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我竟然有热度上千的文了Σ(゚ω゚;≡⊃(本咸鱼何德何能……)

  总之感谢大家,刚开始几篇阅读量太惨啦差点就弃坑

  ========================

  魏无羡在田里浇完了水,伸了个懒腰,对坐在旁边水桶上的纸人道:

   

  “诶,这位蓝公子,你这么每天盯着我看,不腻啊。”

   

  纸人也不回答,飘过来挂在他肩膀上,和他一起回房间了。

   

  等他洗完澡回来,他原本乱七八糟的房间已经整整齐齐,连被子都叠好了。

   

  时间越长魏无羡越觉得这好像不是仇人,而是个田螺姑娘吧?

   

  而且有时候他换衣服那纸人还会有点纠结样子的背过身去,说不定真是个姑娘呢,自己一直随便叫蓝公子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于是魏无羡试探道:“蓝姑娘?”

   

  纸人转过身来,没有五官的脸上也莫名让魏无羡感觉一丝寒意。

   

  “好好好,蓝公子,”魏无羡举手投降道:“我知道啦你们姑苏蓝氏的公子这么爱干净也挺正常的,比如蓝湛那个小古板……”

   

  纸人的动作一顿,魏无羡却没有发现,一说起蓝忘机就来了兴致。

   

  “不知道你是蓝家什么时期的人,知不知道你们家现在有个大名鼎鼎的——含光君啊?他呢,骑射一流,剑术绝佳,连临阵磨枪的弦杀术都威力惊人,十七岁就斩杀了几百岁的屠戮玄武,厉不厉害?”

   

  “而且啊,他从少年起就逢乱必出,行侠仗义。仙门百家,也就唯他一人而已。”

   

  “可惜啊,就是人太古板了一点,老是想把我抓回他们家去关起来,”魏无羡叹了口气,拉了拉小纸人的纸抹额道:“唉,想想也是,蓝家最是厌恶邪魔外道,我还总是忍不住跟他搭话,妄想跟他做朋友……”

   

  魏无羡感觉痒痒的,低头看见小纸人正把纸手搭在他的手背上,不由笑道:“好好,你愿意跟我做朋友,我也愿意。”

   

   

  半年多时间里慢慢有了些积蓄,魏无羡这日终于集齐了所有的材料,来到了布下法阵的那个房间。

   

  阵中心的魂魄已经有了些起色,比之前残弱的样子凝实了一些。魏无羡把她小心的移出法阵,拔出匕首在手腕上一划。

   

  这个法阵需要很多鲜血为媒介,魏无羡就着鲜血在房间内涂画,不一会就脸色苍白。

   

  纸人在他眼前飘来飘去,很不安的样子,魏无羡勉强笑了笑道:“没事的,很快就好了。”

   

  他草草止了血,安置起其他的法器来,前几个都比较顺利,最后一个却出了些差错,和其它法器呼应隐隐有暴走的架势。

   

  魏无羡深吸口气,强大的元神之力聚起,几个法器瞬间被压制,最终顺从的运行起了法阵。

   

  魏无羡松了口气,把温情的魂魄依然放置进去,却没想到刚一踏出阵法,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他确实有些大意了,没想到收集来的法器中还有些怨魂未除尽,逼的他不得不暴起全部的元神之力来压制,而身体又刚好失血虚弱,才会如此。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少年时那个经得起折腾的身体了。

   

  后期似乎还隐隐发起了烧,但很快有个凉凉的东西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很舒服,还有一些微弱的灵气在体内,缓解了身体的燥热。

   

  那股灵力感觉很熟悉,好像以前……也有人给他输送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无羡睁开眼睛,在僵硬的地板上躺的他浑身酸痛,但烧已经退了。

   

  他坐起身,一个东西从他额头上飘落下来。

   

  是那个纸人,浑身都已经有些皱了,魏无羡回想起额头上凉凉的感觉,大概明白过来,他从门缝中飘出去,用寒露打湿自己,再飘进来趴在额头上给自己降温,现在大概是累的睡着了。

   

  魏无羡看着手心里的纸人,有些愣神。

   

  从他上乱葬岗以后,素来感受到的都是恶意和白眼,一个素不相识的蓝家魂魄,却为何会对他这样好呢?

   

  他忽然有些不想送走这个魂了。

   

   

  而随着时光流逝,温家人的魂魄渐渐温养完好,魏无羡也将他们一个一个的送入了轮回。

   

  四叔执意多留了一阵子,直到魏无羡喝到果子酒并说了好喝之后,才放心离去。

   

  小院冷清了许多,到送走最后一位婆婆那天,魏无羡收了笛子,看见温宁站在院子里,缓缓的把一桶桶的水浇在脸上。

   

  “温宁,你在干什么?”

   

  “公……公子,”温宁低声道:“我……我已经……没有眼泪,但也想……为他们……哭一场。”

   

  水顺着温宁干枯惨白的脸庞一滴滴的落下,仿佛真的像这凶尸流的泪一般。

   

  “以后……给他们立个祠堂吧。”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

   

   

  最后在一个秋日的午后,魏无羡刚除祟回来,就看见那位红衣女子立在院中,盈盈下拜。

   

  魏无羡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想通了吗?”

   

  “嗯。”何二小姐周身映着微光,一双明眸流转着神采,再也没有之前厉鬼的样子,安然微笑:

   

  “我已经明了,给别人东西并不是不对的……而是要给,值得的人。比如说……这些孩子们,和你们。”

   

  “谢谢你们,在除祟的时候为我言明冤屈,何嫣在此再次拜谢了。”

   

  何嫣再次下拜,周身的光芒散成一片光点,渐渐消散在空中。

   

  “何嫣吗……是个好听的名字呢。”魏无羡自语道。

   

  “呜呜,师父……何姐姐怎么不见了……”“何姐姐我还想跟你一起玩。”几个稍小的孩子早就大哭起来,围着魏无羡把鼻涕眼泪蹭了他一身。

   

  魏无羡摸了摸他们的头道:“生离死别,只要活在这世上,总要面对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青竹原本站在旁边,这时却突然冲过来抱着魏无羡道:“师父,我不走,我一辈子陪着你。”

   

  魏无羡弹了一下他的脑门道:“小小的孩子说什么一辈子,你又不是签了卖身契,哪来的一辈子。”

   

  魏无羡又看了看何二小姐消失的地方。

   

   

  值得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