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

  魏无羡走出刚刚栖身的山洞,看着岗上遮天蔽日的怨气。

   

  刚才温卯说的话他完全没当回事,开什么玩笑,就我们这一人一鬼颠覆世家?而且世家不是您老人家开创的吗?大概是这位老祖宗死太久脑筋还没恢复吧。

   

  “这是……您干的?”

   

  温卯跟在后面飘了出来道:“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心情不好,所以把这山给刺激了一下。”

   

  “心情不好?”

   

  “他们正打算把这些老弱妇孺投入血池里去。”

   

  魏无羡沉默了,半晌,他向战场走去,在尸山骨海中寻找岐黄一脉的尸体,再小心的搬运到一处。

   

  这个过程并不顺利,那些尸体有的被削了半个脑袋,有的插满了羽箭,有还未长大的小小少年,也有腿脚不灵便的垂垂老者。

   

  而他没了金丹之后身子本就大不如前,只是一直强撑着而已。

   

  不能让人看出他的虚弱,不能让人看出他的痛苦,没有人能够帮他,只能用狂妄掩饰这一切。

   

  以前是为了保护江家,现在是为了保护岐黄。

   

  等到把岐黄一脉残肢断臂的尸体全收集起来,已经过了大半天,但魏无羡并没有停下,而是找了一把铁锹,在地上挖起坑来。

   

  万鬼反噬的伤没有处理,从肩头到腿脚到处都露着森森白骨,看起来十分可怖,魏无羡却只是在那里持续的挖着,毫不在意。

   

  温卯静静的看着他做的这一切,突然道:“你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你都感觉不到痛楚吗?感觉不到愤怒吗?正常人被搞得这样家破人亡,一定会想对方付出代价的吧?……”

  “……还是说,只要跟你那个师弟有关,你就会习惯性的退让呢?”温卯眨了眨眼道。

   

  魏无羡的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了下去。

   

  经过漫长的时间埋葬了岐黄一脉,还有一些尸体没找到,魏无羡想休息一下再去找,这时间又开始四处寻找起他们的亡魂,但也只找到了三十几个。

   

  “那几个孩子死的太惨,魂都散了,你按这个方法画个聚灵阵,找找看吧。”温卯叹息着在虚空中画了一下,一个复杂的阵法出现在空中。

   

  魏无羡仔细看了一下,就着自己手上的血,就在地上画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魏无羡缓缓往回走去。

   

  到处都是一片焦土。几人齐心合力搭的茅草屋,只剩下一地灰烬;好不容易让温宁运回来的瓷器,只有满地的碎片;菜地里土豆和萝卜还没来得及收,叶子上的血迹斑斑点点。

   

  他们曾经普普通通的在这里生活。

   

  他们原本只想继续普普通通的在这里生活。

   

  却被他们族人救回来的人领着人来杀了个干净。

   

  “我刚才和其他鬼交流了一下,大概知道这十几年都发生了什么了,尤其是跟你有关的。”温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道。

   

  “魏婴……是吧?那么你到底在退让什么呢?”

   

  “你的师姐为了救你而死,可若不是她被送去那里,你也不需要她救,且你马上为她报了仇,你不欠她。”

  “金家公子死于你手,可若不是金家设局截杀你,他也不会死,且玄武洞中你就救过他一命,你不欠他。”

  “江家的养之恩你用不世战功重建江家还了,育之恩你用一颗金丹还了,且都是超额还的,你不欠江家。”

  “至于血洗莲花坞是因为谁,那个使女是专门来报复你还是来建监察寮顺便公报私仇……你这么聪明,应该是明白的,不是吗?”

   

  魏无羡艰难的张了张嘴,道:“……我不能反驳,我当时若是反驳了虞夫人,江澄就可能会去想……”

   

  “……想他父亲为什么不积极备战,想他母亲为什么要打温家来使,想他为什么没能阻止放信号弹?”温卯笑道。

   

  魏无羡默然道:“他……从小就这样,不能接受自己的错误,不这样他会活不下去的。他要恨,就让他恨我就好了。”

   

  温卯拍了拍手道:“真感人,江家大师兄,你真是费尽心力的想让他活下去……”

  “……可是他想不想让你活呢?”

   

  “不是的,江澄他只是……”魏无羡突然停住了。

   

  只是什么?

   

  只是来带他回去顺便带着杀气腾腾和他有仇的几千全副武装的修士来了他老巢?

   

  只是刚好挑在他销毁阴虎符的时候破开了乱葬岗对自己无效的禁制?

   

  只是不小心把他要保护的老弱妇孺杀了个光并要投进血池?

   

  说了自己都不信。

   

  温卯看他沉默不语,又轻笑道:“再告诉你几件事吧,在你替他报父母之恩与金家起冲突之时,他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听信了别人的说辞,亲口坐实了你的‘罪证’;在你不想拖累他主动脱离家族之后,他转头就跟仙门说你‘与百家为敌’,让你在舆论中彻底成了一个人人可踩的角色。”

  “从一开始,若是他肯知恩图报哪怕一点点,你师姐和她丈夫也好,你也好,何至于此?”

   

  “与百家为敌?”魏无羡一惊。

   

  “所以你要退让到什么地步呢?你给他十两银,他可能会感谢你;你给他一条命,他只会问你为什么不给他第二条。这就是人心。”

   

  温卯停了停,又道:“其实江家,就算没有诸多原因,或是势大的不是温家是别家,只要世家相争,就几乎一定是第一个被灭亡的。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魏无羡有些讶然道:“为什么?”

   

  “那么我来问你,江家是四大世家吗?……或者说,江家,是世家吗?”

   

  温卯伸出三根手指道:

  “三个问题:第一,还有哪个较大的世家像江家这样,有师兄弟这样的称呼?”

  “第二,江家有无分家旁支或客卿长老,可在家族遭难的时候相援?”

  “第三,还有哪个世家像江家这样,有代代相传的一句‘家训’?”

   

  魏无羡有些愣神,他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温卯则安然地继续道:

   

  “江家不是世家,江家是一个自以为是世家的畸形的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