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是段奥娟。我现在慌的一批。

         要是时间能倒流回上个周六,我绝对不会在杨超越、傅菁和孟美岐三个人的怂恿下答应陪她们来游乐园掺和什么高三年级毕业联谊活动。

         我就应该像sunnee一样,做一个岁月静好的女子,在家里快快乐乐地唱卡拉ok。

         但现在说后悔显然已经太迟了。我独自坐在过山车的最后一排,呼啸的冷风胡乱地拍打在我娇嫩的面部肌肤上。

         “孟!美!岐!我……”

         还没等我把堵在嗓子眼里的芬芳词汇吐出来,强烈的失重感便瞬间吞噬了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

         “大娟,大娟?你怎么了?”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全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当我终于把短暂出窍的灵魂找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已经出现在游乐园的花坛边上,并且前面还整整齐齐地蹲着孟美岐、杨超越和傅菁三个人。

         “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要不要喝点水?”

         孟美岐向我递来一瓶矿泉水,语气听上去十分担忧。

         “身体要是实在不舒服的话就和我们说,我叫出租车送你回家。”

         她话音刚落,傅菁和杨超越也连声跟着附和道:“是啊,你要是太难受的话千万别硬撑。”

         如果换成其他人,现在肯定已经被她们的关心蒙蔽了心智,毕竟这三个家伙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都挺真挚的。然而此时此刻,我的内心不仅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打人。

         “我为什么不好你们心里没b数吗?”

         “来之前不是说好我们四个人坐前后排的吗?孟美岐,你非要生拉硬拽着吴宣仪学姐过来玩过山车是怎么回事?傅菁,你是不是还嫌自己不够冷,为什么还要和张紫宁学姐坐到一排,你是想和她组成极地组合出道吗?还有杨超越,你少当着陈意涵学姐的面演胆小害怕,刚来的路上你不是还和我说……唔!”

         “嘘,天机不可泄露!”眼看我越说声音越大,杨超越马上一个箭步上前捂住了我的嘴巴。

         “一周冰淇淋,刚才无事发生,好不好?”

         哼,想用一点吃的就收买我段奥娟,做梦!我今天非要到陈意涵学姐面前去拆穿你这个装柔弱的骗子不可!

         “两周!两周冰淇淋,行不行!”也许是我的挣扎太过顽强,杨超越把脚重重一跺,俯到我的耳边恶狠狠地说道:“最多再加一礼拜早餐!小老弟,见好就收哈!”

         呦嗬!这么舍得下血本嘛!

         估摸着她的财力差不多也就能支付这么多封口费,我干净利落地点了点头。

         “哎,我说你们仨人可真有意思,这不是都找到人陪了吗,干嘛还非要拉我过来呢?”

         在我抛出这个问题之后,杨超越、孟美岐、傅菁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山支大哥硬着头皮率先开口:

         “这个……这个,我们事先也没料到她们会答应和我们一起玩的嘛。”

         “所以说你今天其实就是为了见吴宣仪才来游乐园的?”

         “哎呀!你小点声!”我这句话刚说出口,一贯沉稳冷静的孟美岐马上就做贼心虚似地向四周张望着,原本白净的面颊也迅速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红晕。

         虽然她没有明确回应我的问题,但看着这家伙的表情,我心里大概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于是我便把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个人。“……那你俩呢?”

         “我和美岐的理由一样。”傅菁低下头干笑了两声。

         “我就是为了意涵来的。”与那两个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的人不一样,杨超越大大方方地直视着我的眼睛,脸上没有一点难为情的意思。“如果她俩都约上而我被拒绝,那我就落单了。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事情发生,我一定得叫上你。”

         “你们仨,真的是……”谴责的话就在嘴边,可看着她们三个可怜兮兮蹲在地上的样子,我又忍不住有些心软了起来。“下回再有这种事,直接和我说就行了,我肯定会过来帮忙的。”

         “老话说的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

   

  4.

         当我听到吴宣仪学姐站在游乐园饮品店的柜台前说出“全糖波霸奶茶,少冰”这八个字的时候,我立刻就意识到,我和孟美岐友谊的泰坦尼克号已经撞到大西洋的冰山上了。

         “大娟,我……”孟美岐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来抓住我的袖子,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别解释了,我不会听的。”一想到我曾经把无数次胆战心惊地站在学校围墙边帮她望风,还曾经在她没钱的时候把生活费借给她买奶茶,我就感觉自己心里有一股火蹭蹭地往上冒。

         “亏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是个真正的不良少女!没想到你的坏其实只是为了掩盖你对另一个女人的爱!”

         “孟美岐,我要去找杨超越和傅菁她们了!咱们俩就到此为止,一刀两断吧!”头也不回地撂下两句狠话之后,我使劲挣开她的手,大步朝前走去。

         我想我现在的身影一定很潇洒。

         就像西门吹雪在紫禁之巅战胜叶孤城后独自离去一样潇洒。

         或者像《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一样潇洒。

         “大娟,奶茶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可是你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机还给我……你刚拿走是我的手机……”

   

  5.

         几乎翻遍了整个游乐园,我也没找到杨超越和陈意涵两个人,反倒是先在跳楼机旁边的长椅上遇到了傅菁和张紫宁学姐。

         “大概半个小时之前,意涵就叫她家的玛莎拉蒂来把她们接走了。”也许是刚从跳楼机上下来的缘故,紫宁学姐脸上的表情还是懵懵的,再配上她今天穿的那件卡通牛仔背带裤,几乎全然褪去了往日那种让人望而却步的高冷凌厉气质。

         哦对了,紫宁学姐就是火箭中学两大高岭之花当中的另一位。

         “马德,我也好想有开玛莎拉蒂的富婆来接我啊。”

         想到我待会大概率是挤下班晚高峰的公交车回家,我的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了一点酸酸的感觉。

         坐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之后,张紫宁学姐终于拉着傅菁站起身来。就当我以为她们要转去玩别的项目的时候,只见学姐眨巴眨巴眼睛,毫不犹豫地伸手指了指高耸的跳楼机。

         “傅菁,我还想再去玩一次。”

         “这……连坐两次?你都不害怕的吗?”虽然傅菁没有马上表示出拒绝的意思,但从她颤抖的嘴唇上,我分明已经看到她的内心里写满了“我不要啊!!!!”

         “嗨呀,人生嘛。这有什么可害怕的。我跟你说,没什么。”

         张紫宁学姐不以为意地撩了撩她那灰绿色的长头发,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那……那让大娟陪你去吧,我现在肚子有点疼,想去个卫生间。”

         ???

         傅大菁,很好,你真的很够兄弟,我记住你了。

   

  6.

         “我早就和你说过,你那帮狐朋狗友是靠不住的。”听完我在游乐园的悲惨遭遇之后,赖美云依旧波澜不惊地趴在桌子上画画。“你看,这不就应了那句老话吗:‘兄弟如蜈蚣的手足,女人如绝版的衣服。’”

         “是啊。”回想起高三毕业联谊那天发生的种种事,我对她所做的判断深以为然。“我到现在才算明白,只有sunnee是讲义气的真朋友,其他人都是见色忘友的塑料姐妹花罢了。”

         “是,我也觉得在你们这几个人里面,她最好。”赖美云举起手里的素描,轻轻地吹了吹粘在上面的橡皮末,随后便漫不经心地继续说道:“那个,你们组织什么时候招新?带上我一个呗。”

         “啥?”

         假如人的内心活动能够具象地表现在她们的脸上,那我相信我的脸上现在一定会浮现出三个大大的问号。

         虽然我的小同桌实际上是个聪明伶俐、诡计多端的人,但架不住她的外在形象实在太有欺骗性,所以除了与她朝夕相处的我以外,几乎没有人会把她和“不良少女”这四个字联系在一起。

         谁能想到像赖美云这样身形娇小、性格温和、笑起来还有两个甜甜的小梨涡的女孩子,其实是个皮的起飞的家伙呢?

         “你不是刚刚还说我那帮狐朋狗友都靠不住吗?”

         “大部分是这样。”赖美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但总还是有那么一两个靠得住的嘛。”

         “那我改天去问问sunnee她们吧。”我话音刚落,就听见教室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同学,麻烦你帮我叫一下段奥娟好吗?”

         “嘿,你看这不就是说曹操曹……”还没等我把剩下的内容说完,我身边的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冲出了教室。

         ???

         不是来找我的吗?赖小七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怀着疑惑的心情,我慢吞吞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教室的门口。

         万万没想到,接下来我就看到了令我的内心久久难以平复的一幕。

         平时在班里要我叫她“七哥”、私底下自嘲是“宅男本男”的赖美云,此时正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样抱着sunnee的胳膊晃啊晃,一边晃还一边用乖巧可爱的语气冲她撒娇:

         “学姐~你收小妹吗?我可以帮你买饮料~”

         如果说赖美云的举动已经完全击碎了我的三观,那杨芸晴的反应就进一步颠覆了我的认知。

         只见她转过身亲昵地摸了摸赖美云的头,然后无比温柔地说道:

         “乖,我要上课去了,你帮我把大娟昨天落在我这的学生卡转交给她好不好?”

   

  7.

         我是段奥娟,前“火箭中学五大邪恶势力”之一。我现在非常忧愁。

         为什么别人的朋友都是为兄弟两肋插刀,而我的朋友却都只会插兄弟两刀?

         插刀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给我撒狗粮?

         球球你们做个人吧!

         “段奥娟!郭yamy老师让你下课之后去教导处找她!”

         “哦,知道了。”

         当条件反射般地回完这么一句之后,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不对呀,我这几天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啊,好端端的郭yamy老师又叫我去教导处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