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喜欢你

   记忆中夕阳下的少年和如今执花的魏无羡合二为一,余阳洒在少年肩头在他目中映出一片波澜如同平湖突然泛起微波,而后泄在手中花蕊中,花瓣隐隐泛着微光。

   “蓝二哥哥,走吗?”

   如同当年。

   “蓝二哥哥,走吗?”

   十八岁的少年走在夕阳下,背着书包笑倒终生。

   “我还有事。”

   “那再见啦。”

   少年眼底闪着微芒,挥了挥手消失在最后一线夕阳中。

   “蓝二哥哥?哎!蓝忘机!”

   蓝忘机突然回神,看着面前一脸茫然在自己眼前挥手的人。

   “难得啊,蓝副总竟然在大街上出神,看到哪家小姑娘了?”

   蓝忘机摇了摇头,目光聚焦在不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上。

   “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走吗?”

   魏无羡看了看手机电量和充电宝,认命的下了直播,抬头面带疑惑的盯着蓝忘机。

   “八点快半了,你是不是该回……”

   “无妨。”

   蓝忘机看着不远处的摩天轮,又回头看向魏无羡。

   “要不……”

   “啊!摩天轮忘了坐了!”

   魏无羡突然窜起来拍了蓝忘机胳膊一巴掌。

   “……要不要去坐。”

   “坐啊!肯定坐!走!”

   不由分说拉着蓝忘机的袖子就往摩天轮的方向奔去,在蓝忘机看不到的角度魏无羡唇角高高扬起。

   不得不说摩天轮的确是小情侣表白的神器,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对面,目光却落在窗外逐渐化为光点的街道路灯,窗外是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以极大的包容力承载了他撒泼打滚的前二十年,窗内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人,以……极小的包容力……啧……

   魏无羡不爽的挠了挠头发,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8:42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魏无羡一秒从面带笑意转为烦躁不安,握拳放在膝上的手又紧了紧,放在一旁的玫瑰因离了水源花瓣已经有些焉了。

   “花回去就扔了吧,焉了也是焉了。”

   蓝忘机闻声看了看一旁毫无生机的粉玫瑰,伸手捋了捋皱巴巴的花瓣并未出声。

   “今天我直播室那一群说的你也别当真了,现在的人,看见两个长得可以的都想给凑一起。”

   蓝忘机拿起花,今天第一次放在鼻尖嗅了嗅,还是没有出声。

   “你要是不喜欢我约你出来玩我下次去找别人就行,今天麻烦你了。”

   蓝忘机将花放在膝上,撑着头看向窗外,声音有些发紧。

   “找……谁?”

   终于说话了。

   魏无羡松了一口气。

   “江澄啊,以前的同学啊,都行。”

   蓝忘机再次沉默,魏无羡烦躁的拿起手机开屏。

   8:53

   高度仍在上升,似乎即将到顶端,窗外似乎刮起了小风,魏无羡伸手戳了戳窗户发出一阵清脆的敲击声。

   “别只让我一个人说话啊,多尴尬。”

   “嗯。”

   又没声音了。魏无羡打心底佩服蓝忘机这种话少的人,谁都看不透的样子。

   “考研的时候我就特佩服你,你说你整天都是怎么坐图书馆不嫌烦的。”

   “我还记得当时还有女生天天跑图书馆门口去堵你,有次终于下定决心表白了,结果你临时被导员叫去了哈哈哈哈。”

   “唉,以前追你的可不少啊……”

   魏无羡笑了笑,窗外车流涌动成了一簇又一簇转瞬即逝的光束向更远的地方奔驰而去,或是并排或是你追我赶,行到远方时无一例外全部分道而行,徒留记忆里的斑驳消失殆尽。

   “我记得我当时备考的时候说了句话惹的你老久都不愿意搭理我,现在想想确实挺恶劣的哈。”

   见蓝忘机死盯着自己,魏无羡突然背后一凉,急忙摆了摆手。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想给你道个歉什么的!不是要……”

   “要什么?”

   蓝忘机不知为何嗓音有些沙哑,直勾勾的挠的魏无羡心尖发颤。

   “……什么…什么?”

   “没事,你继续说。”

   魏无羡握拳的手有些发紧微颤,喉结上下动了动,直面蓝忘机的神色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心中的话便脱口而出。

   “蓝二哥哥……”

   话头一出,魏无羡有些发抖的语气给自己吓了一跳。

   “嗯,我在。”

   这次是真的吓到了。

   魏无羡猛的抬头,呆滞的眼神落在了蓝忘机目中。

   “我在。”

   魏无羡垂眸半晌,感觉到摩天轮到了顶端便再次看了看手机。

   9:00

   “蓝忘机。”

   “嗯。”

   “蓝二哥哥。”

   “我在。”

   魏无羡干脆的豁了出去,被扔下去就扔下去吧,投个胎回来老子照样缠着你。

   他起身蹲在了蓝忘机膝旁,伸手拉着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指。

   “蓝二哥哥……”

   蓝忘机将他有些发凉的手放在了自己唇边,细细吻过一遍后弯腰吻在了他微垂的眼睫上。

   魏无羡的声音有些细碎。

   “蓝二哥哥……高三那年我说的……”

   “我都知道。”

   “我喜欢你。”

   “我知道……”

   “很多年了。”

   “我也是。”

   再说不出什么,魏无羡扑进了那肖想许久的怀里,感觉到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越箍越紧,魏无羡下巴放在他肩头,侧首在他耳边低语。

   远方的霓虹透过,照亮了这一方小小的空间,二人双唇痴痴交缠的身形映在窗上落在窗外这即将共度余生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