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两人对视了片刻,饶是魏无羡脸皮再厚也架不住,道:“含光君,那个,你听我解释。”

   

  蓝忘机仍是抓着他的手腕,浅色的眸子仿佛晕染了一层雾气,沉声道:“我的。”

   

  魏无羡不明所以,看了看手中的“夷陵老祖镇恶图”,琢磨着,蓝湛是想要这幅画像?怎么跟那个纸人一个毛病啊?……话说蓝湛要它干嘛啊?贴在屋里辟邪吗?

   

  但他也反应过来,蓝忘机此刻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蓝湛,你醉了?”

   

  “没有。”

   

  得,喝醉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喝醉的。魏无羡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来,扬了扬手中的画道:“想要吗?”

   

  蓝忘机直白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想要。”

   

  虽然知道说的不是自己,但魏无羡也让他看的脸红心跳了一下。

   

  要是自己是个小姑娘,说不定就直接从了。

   

  魏无羡正胡思乱想,忽然蓝忘机伸手扒开了他的衣襟。

   

  “蓝蓝蓝湛你要干什么?!我可不是小姑娘!”魏无羡捂着衣襟叫。

   

  要不是这是蓝湛,魏无羡可能以为这人要非礼他了。

   

  但蓝忘机又停下了,盯着他的胸口看了一阵,又看了看自己,很困惑的样子。

   

  接着他把手伸进魏无羡的衣襟,然后似乎还想把头也放进去。

   

  魏无羡无语的看着蓝忘机为进入他衣襟做各种尝试。

   

  蓝湛这醉酒行为实在是……别致的很,别人喝醉酒,有哭喊的,有骂人的,但像他这样,表面上一本正经行为却无比诡异的,魏无羡还是第一次见到。

   

  “蓝湛,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钟声,正是蓝家提示作息时间的。

   

  “亥时了,休息。”

   

  蓝忘机径直走向床榻,但他的手始终没有放开魏无羡,于是魏无羡也被一起拖到了榻上。

   

  挣扎无用,魏无羡只能感慨蓝家人怎么都力气这么大。

   

  “蓝湛,你睡就好了,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蓝忘机停了一会,另一只手摸过来解开了他的腰带。

   

  “不是松开这个!好好!我睡觉!”魏无羡欲哭无泪。

   

  他想着无论如何,蓝忘机睡着了手总会松开的吧,没想到等了半晌,那只手还是紧紧的攥着他,丝毫抽不出来。

   

  魏无羡有点着急,时间久了他的蓝公子要是让风吹走了,可就更找不着了。

   

  他忽然灵光一闪,自己之前不是试验过魂魄出窍之法吗?正好派上用场。

   

  魏无羡闭上眼睛,半晌,再睁开,他已经漂浮在了半空中,看着下方和蓝忘机手牵手躺在床上的自己,魏无羡扶额,希望明天蓝湛什么都不记得了才好。

   

  他的灵体轻巧的跃到门口,大喊了一声:“蓝公子——”

   

  魏无羡喊了一声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人家叫啥,这样能找到都有鬼了,这山上可见之处不全都是蓝公子?只有老蓝公子,中蓝公子,小蓝公子,和小小蓝公子之分。

   

  魏无羡最后决定,先把蓝忘机的房间翻一翻,再沿着来时的路去找。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个白衣人忽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魏无羡一瞬间还以为是蓝忘机醒了,但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蓝湛,虽然看上去很像,但更年轻,大概是听学那个时期的模样,只是脸上那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倒是如出一辙。

   

  他退了一步,没想到身后也站了一人,是个着暗棕色长袍的白须老者,长长的胡子拖到地上。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魏无羡直觉感到他俩是来跟自己算账的。这气氛不知怎么,让魏无羡想起他小时候撩哭了哪个小姑娘她家长找上门来的时候。

   

  那白衣人先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那么……请你说清楚。”

   

  “到底想把我们家阿湛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