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温卯在手中把玩着一个风邪盘道:“这东西,别人能仿制吗?”

   

  魏无羡一边把一个新的组装起来,一边随意道:“要是有人拆开的话,应该也不是太难。”

   

  “那么……”温卯笑道:“能不能装个小型爆破符,让它在被强行拆卸的时候砰的一声炸掉呢?”

   

  “这很简单,”魏无羡很快反应过来:“前辈的意思是……”

   

  温卯把风邪盘丢到桌上道:“你要是想在市面上卖它,最好多考虑一下。”

   

  “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们来到枫木镇已经三年了。孩子们学习都很努力,但有天赋的毕竟少数,大部分只是普通人,魏无羡于是指导他们学习多人阵法,三到五人为一组,外出结伴行动,只要配合得当,便是普通人也能发挥惊人的战力。

   

  较大的几组少年已经能够在周边处理些小的邪祟,偶尔遇到些散修,都对他们使用的风邪盘很感兴趣,魏无羡便开始琢磨要不要多制作一些来卖。

   

  “除了这个你也差不多要考虑一下开派的事情了,事到如今你依然心存疑虑?”温卯看着门外跑过的孩子们道。

   

  “还是说,你想再让人围剿一次?”

   

   

  魏无羡不是不明白温卯的话,但总还是有些不愿再卷入世间纷争的念头在。然而不管他如何考虑,麻烦还是找上了门。

   

  这天魏无羡正在田里忙活,忽然一个矜傲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谁是这里管事的?”

   

  魏无羡走出来,随意的抹了两下手,道:“是我。有什么事?”

   

  一个十六七岁的公子带着五六个家丁模样的人走了进来,看着眼前这个老农一般平平无奇的人,鄙夷的抽了下鼻子,大声道:

   

  “你们制作的风邪盘,我宁南李氏非常欣赏,现在命你们即刻上交一千个,不得有误!”

   

  宁南李氏?魏无羡想了想,那似乎是离这里最近的一个仙门世家,少年们出去夜猎,大概已经和他们的势力有所交集,再加上开口就是一千个,若是之前的魏无羡,可能还会跟他们讲讲道理,现在的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如此世家名门,怎么看得上我们这种山野小派的东西?”魏无羡悠然道。

   

  那李公子嗤笑了一声道:“这样吧,本公子也不为难你们,既然都是修仙之人,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你们的剑法,只要你们有一个人能赢了本公子的剑,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李公子洋洋得意的拔出佩剑,他聪明得很,早就派人查过了,这里的人多是用符篆的,从没见过有人用剑,八成天资不行,估计连金丹都没有。

   

  魏无羡微微眯起眼,他可真是太久没有教训这些不可一世的世家子弟了,他正在考虑是叫温宁来把他们丢出去还是召些鬼灵来吓吓他们,一个小小的身影忽然跑了出来。

   

  “不许你们,欺负师父!”

   

  那是孩子们中最小的一个,大概只有五六岁,此时却攥着他小小的拳头张开双臂挡在魏无羡身前,李公子被吓了一跳,手已经下意识地挥出了一剑。

   

  魏无羡的反应极快,但也只是来得及上前把那孩子抱起,而手无寸铁的此时怕是只能硬挨一记了。

   

  电光火石间,只听见“当”的一声,那剑竟被斜刺里冲出来的一道黑影拦了下来。

   

  魏无羡怔然的看着眼前的随便,这是伴随他最久他最熟悉的佩剑,然而此时的它样子却完全不一样了,浑身散发着幽暗的气息,仿佛刚刚从冥界归来,而剑身却一直在微微颤栗,好像在期待他的拔出。

   

  魏无羡余光看到不远处的小纸人,看他的姿势似乎刚刚是他把随便丢过来的,魏无羡来不及思考这纸人怎么力气这么大,手已经握上了随便的剑柄。

   

  这一次,竟然没有失去金丹后用剑的涩滞之感,反而圆融贯通,简直像他失去的灵力又回来了一般。

   

  魏无羡好像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语道:

   

  “上吧。”

   

  暌违五年,随便出鞘。

   

  任何见过魏无羡用剑的人都会深刻的理解四个字:风华绝代。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挥,李公子已经感觉杀气逼人,仓皇举剑抵挡,剑身却顷刻断成了几截,剑势未减,向着呆呆的举着剑柄的李公子迎面劈下!

   

  半晌,李公子颤巍巍的睁开眼,看见身侧地上一道巨大的裂缝,他的几根鬓发正缓缓的飘下。

   

  “见识够了吗。”

   

  那声音淡淡的,却给人一种极重的压迫感,李公子一行人不敢接话,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震天的欢呼声爆发在小院内。

   

  “师父好厉害!”“师父原来还会剑术啊!”“废话,那是师父啊,师父有什么不会的!”

   

  魏无羡检查了一下那孩子有没有受伤,就把他放下,看着欢呼雀跃的孩子们道:“孩儿们,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个宗门了。”

   

  “师父!那我们叫什么呀?”有孩子举手问道。

   

  魏无羡走到门口一块被他震落的木牌前。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他原以为,只要退让避世,只要不去争取,就可以不涉入世间的纷纷扰扰,是是非非之中。

   

  魏无羡摇头轻笑。

   

  是非,是非。

   

  如何躲得是非去?不如遁入是非门。

   

  魏无羡在木牌上寥寥几剑,三个不羁的大字便跃然浮现其上:

   

   

  是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