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魏无羡随意的坐在女鬼面前,道:“你并没有抢你姐夫,是吗?”

   

  那女鬼本是狠狠瞪着他,闻言一愣,周身的戾气去了一大半,颤抖道:“你……相信我?”

   

  “你若有执念,抢的也应该是人而不是东西,不是吗?”魏无羡笑道。

   

  那女鬼垂下头,慢慢现出了原本的样子,缓缓道:“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

   

  “……从小她就告诉我,是我比她漂亮,比她优秀,才害她失去了父母的宠爱,所以,我一直想办法弥补她。更好的点心,更好的裙子,才女的头衔,只要她想要,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给她……”

   

  “直到有一天,她说,她想要他。”

   

  “我选择了退出,甚至帮忙撮合他们,到他们大婚那一日,虽然心里难过,但只要她开心,我也就放下了。”

   

  “但她婚后却愈加疑神疑鬼,只觉得我跟他还有旧情,日日与他争吵不休问他心里是不是还想着我。”

   

  “他最终不堪其扰离开了何家,我怕她想不开去安慰她,她竟然……趁我不备把我推入了井中!”

   

  何二小姐双臂抱紧,似乎在回忆什么:“水好冷啊,我几乎一进去就冻僵了,但这也没有她看着我的眼神冷。我沉下去之前,听到她说:‘这全都是你的错。’”

   

  魏无羡听到这里,不知怎么,心却突然一阵钝痛。

   

  何二小姐抱着头痛苦道:“为什么?我不明白,我已经把一切都给了她,她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做?为什么?”

   

  魏无羡默然片刻柔声道:“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的。她心里一开始已经对你固有了成见,就是你做的再多,她也不会感激你的。但只要出了什么事,她就会恨你。人心如此,这不是你的错。”

   

  “是吗……是……这样吗……”何二小姐愣愣的看着他,半晌道:“要是那些驱魔师都是像你这样的,就好了。”

   

  “那你也不要抢人家东西吧?”

   

  何二小姐脸一红道:“我之前只觉得,既然给别人东西是不对的,那我拿别人东西,就可以了吧?”

   

  魏无羡站起身道:“行吧,那事情也算解决了,青竹,去把那个哥哥和你们那些孩子都叫过来,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了。”

   

  青竹点了点头,因为刚刚说的话对何二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偷偷看了她一眼。

   

  魏无羡道:“没事,她现在不会再作祟了,其他的……就等她自己想通吧。”

   

   

  魏无羡目送着青竹离去,温卯却突然从锁灵囊中跑了出来,笑道:

   

  “你说起别人来倒是头头是道,为何到自己就这样看不透呢?”

   

  魏无羡苦笑,人不是都是这样的吗?道理都明白,但一放到自己身上,就没有说起来那么容易了。

   

  温卯也不追问,而是又道:“你可真是,连鬼的冤屈你也管?”

   

  魏无羡淡然道:“鬼亦曾为人,人中亦有鬼,人鬼殊途,却终究没有什么不同。”

   

  温卯看了他一会,感叹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修鬼道者不少,但唯有你成为了鬼道祖师。除去天分外,对于万事万物乃至阴邪鬼物的包容与尊重之心,这天下间,唯你一人而已。”

   

  “……你为何不收他呢?你很中意那孩子,不是吗?”

   

  魏无羡道:“心性品行都不错,但是,我还没有想好,鬼道之术,是否适合授予他人。”

   

  温卯沉吟了一下道:“小子,你有没有觉得,你所创之术,已经和之前的鬼道有了挺大差别?”

   

  “是这样吗?”魏无羡一愣。

   

  “虽然建立在鬼道之上,但你之术已经不拘泥于炼尸和驱鬼,你对阵法和符篆的研究,对怨气和音律的结合,这些都是前无古人的……”

   

  “……你创此术,师法天地,沟通阴阳,不如就叫阴阳术吧。”

   

  “阴阳术……”魏无羡默念了一遍。

   

  “你若还没有想通,也可将你的术法每个门类分离出来,教给他们,你不是也想那些孩子有些自保能力的吗?而且世家多是要求剑法术法骑射各样精通,但对于天赋平平的普通人来说,专精一类也许对他们是更好的选择。”

   

   

  魏无羡思考着温卯的话来到了后院,看着一摞小山一般的蜡烛符咒法器,不由失笑,这何二小姐还真是抢了人家不少东西。

   

  不过出来除祟反被鬼抢了东西,也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了。魏无羡在小山堆里搜罗了一下,找到几件能用的,便来到了一间向阴的屋子。

   

  有了这些法器倒是能先布一个简单的补魂阵了,以后想办法弄得更多材料可以再做更好的。

   

  魏无羡在房间中布好了阵,又在四周上了结界,确保不会有其他人进入,这才将锁灵囊中温情的魂魄拿了出来,放在阵心。

   

  阵眼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映着那片孤零零的残魂明亮了一些。魏无羡又出神的看了一会,这才离去。

   

  接下来是岐黄其他人的魂魄,这宅子现在阴气很重,放他们出来温养倒是正合适。

   

  魏无羡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取出来,怕他们无聊又都给他们剪了纸人化身,不一会他身边就围绕了一群好奇四顾的小纸人。

   

  魏无羡忽然发现有点不对。

   

  一,二,三……

   

  怎么多了一个?

   

  他对岐黄一脉很熟悉,断不会数错,那多的这一个是……哪来的?莫不是他一时不慎,把一个乱葬岗上的魂一起装来了?

   

  那片魂魄倒是很安静的飘在那里,这时却突然动了,指了指月亮,又指了指一间卧房。

   

  不知怎么,魏无羡忽然就懂了他的意思。

   

  亥时了,休息。

   

  魏无羡扶额。

   

  好巧不巧,带了一个别人家魂一起来。好死不死,这还是个蓝家人。

   

  魏无羡又剪了一个纸人,这次在头部的地方多剪了一条“抹额”予以区分。

   

  多一个就多一个吧,看着也是个残魂,到时候养好了一起超度了也就是了。

   

  魏无羡把那魂附了进去,认真的琢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