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虽然觉得蓝湛不是来杀他的,但魏无羡还是有点心虚的藏了起来,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又裹在怨气中,倒是完全不用怕被发现。

   

  但是蓝湛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他看着蓝湛跃下避尘的时候,皱了皱眉。

   

  “他受伤了。”

   

  温卯飘在旁边道:“你怎么知道?”

   

  “气息和步伐都不稳,当年在教化司是也是这样。”

   

  可是现在的蓝湛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含光君,为何会受伤,看样子还不轻?

   

  温卯抬眼:“你很担心他?”

   

  魏无羡一愣,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绷紧的脸色。

   

  担心吗?

   

  可是人家一个出尘君子,怎会需要自己一个邪魔外道担心。

   

  魏无羡自嘲的笑笑,看着蓝忘机在岗上四处张望,疾行,忽地听到了一声啼哭,不由得浑身一震。

   

  是阿苑!阿苑还活着!

   

  蓝忘机也听到了,循着声音而去,从一个烧焦的树洞里抱出了那个脸烧的红扑扑的,小小的身体。

   

  魏无羡心中百感交集,之前没有找到阿苑的尸体,还以为是太小被埋在尸堆里了,没想到他还活着,看来是婆婆把他藏在那里的。

   

  那他之前所做的那一切,也许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

   

  蓝忘机把手放在阿苑额头上,掌心中亮起冰蓝的灵力,阿苑好像感觉舒服了些,一双小手在空气中抓了两下,就又睡着了。

   

  许是担忧阿苑的身体,蓝忘机一手将阿苑抱在怀里,一手御起避尘,一道剑光迅速消失在天边。

   

  魏无羡出了一口紧绷的气息,收了元神,怨气又重新将乱葬岗包裹起来。蓝湛动作太快,他还未来得及想好要不要出声,现在想追也追不上了。

   

  不过也好,自己之后还不知道何去何从,也许阿苑被蓝湛带走是最好的了,蓝家虽然古板但应不至于对一个孩子下手,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小小古板……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拽了拽温卯道:“蓝湛刚才走过聚灵阵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应该不会吧?”温卯不确定道:“只要他不是失魂落魄或情绪激荡就好。”

   

  魏无羡还是决定去聚灵阵看一下,快步来到阵边。

   

  以温氏血迹做引,剩下的温家魂魄已经大都聚拢过来,魏无羡小心的将他们一个个收进锁灵囊中,只要找个地方温养一下,便可送他们入轮回。

   

  这时他突然发现一片小小的光点,像火焰一般,极小,极微弱,仿佛下一刻就会熄灭,却带着不可思议的熟悉气息。

   

  魏无羡颤抖着手伸了过去,在触到光点的一瞬间,一大片碎片一般的场景划过眼前。

   

  金麟台拾级而上的台阶……仙门百家愤怒鄙视的目光……金光善浅笑的脸……一间小屋内数十人忽然同时拔剑刺穿她的身体……温宁在怒吼,疯了一般的冲出去……残肢断臂,血肉横飞……温宁被锁在链子上,有人在往他的头颅里钉钉子……

   

  魏无羡从场景中回过神,大口喘气。

   

  温情。

   

  她的一缕残魂居然飘回了乱葬岗,但是实在是太残弱,若不是刚好设了聚灵阵,恐怕永远都不会被发现。

   

  魏无羡闭上眼睛,深深吸气。

   

  他知道金麟台上温宁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大开杀戒,但没想到真相竟是这般。

   

  那高傲如炎阳烈焰一般,一生刚直救人无数的女子,终是血洒金麟台,挫骨不夜天。高高在上的仙门百家,踩着她的骨血,为正义狂欢。

   

  温卯也猜出了大概,道:“有办法吗?”

   

  魏无羡轻轻的将光点装入锁灵囊,揉了揉眉心道:“我有过修补魂魄阵法的设想,但还未曾实施,完成它需要更多的试验和材料,却是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温卯道:“那么去南疆吧,世家对这些偏远地区渗透不多。”

   

  “嗯,还需做一些准备。”还有温宁,从温情死后的记忆来看,他并没有被挫骨扬灰。

   

  是啊,金光善对阴虎符都那么爱不释手,毁掉温宁,他怎么舍得。

   

  魏无羡冷笑,取出陈情,一曲高亢的笛音响彻乱葬岗。

   

  “你这样不怕他们发现你还未死?”温卯悠然道。

   

  “反正他们也不敢进来,”魏无羡转了下笛子道:“让他们盯着乱葬岗,我们反而更好行动。而且也不能再让温宁留在他们手里,不然不知道他还会遭受什么。”

   

  魏无羡收了陈情,他的指令是让温宁甩掉所有追兵再过来,大概还要几天。这期间正好为下山做几样东西。

   

  魏无羡举目四望。

   

  乱葬岗。这个承载着他最多的痛苦和温馨的地方,这次终是要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