”

   

  “你不记得了?那好。”避尘忽然上前抓住他的手腕。

   

  眼前一黑,再出现的是不夜天的血涂地狱,魏无羡看到了满身血污、摇摇欲坠的自己,被同样伤重的那人抓上避尘,御剑离去……幽暗的山洞中,那人握着自己的手,一边输灵力,一边说话,但自己只是反复的说着,“滚”……长辈们找来,那人持剑挡在自己身前,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飞身而上……戒鞭上粘满血肉,已是看不出原本的颜色,那人硬是撑到最后一鞭挨完,才晕了过去……那人灌下一整坛天子笑,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个印记印在胸口……

   

  魏无羡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觉得胸口发紧,喘不过气来。

   

  “蓝湛……蓝湛他……”

   

  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那如高山雪莲一般的人,居然对自己……而自己心中原本压抑的什么东西,也似乎在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

   

  忘机琴道:“而且你知不知道,他去乱葬岗找你之后,魂魄就不全了,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一会又自己去弹清心音。”

   

  魂魄……聚灵阵……纸人……电光石火一般的情景从魏无羡眼前划过。

   

  原来,早就不用去寻找了。

   

   

  早上蓝忘机一睁眼,就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他紧张的看着床上的魏无羡,迟疑道:“我昨晚……”

   

  魏无羡眨了眨眼,笑道:“放心吧,含光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蓝忘机这才发现他还抓住魏无羡的手,连忙松开,但这次,他的手却被反握住了。

   

  “……但是,以后可以。”

   

  蓝忘机明显懵住了,僵硬的看着对面的人道:“你是说……”

   

  他被人整个拥入怀中。

   

  两枚同样太阳纹隔着衣物贴在一起,两个心跳同时振荡着同一个频率。

   

   

  “什么都可以。”

   

   

  “一起夜猎,一起云游,一起……总之什么都可以……”

   

  “……只要是你。”

   

  魏无羡感觉怀里的人颤抖了一下,然后一双臂膀把他反抱了回来。

   

  更用力,更热烈,仿佛抱着这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灼热的鼻息喷在魏无羡的脖颈上,他听见蓝忘机轻声念着:

   

  “魏婴。魏婴。魏婴。魏婴……”

   

  无比虔诚,无比庄重,其中包含着不知道压抑多少年的情感。

   

  魏无羡觉得自己几乎要喘不过气了,但是这感觉并不坏。

   

  他绕在蓝忘机背后的手,隔着衣衫抚摸到了一条隐隐约约的戒鞭痕。

   

  “痛么,蓝湛。”他轻声道。

   

  蓝忘机摇了摇头,道:“不及失去你的十中之一。”

   

  心脏狠狠的抽痛,魏无羡道:“蓝湛,你这几年感觉的到分魂那边的事情吗?”

   

  蓝忘机道:“有时有,有时无,只作心魔。”

   

  就算是当作心魔,也让他忍不住贪恋陪在魏婴身边的一瞬。

   

  “如若不是……”

   

  如若不是这样,他还不知道要怎么熬过这几年。

   

  魏无羡感到一阵恐惧。如果他没有被救,如果他就这样死在乱葬岗,蓝湛是不是,就一直这样下去了?

   

  连遗物也无一件,无一人可诉说,只能看着从自己身陨之处捡回来的孩子一日日长大。

   

  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魏无羡的手紧紧握拳。

   

  就当是重活一世,就当是天道垂怜,这一世绝不再任人鱼肉,无限退让。

   

  为了自己。和爱着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