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句高声叫骂忽然响起。

   

  “死小鬼!躲远点!挡住大爷我的路了!”

   

  一彪形大汉一脚把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踢倒在地,正待上去补两脚,另一个稍大的小孩却从旁边冲了过来,把前一个小孩护在怀里。

   

  “哼,你们这些脏兮兮的东西,看到就恶心!”大汉狠狠的往他背上踢了几下,忽地感觉肩膀被人扳住了。

   

  “身为一个大人,打骂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孩童,显得你很了不起吗?”

   

  那大汉愤愤的转头,看到一个其貌不扬的黑衣青年,正冷冷的打量着他。

   

  “你是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大汉扬手就要挥拳,那拳却被青年旁边的一个脸色苍白背着一个大包裹的人轻而易举的攥住了,然后那人只是轻轻一用力,大汉就忍不住痛呼了起来,知道是碰上了硬茬,只得连声求饶。

   

  “哼,回去好好修身养德,别再出来干这种不要脸的事。”黑衣青年招了招手,那人就放了手,大汉跌跌撞撞的逃走了。

   

  黑衣青年蹲下来对两个小孩道:“你们没事吧?是兄弟吗?”

   

  那大一点的小孩抹了一把脸上的灰道:“没事,谢谢大哥哥。我们不是兄弟,是一起在这里流浪的。”

   

  那小孩言谈得体,毫无惧色,刚才被踢了几脚也一声没吭,青年不由得另眼相看,于是问他:“你叫什么名字?有地方住吗?”

   

  “我叫青竹,”那孩子拉了小的那个起来道:“我们就住在前面的破庙里。”

   

   

  魏无羡最后做的符咒,一曰藏形,一曰匿气。

   

  藏形符可藏起他的形貌,让他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模样,匿气符可让他隐匿所有气息,就是站在别人面前也看不到他。

   

  在这两种符咒的帮助下,他顺利的和温宁汇和,离开了乱葬岗,又使用神行符,很快来到了南疆。

   

  枫木镇是这里较大的一个镇子,也并没有修仙世家驻扎,大约都去了中部的富庶之地。

   

  之前的射日之征,南疆虽然被波及的不多,但也受了些影响,比如眼前破庙中的这一堆警惕着看着他的流浪儿。

   

   

  魏无羡走到破庙正中,看着一堆缩头缩脑的小脑袋笑了笑,捡了些木柴堆了一堆,然后用引燃符点燃了火堆,然后对温宁点了点头。

   

  温宁解下包袱放在地上,露出里面整整一包的——

   

  土豆。

   

  魏无羡将土豆一个个的串在树枝上放在火上烤着,不一会烤土豆的香味就在四处蔓延,那些孩子们也慢慢犹犹豫豫的围了过来。

   

  土豆是带在路上当干粮的,这下倒是刚好。魏无羡把土豆分给他们,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他总觉得既然遇上了,就不能放任不管。

   

  “这镇上有没有大点的宅子?”魏无羡问。

   

  “有啊,”一个孩子嘴里塞着土豆含糊不清的道:“何家以前的府邸就很大,但是闹鬼很久了,请了十几位法师都没有用,何家干脆说谁能除了鬼就把宅子送给谁呢。”

   

  “哦?这可真是刚好。”魏无羡摸着下巴笑道。

   

  “大哥哥,你不怕鬼吗?”青竹望着他道。

   

  “不怕啊,他们可能更怕我呢?”

   

   

  魏无羡都不用问人就找到了何家的宅子,很大又很破败,大白天的也阴风阵阵。

   

  一个路人看他站在宅子前,好心提醒他道:“你是外地来的吧?天都快黑了,快点离开吧,这宅子可邪了。”

   

  魏无羡来了兴致道:“怎么个邪法?”

   

  那人便停下来跟他说:“寻常厉鬼也就是作祟,这里面的厉鬼啊,不仅将除魔之人打得体无完肤,还将他们的法器物品统统抢夺一空,你说邪乎不邪乎?当然要是跟传闻中一样是那位何二小姐所化,那就不奇怪了。”

   

  “哦?怎么说?”

   

  “听说几年前啊,何二小姐被发现勾引她的姐夫,当时闹得沸沸扬扬,被揭穿之后就投井自杀了。啧啧,何大小姐也真是可怜,从小宠大的妹妹竟然是个驴肝肺,丈夫也走了。但这何二小姐死了也不安生,竟在宅子里作起了祟,何家除祟两年无果后便举家搬迁了。”

   

  路人摇头感慨道:“要说那何二小姐,当年看着也是个温柔大方的,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活着抢别人的人,死了抢别人的东西,真是人心不足啊……啊,快天黑了,我先走了啊。”

   

  魏无羡目送那人离去,抬头看了看天色,日头刚刚隐现在群山中。

   

  昼夜交接,逢魔之时。

   

  时间刚好。

   

  魏无羡推门走进了宅子。

   

  他在宅院中静静的站着,阴风在他身侧掠过,发出阵阵鬼哭狼嚎。下一刻,一个红色的身影忽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前方。

   

  那鬼狰狞的脸上满是戾气,湿淋淋的头发盖住了半边脸,但仍能看出生前应是个怎样明艳动人的女子,她吐出长长的血红舌头,五指成爪,向魏无羡扑来。

   

  魏无羡一动未动,只是抬起头,眼神微微一凝。

   

  那鬼便扑通一下栽倒在地,趴在那里瑟瑟发抖。

   

  魏无羡悠闲的伸了个懒腰,道:“好啦,出来吧,跟了我那么久,想做什么?”

   

  青竹小小的身体从门口探出来,犹豫着走了过来,忽然一咬牙道:“大哥哥,你能不能收我为徒?”

   

  魏无羡一愣:“收你为徒?”

   

  “嗯,我想……变强大,这样就能保护大家了。”青竹抿着嘴道。

   

  魏无羡摇头失笑道:“我这个真没什么好学的……”说着向那女鬼走去。

   

  青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仍追上去问:“大哥哥,你要消灭这只恶鬼吗?”

   

  “恶鬼?”魏无羡道:“你是刚才都听到了吗?”

   

  “嗯,她居然抢自己的姐夫,真是太过分了。”青竹气鼓鼓道。

   

  “青竹……是吧?你既然要跟着我,那我就先教你一件事情吧。”魏无羡微微一笑道:

   

   

  “……永远不要尽信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