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孩子们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怯怯的,一个稍大些的女孩犹豫着道:“仙……长,我们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

   

  “嗯!”魏无羡微笑道:“以后你们就不用流浪了,今晚先在这里休息,明天打扫一下,其他的事情我会再想办法。”

   

  那些孩子都见识过人间疾苦,就算是年纪不大的也没有娇气的,第二天便热火朝天的收拾起来。镇上的人听说何家的厉鬼被镇压了,纷纷跑来围观,听说这位仙师打算暂时居住下来,都感觉安心不少。

   

  “仙师啊,我们家坟地一直有奇怪的动静,能不能麻烦你看一下。”

   

  “仙师仙师,我这次要去外地做生意,能不能给我画道平安符。”

   

  “仙师大人!我家闺女去上坟回来就不会说话了,已经一个月了,怎么办啊?”

   

  魏无羡头一次见到这种阵仗,不由头大如斗,只能安抚他们道:“别急,一个一个说,都会解决的。”

   

  魏无羡忙到傍晚才回来,浑身挂满了镇民们送的一篮篮的瓜果蔬菜和一些生活用品,他执意不收钱财,镇民们便这样表达他们的谢意。

   

  一进门还是让他有些惊讶,仅一天时间,那些孩子竟然就把那破败宅子打扫的干净整洁,乖巧的坐在正厅中等他回来,桌子中间放着一盘烤好的土豆,但没有一个人先吃。也不知道是不是青竹跟他们说了什么,孩子们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魏无羡看着这些孩子,终于下定了决心。

   

   

  魏无羡以孩子们的资质和偏好把他们分成三拨,分别教授符,灵,器的相关知识,一起上课的时候也教他们基本的识文断字和待人接物。

   

  孩子们都知道这是怎样难得的学习机会,个个奋发努力,拼命练习,完全不用督促。

   

  青竹对于画符很有天赋,不过几个月已经能把大部分符咒画的有模有样,在外面卖的很好,尤其是枫木镇这种没有修仙世家的地方,魏无羡改进之后的驱魔符效果比一般的还好,名声传开之后附近镇子的人也纷纷趋之若鹜;

   

  之前说话的那个女孩子的灵感不错,已经可以用简单的笛音驱使和怨灵沟通,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只知道姓陆,魏无羡便根据青竹的名字给她起名叫陆兰,同时陆兰的能力不错,给孩子们安排住处,日常采买,门内收支这种杂事也管理的井井有条;

   

  炼器的孩子中有个沉默寡言的,平时不爱说话,有次却提出了关于风邪盘的一个改进方法,令魏无羡大为吃惊。那孩子姓尹,魏无羡便叫他尹梅,他似乎有点不满意这个有点偏女孩子的名字,但魏无羡问他要不要叫尹菊的时候,他就默认了这个名字。

   

  虽然日常生活无忧,魏无羡也没有落下传统艺能。他在后院开了一块地,闲暇时继续种他的萝卜和土豆。

   

  也不知道自己种过那个小萝卜现在怎么样了。

   

  魏无羡坐在台阶上看着孩子们和温家纸人们玩闹,一边想。

   

  孩子们刚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害怕小纸人和何二小姐的,但到底是孩子心性,时间一长也就玩到了一起。

   

  “何姐姐何姐姐,毽子踢到树上去了!”

   

  “没事的,交给我!”何二小姐飘到枝头,呼的一口阴气就把毽子吹了下去。

   

  “何姐姐真厉害!”“谢谢何姐姐!”

   

  何二小姐脸微微一红,转身钻到树叶里去了。

   

  何二小姐始终不愿提自己的名字,但也受孩子们影响,慢慢恢复了开朗的性格,身上的水渍也在慢慢消失。

   

  “师父,他们在干什么呀?”

   

  魏无羡抬头一看,几个小纸人正费力的推着一个坛子,忙上去帮忙。

   

  等把坛子推到位置,一个小纸人开始往里面加水,其他的小纸人一个个的举着果子跑过来丢进坛子里。

   

  “他是在酿果子酒。”魏无羡认出那是四叔。

   

  四叔到现在了还记着自己喜欢喝的酒,魏无羡不由心头一暖。

   

  他们是真的把自己当做家人一般。

   

   

  与此同时,那个蓝家的纸人就让他比较头疼。

   

  不管他去任何地方,那个纸人都一定在他身后飘着,让他有一种生了个背后灵的感觉。而且路上遇到镇上的姑娘跟他说话,那纸人便围着他转圈,很急躁的样子。

   

  这么一刻不落的跟着自己……

   

  ……应该是有仇吧?

   

  ……总不能是因为喜欢我吧?

   

  应该是跟我有仇,然后魂魄残了不记得了,只记得要跟着我。还听过自己掳掠良家妇女的传闻,怕我祸害人家小姑娘。

   

  魏无羡暗自点了点头,对自己的推理非常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