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世家和门派,最大的区别在哪里?你说说看。”温卯盘腿坐在半空中道。

   

  魏无羡本就聪敏,经他一点很快反应过来道:“传承方式?”

   

  “不错,”温卯在空中画了两个小人:“当时代有一个惊才绝艳之人横空出世,建立了一份基业之后,一般会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他希望这份基业的‘形式’可以代代传承下去,让他的家族兴旺,世代繁荣昌盛,以血缘为凝聚力,这便形成了世家。”温卯在左边的小人下面画了一个向下的箭头,箭头下面又画了很多小人。

   

  “另一种,他认为这份基业没必要一直在自己后人手中,他更希望自己的‘精神’可以流传千古,因此凡是继承了自己精神的人,都可以传承基业,以思想为凝聚力,这便形成了门派。”温卯在右边的小人下面也画了一个箭头,箭头下面画了一颗心。

   

  “江家先祖和我时代不同并不了解,但毫无疑问,他创立的,是一个门派,传承精神为‘明知不可而为之’。而他的后人,却当成世家在传承,这,就是症结所在。”

   

  魏无羡恍然,这下终于明白自己在江家之时总是感觉到的那股违和感是怎么回事了。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得而知,我们只能猜想,江家先祖建立江家之后,他的儿子本身也十分优秀,可担大任,便将家主,或者说掌门,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但当他意外仙逝之后,他的儿子却继续传给了自己的儿子,江家便这样传承了下来。”温卯在地上把小石头一块块的垒起来。

   

  “按血缘继承,却又传承着一句莫名的家训,后人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那所谓‘家训’变得越来越空洞。”

   

  “但它本身的内核就是扭曲的,所以只要稍有外力……”温卯把小石头垒成的柱子轻轻一点,柱子便倒了下来,石子四散滚开:“……便会轰然倒塌。”

   

  魏无羡看着石子,若有所思。

   

  “其实门派和世家各有优劣,”温卯把石子分成两堆,一堆大小不一,一堆中间有个最大的,小的四散在周围:“门派平等开放,继承人以能者居之,但是容易陷入派系争斗;世家权利集中,继承人以血缘传承,但是也有庸主为祸的情况。”

   

  “因此,门派更加不谈尊卑地位,以实力为尊;而世家会更加注重继承人培养,同时拉拢任命一些优秀的外姓人作为辅佐,壮大自己的血缘派系,既表现为分家和长老,以确保统治的稳固。”

   

  “但遗憾的是,江家自始至终都没有想明白自己的定位,世家不像世家,门派不像门派,从他们对你的态度就可见一斑。”温卯用手把两堆石子扒拉在一起。

   

  “作为世家,就应当把继承人培养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争不过悍妻就算了,退一步说就是这嫡子太不成器,也该认真培养嫡女,在大世家多个继承人以防万一是很正常的事,奇怪的是他们似乎从来没考虑过让女儿继承家业。同时应当给门生中表现最为优异的你许下待遇和地位,若是我就会直接赐姓,将你吸纳入家族核心中,这才是对家族最为有利的做法。”

   

  “作为门派,掌门之妻就没有什么权利来干涉门派之事,她的儿子和其他弟子也没有什么尊卑之分,这任掌门若是聪明,就该将掌门之位传授于德才兼备,又继承江家精神的人,比如说你,这才是对门派最有利的做法。”

   

  “你的父亲当年应当也只是江家门派中的一员,门派原本并无身份贵贱,来去自由,但江家因先祖并未设立而没有给与长老职位的习惯,那么以传统世家的标准,与家主关系亲密又无名无分,自然就是家仆。”

   

  魏无羡微微攥紧了拳。

   

  世家……身份……

   

  自己呢?自己在外人眼中,也早就是个“家仆”了吧?若是没有这些事情,自己一直在江家的话,以后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要被人叫上一句“家仆之子”?

   

  温卯觑着他的脸色,续道:“世家体系,没有身份,就是如何大的功劳,也是他人可以随意轻贱践踏的对象。若真心为你着想,就算祖制未有长老,也可在众人面前为你发声,也算是一种身份的证明,就像你师姐在围猎时做的那样,但她本身也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人微言轻。你想想看,若是你师姐当时那番话,由江家小宗主来说,你去金家要几个战俘还会被那样百般刁难吗?”

   

  “你对江家小宗主说的,不继承家训有什么关系,若是家族那确实没有关系,可江家这样的门派,传承者不承其精神,江家便在他接手的那一刻,已经亡了。”

   

  “你从未背叛过江家,背叛江家的人,是他。”

   

  “在我那个时代,不知多少门派就这样名存实亡。精神传承太过理想化,门派时代发展到了末期,还在坚持传承的门派寥寥无几,各大派系争权夺利,纷争不断,仗势欺人,无暇除祟,更无人再把百姓的安危放在心上,”温卯肃然道:“我创立家族最初只为守一方安宁,家族对门派取而代之,非我之功,而是大势所趋。”

   

  魏无羡想起那句他用来讽刺温晁的温卯先祖的话,“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竟确实是它本来之意。

   

  “现在家族也走到了这一步,骄奢之气蔓延,除祟皆为私利,你若不做,也早晚会发生。家族的传承更稳定,也更容易固步自封,是打破的时候了。他们不遗余力的排挤你,也是有人发现了,你创造的修炼方法,可以颠覆这一切。”

   

  魏无羡还在消化温卯的话,忽地抬头道:“有人来了。”

   

  温卯奇道:“这个时候?这么重的怨气怎么会还有人敢来?”

   

  熟悉的冰蓝剑光倏忽而至,魏无羡讶然道:“是蓝湛,遭了遭了,这样下去怨气会伤到他。”

   

  他想也没想的凝聚起元神之力,迅速将怨气压了下去。

   

  温卯一个没拦住,敲着他的脑袋道:“你你你,我说了这么多,你这小子怎么还是这么傻,万一这人是来杀你的呢?”

   

  魏无羡笑了笑道:“蓝湛不会的,他……”

   

  他……什么?明明上一次见面还剑拔弩张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