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魏无羡此刻的感觉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他不确定蓝湛叫的是画像上的他,还是真的认出了他的身份,胡思乱想间听见蓝湛问他要不要去云深,竟然就恍然答应了。

   

  说实话,他是真的很想转身就跑。

   

  但他的纸人蓝公子还在蓝湛手上呢,相伴五年,那个魂对他来说早已是意义不同的存在,绝不能放弃他自己逃走。

   

  魏无羡跟在蓝忘机身侧,偷眼看着蓝忘机手中的纸人,满心想着怎么样才能想办法拿回来,以蓝忘机之前对邪魔外道的态度,要是让他发现了可真是凶多吉少。

   

  可怜的纸人,从刚才起就软趴趴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定是被蓝湛的气场吓坏了吧?

   

  魏无羡又偷偷打量蓝忘机。

   

  嗯,还是那么好看。

   

  时光几乎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是从刚刚起就一直微微蹙眉,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忘机,这位是?”蓝曦臣微笑道:“难得你往家里带人,还这么高兴,需得好好招待。”

   

  高兴?!魏无羡忍不住仔细去看蓝忘机那张脸,这到底是哪里看出来高兴的??

   

  蓝忘机微微颔首,目送兄长离去,这时一队做完晚课的蓝家小孩子正从旁边走过。

   

  魏无羡看着他们,不由觉得蓝家这校服虽然披麻戴孝的,但穿在小孩子身上还真是可爱,一个个白净秀气,就是那小脸全都紧绷着,大概是站在他旁边这位含光君的关系。

   

  他正想着,旁边的人却突然开口道:“阿苑。”

   

  孩子中的一个从队里走过来,规规矩矩的向蓝忘机行了一礼道:“含光君。”

   

  又转向魏无羡,行礼道:“前辈好。”

   

  魏无羡嘴唇微微颤抖,半蹲下来,直视着那孩子道:“你叫……阿苑?”

   

  “是的,前辈,我叫蓝愿,字思追,是含光君取的,”蓝思追语气中有点小小的骄傲:“含光君一般都是叫我思追的。”

   

  “你……多大了?”魏无羡压抑着语气道。

   

  “我今年应当七岁了,”蓝思追有点不好意思道:“但是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我小时候发了一场烧,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是这样……”魏无羡沉默片刻,摸了摸他的头道:“小朋友,你喜欢吃什么呀?”

   

  蓝思追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答道:“我喜欢吃土豆。”

   

  魏无羡笑道:“我也喜欢。你以后有时间,去我那里,我有好多的土豆。那边还有一个叔叔,可能……还有一个姑姑,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好。”蓝思追刚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就突然从旁边冲出来另一个小孩子,大概和蓝思追差不多大,拦在蓝思追前面大声道:

   

  “含光君!今天早课是我没有完成,思追是帮我才晚到了,不要罚他!要罚就罚……”

   

  那孩子都快说完了才发现不停拽他的蓝思追:“啊?含光君叫住你不是因为这个啊……”

   

  “景仪,言行急躁,家规一遍。”

   

  那叫蓝景仪的孩子只得闷闷的行了一礼道:“是,含光君。”

   

  两个孩子离去后,魏无羡搭着蓝忘机的肩笑道:“含光君,真没想到,你家还有这样的孩子,简直和我……听过的那位夷陵老祖有一拼呢。”

   

  蓝忘机撇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这次又没试探出来。魏无羡悻悻的跟在他后面。蓝湛到底是认出他了还是没有啊?

   

   

  两个孩子往回走着,蓝景仪问他:“思追,你认识那位前辈吗?”

   

  蓝思追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可是,有种怀念的感觉。”

   

  “而且……”蓝思追出神道:“那位前辈虽然在笑……但感觉好像要哭出来了似的呢。”

   

  “什么啊,思追,哭的人是你吧?”蓝景仪道。

   

  “什么?”蓝思追无知无觉的抹了一把脸。

   

  是湿的。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走进了静室。

   

  魏无羡没想到蓝湛居然直接把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而且他隐约觉得,蓝湛好像有话要对他说。

   

  但魏无羡现在只想找到纸人君快点脱身……他为什么闲的没事要来姑苏呢,哦,是为了天子笑……结果到最后也没喝到天子笑……

   

  “天子笑?”蓝忘机道。

   

  魏无羡这才发现自己没留神把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要死要死,云深不知处禁酒,他们最初还因为天子笑打了一架,这么多年过去了,蓝湛他肯定更……

   

  然后他就目瞪口呆的看着蓝忘机起身,掀开地上一块木板,拿出了一只漆黑的小坛子,上书三个大字,“天子笑”。

   

  魏无羡:“……”

   

  虽然第一眼看到蓝忘机,就觉得他不太对劲,现在魏无羡开始认真的思考蓝忘机被夺舍的可能性。

   

  但蓝忘机看他半天没反应,显然是误会了什么,于是从里面,又拿出了一坛。

   

  “停!好了,够了”魏无羡怕他再继续拿个十坛八坛,果断叫停。

   

  蓝忘机把两坛酒放在他面前,静静的看着他。

   

  “含光君,我真的能喝吗?”

   

  “嗯。”

   

  “你房间为什么会有酒啊?”

   

  “……”

   

  “那,你能陪我喝一杯吗?”

   

  “……嗯。”

   

  魏无羡再次震惊了,他原本不过随便说说的,蓝湛居然答应了?不过蓝湛这种滴酒不沾的,肯定很容易醉,等他醉了带着小纸人,找到通行玉令,就可以直接逃走了。

   

  他给蓝忘机倒了一杯,蓝忘机直接接过,喝下。

   

  魏无羡盯着他看了半晌,也不见他有半点变化。

   

  魏无羡正想让他再喝一杯,蓝忘机却忽然皱了皱眉,一只手支着额,闭上了眼睛。

   

  睡着了?睡着了!

   

  还真是个一杯倒。

   

  当然这对他来说倒是件好事,魏无羡凑上去,挥了挥手,拍了拍掌,确定他确实睡了之后,就在他怀里摸了起来。很快魏无羡就找到了画像和小纸人,但小纸人还是软软趴着,没有任何反应。

   

  坏了,估计被蓝湛吓的,直接脱离了纸人化身,现在可能在云深不知处的某个角落瑟瑟发抖呢,可是这样可怎么找到他啊。

   

  他正在愣神,忽然手腕上一紧,一抬头,正对上了一双琉璃色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