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怀桑成为聂导中的那些年。

  ========================

   

  聂怀桑一愣,道:“还真是说谁谁到。魏兄你……”

   

  魏无羡从怀中拿出一道符,在手中揉碎,聂怀桑有些讶然地看着魏无羡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了屋内,随即收好断臂,起身前去开门。

   

  魏无羡很久没有看到金光瑶了,这人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那张很占便宜的干净俊秀的脸,只是按照聂怀桑所说,在金光善死后接管了兰陵金氏,又坐上了仙督的位子,比先前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

   

  但这人对于聂怀桑还是笑眯眯的,拿出一卷画轴道:“怀桑,今日我新得了一副画圣的真迹,第一便想带来跟你赏析一二。”

   

  “三哥真是怀桑知己。”聂怀桑一边展开画卷一边啧啧称赞,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金光瑶微笑着待他说完,装作不经意的扫视了一圈房内道:“听说怀桑近日请了一个散修到不净世,不知是何方神圣?”

   

  聂怀桑憨笑道:“只是个江湖术士罢了,看他能操纵纸人,挺好玩的,一时兴起把他请了来,之前已经玩腻了,送他离开了。”

   

  “这样啊……”金光瑶背了手,好似要走的样子,却突然开口道:“怀桑……你想大哥吗?”

   

  这话看似平常,却是极难回答。若是回答不想,就显得太假;若是说想,金光瑶就可能怀疑他有给大哥复仇之意。魏无羡自忖就是自己也未必能答的滴水不漏,只能看聂怀桑怎样应对。

   

  只见聂怀桑瞬间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去,垂头道:“当然想,那是我大哥啊,怎么能不想呢……可是……”

   

  聂怀桑犹疑片刻,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三哥,我只跟你说,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什么?”金光瑶看着他道。

   

  “……对于没人逼我练刀了……我……我还是有点庆幸的……”聂怀桑面带惭色道:“……三哥……我这样是不是很不对啊。”

   

  金光瑶停了一会,拍了拍聂怀桑的肩膀笑道:“没事的,这很正常,聂家刀法也不适合怀桑的性子,你就这样也挺好的。”

   

  聂怀桑看着金光瑶泪眼汪汪道:“只有三哥你不嫌弃我是个废物了,可是这宗主实在太难当了,怀桑实在是力不从心……以后还要有劳三哥多多关照。”

   

  “那是自然。”金光瑶微微笑道。

   

   

  “聂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演技这么好。”

   

  魏无羡吹了一曲《安息》,那断臂安静下来,向各个方向指了一圈,然后五指握拳。

   

  魏无羡上前观察了一下,思索道:“你大哥的一部分,似乎就在清河。”

   

  “哦?”聂怀桑眼眸微微一动。

   

  魏无羡道:“若是我要藏一件邪祟,一定会选一原本就邪气极盛,令人畏惧之处……聂兄,你们清河,是否有这样的地方?”

   

  聂怀桑想了一下道:“有。”

   

   

  月上半梢,聂怀桑站在祭刀堂门口吸了下鼻子,道:“几年前的我大概永远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要在半夜三更带着同窗来挖自家的祖坟。”

   

  魏无羡点了个明火符道:“我已经给了你匿气符,为何一定要半夜来?”

   

  聂怀桑道:“不净世大概有金家七八个钉子,我不想打草惊蛇,还是小心为上。”

   

  他借着明火符的光,仔细观察起来,对方很是谨慎,但还是被他发现了端倪。

   

  “这面墙……有新砌的痕迹。”

   

  魏无羡点了点头,示意他退后,运起随便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面墙拆了。

   

  但尸体里却没有残缺肢体的,聂怀桑思索片刻,扒开一具尸体的衣襟,仔细查看肢体和躯干相接的地方。

   

  魏无羡了然,和他一起一具具的查看,居然真的发现一具尸体的双腿是缝上去的。

   

  和断臂的颜色相近,看来这就是赤峰尊的双腿了。

   

  聂怀桑怔了一会,不知道在想什么。接着掏出匕首,想把双腿从尸体上分离下来。刚切了两刀,忽然停了下来。

   

  “魏兄。”

   

  “他。分尸我大哥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样?一刀,一刀,一刀。”

   

  清冷的月光映着他的背影和一地尸骸,显得有些萧索。

   

  魏无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聂怀桑。没有智计,没有布局,只是一个失去了兄长的,孑然一身的孩子。

   

  “要不还是我来吧。”魏无羡道。

   

  聂怀桑摇了摇头,瞬间又变回了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我没事,魏兄,大哥剩下的部分,就拜托了。”

   

  魏无羡看了他一会道:“聂兄,你……当真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聂怀桑将表情隐没在阴影中,笑道:“不然呢?莫不是要坐在地上哭一哭,叫一叫,什么就都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了?”

   

   

  “没人能永远做个孩子。”

   

   

  魏无羡离开了清河,断臂指的下一个方向是西南,但想想很久没有踏足中原了,实在很想念天子笑的味道,便仗着藏形符,转向了姑苏方向。

   

  一路上不停的看到各种类型的“夷陵老祖镇恶图”,魏无羡哭笑不得,等到姑苏境内,看到一个摊子上青面獠牙,满脸横肉的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喂,魏无羡好歹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你画的这是什么?!”

   

  摊主瞟了他一眼道:“你行你来啊。”

   

  魏无羡拿了摊主的笔道:“我来就我来。”

   

  他好久没作画了,水平略有退步,不过还是很快勾勒出了一张他本尊的相貌。

   

  摊主道:“画的是不错,不过谁家贴这种东西啊,怕不是要把女鬼都招来了。”

   

  摊主这么说着,却还是想把画收起来,这时一个纸人从魏无羡怀中飘出来,站在那张画上。

   

  魏无羡失笑道:“你想要啊?没事,回去我再给你画一张。”

   

  那纸人却很是执拗,就是不走,这时却突然刮起了一阵风,画像带着纸人瞬间飞了出去。

   

  魏无羡丢了一点碎银给摊主,忙追了过去,但他眼睛只盯着画像,没注意直接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抱歉,我……”

   

  魏无羡看见那一身卷云纹的白衣已是感觉不好,抬头看见那人的脸更是叫苦不迭。

   

  风也在此时停了下来,画像缓缓的掉下来,落在那人手中。

   

   

  “魏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