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南疆一个边陲小镇上成立了一个宗门,没有在中原修仙世家中引起任何注意,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小小的宗门日后将掀起怎样的波澜。

   

  “我们宗门呢,没有什么成百上千的门规,但有三件事,希望你们记在心里。”魏无羡随意的站在台阶上道。

   

  “第一,无论大小邪祟,逢乱必出;第二,门内平等,不分尊卑;第三,来去自由,但不可背弃同伴。”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凡我门下子弟,皆不可以势欺人,具体而言,大不攻小,强不侮弱,众不贼寡,诈不欺愚,贵不傲贱,富不骄贫,壮不夺老①……当然若是有人主动招惹我们,那就另当别论。”

   

  “若有违背,轻者逐出宗门,重者……由我亲自处置。”魏无羡悠然道,但下面人都一个凛然,挺直了脊背。

   

  是非门成立之后便很快热闹了起来,当地居民开始把自己孩子送来学习,周边的散修也络绎不绝的寻求加入。人越来越多,魏无羡和温卯商议之后,开始把宗门分划成符门、器门、剑门和灵门。

   

  符门门槛最低,任何人都可以学习,故而人数最多。出众者如青竹除了画符外,还兼修阵法和咒术,也是外出除祟的主力。

   

  器门有研究部和生产部,是宗门的主要收入来源。研究部由尹梅带领,每日改进旧的灵器研制新的灵器,由魏无羡试验合格之后,便交由生产部生产,生产部多是魏无羡收留的无家可归,也不想修炼的普通人,魏无羡将制作分成几个步骤,每个组只进行一个部分的组装,这样就是普通人也可以制作灵器了。

   

  灵门需要以自身和灵沟通,对心性的要求最高,因此魏无羡在灵门门口设了一个幻心阵,想入灵门者,都必须在其中和自己的心魔作战,胜者方可入门。魏无羡告知弟子们平时也要小心不要踩到,若是心智不坚或是情绪不稳者进入可能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剑门的门槛也较高,但有外出意愿的都要在此训练身法,在魏无羡剑下能走一遭者才能获得外出资格。经历过的人都在外面嗷嗷叫苦,师父的剑光好看是一回事,亲自面对就又是一回事了。

   

  此外,不管是外出夜猎除祟,还是制作法器符咒,都可换成一定的功勋,每月会按照功勋发放月银。魏无羡对银钱毫无概念,还好有陆兰在,噼里啪啦的一阵算盘,谁也别想多在她手里领一个子儿,这一板一眼的作风让魏无羡感觉她像蓝家出身似的。

   

  而她本身也可以驱使不少怨灵,和青竹,尹梅的组合在夜猎中已经小有名气,人称“枫木三君子”。

   

   

  “师父,你那天所用的是什么剑法啊,好厉害!”

   

  “嗯……那个啊,是我随手自创的,”魏无羡一边擦拭随便一边道:“要不就叫随便剑法吧!”

   

  不知道某个小古板听到这个名字会有什么反应,魏无羡不自觉的勾起唇角,看到随便剑柄上的小纸人,道:“你跟随便关系真好啊……说起来,蓝公子,你力气这么大,生前一定是个身高八尺的彪形大汉吧?搞不好比赤峰尊还要……诶你别走啊,怎么又生气了?”

   

  魏无羡捉着他的纸抹额把他提回来道:“又不是姑娘,又不是大汉,难不成是个俊秀的公子哥嘛?……不过你最好别是这个时代的人,不然啊你怎么俊,也俊不过蓝湛的。”

   

  这次纸人倒是没走了,就是脸旁边的地方不知怎么有些泛红。

   

  魏无羡后来研究了很久随便,还是不明白为何它会突然能够以怨气驱动,却由此萌生了一些新的想法,他和器门一起做出了能够储存怨气之物,名为冥玉,只要将它带在身上,就好像一个体外的丹田,这样就和以前灵力用剑没有什么区别了。

   

   

  两年间散修中来的最多的是鬼修,这倒是很正常,可其中一大半都是云梦来的,这就让魏无羡有些奇怪了,这其中还有身受重伤倒在门口的。

   

  “你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可是云梦出了什么事?”魏无羡把奄奄一息的鬼修扶进来,安置在榻上。

   

  “云梦没什么事……”那鬼修是个长发青年,他缓了口气道:“只是我刚从那个恐怖的莲花坞逃出来罢了。”

   

  魏无羡听了一愣:“莲花坞?莲花坞怎么会是恐怖的地方呢?”

   

  那鬼修道:“你们远离中原,知道的还是以前的莲花坞吧,唉,老江宗主在的那时还好,可自从小江宗主接手之后,日子就越来越难过了……谁家出了邪祟去求助,江家只说没闹死人就不是厉鬼邪煞,就不要拿去叨扰他们……”

   

  魏无羡微微皱眉,其他世家虽也做不到逢乱必出,但护一方地界还是做的到的,毕竟都知道这是世家的根基,没想到云梦竟成了这样。

   

  “……我们无法,只能自己想办法,一些人就像我一样做了鬼修。谁知道这小江宗主出了邪祟不管,听说哪里有鬼修倒是上门极快,我和另外几人就这样被抓进莲花坞日夜拷打,非要我们承认是夷陵老祖夺舍,而我又因为据说和那人有些相似,被打的格外厉害……”

   

  “……有天来了一个穿着金色服饰的小公子,我们以为孩子面前会好过一些,谁知道江宗主抽的更厉害了,还对那小公子道:‘你要好好记着,你祖父母你父母都是被魏无羡害死的!这些学他的邪魔外道,通通该死!’”

   

  “……还好我当年学过一点闭气的功法,假装咽气被他们丢了出来,这才死里逃生……”

   

  魏无羡越听越是脸色凝重,最后沉默半晌,起身道:“这样,你好好休息吧。”

   

  那鬼修却又想起了什么,拉住他道:“门主,那风邪盘可是你们做的?你们可要小心一点啊,我假死的时候看到,有人给江宗主呈上了一个风邪盘,那江宗主拿着它看了许久,脸上的表情别提多可怕了!连手里的鞭子都噼里啪啦的,肯定是动了杀气啊。”

   

   

  魏无羡安置好了鬼修,就接到隔壁镇子一个较厉害邪祟事件的求助,这种情况他不放心交给小辈,一向都是自己去的。

   

  还好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能用随便之后他也不用经常带温宁出门了,可以让他经常待在那件房间,和姐姐说说话。魏无羡除了邪祟之后回去的路上有些饿了,便随意走进了一个汤圆摊子。

   

  “老板,来一份汤圆。”

   

  “好嘞。”摊子老板转身看到他,却是一愣神,然后神色有些黯淡,不久就端了汤圆给他。

   

  魏无羡看着满满当当快漫出来的一碗汤圆,有些讶异。

   

  旁边卖菜的大婶叹了口气道:“你就吃了吧,你看起来有点像老刘之前丢掉的那个孩子。老刘想念儿子,看见像他的,总是想对他好一点。”

   

  “是这样……”魏无羡用勺子在碗里慢慢搅动了一下,道:

   

  “人之常情。”

   

   

  吃完汤圆天色有些暗了,魏无羡加快脚步,却在路过一间茶馆的时候听到一声惊堂木,接着一个声音响亮道:“话说那夷陵老祖,在射日之征中那可是所向披靡,一支长笛统帅千军万马,替江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啊……”

   

  魏无羡停下了脚步。

   

  这种偏远地方怎会有人如此详细的讲他的事情,而且还不是骂他?

   

  魏无羡走了进去,这似乎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茶馆,听众不多,三五人聚在一起听着评书喝着茶,说书人口若悬河,不时拍一下惊堂木。

   

  有小二招呼过来道:“客官,里面坐啊,要点什么?”

   

  既然有人要请他听书,那便如他所愿。魏无羡不疾不徐的坐下,要了一壶茶和一碟花生,静静的在人群中一起听书。

   

  等人群散场之后,果不其然的有人过来行了一礼道:“公子您好,我家主人请您过去一趟。”

   

  魏无羡跟着他往楼上走去,顺手把胸口往外冒头的小纸人往里塞了塞,一只手按上了随便的剑柄。

   

  那人到一间房间门口就退下了,魏无羡深吸了口气,抬手推门。

   

  门内站着一个背着身的玄衣男子,这时转过身来,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笑道:

   

  “魏兄,这出戏,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