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你2

一个凡夫俗子

  • 人物同人

    类型
  • 2020-11-11上架
  • 5.76千

    连载中(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我,高一五班段奥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校园不良少女。

         别误会,我和那些只会打架斗殴、抽烟喝酒、欺负同学的蠢货可不一样,我时刻牢记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一古训,从来不干任何可能会导致自己被学校开除的挫事。

         当然,除此以外,我什么都干。

         凭借着各种违反校规校纪的操作,刚升上高中没几个月的我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火箭中学教导处的常客。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就是这所学校里最令教导主任郭yamy头疼的存在,但直到有一天,我在教导处里偶遇了来自高二年级的孟美岐、杨超越、傅菁和杨芸晴,我发现我错了。

         我大错特错。

         回忆初见那天的情形,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既不是孟美岐和杨芸晴俩人脑袋上那明晃晃的黄头发,也不是杨超越和傅菁身上被涂画的面目全非的校服,甚至都不是她们为了出去买零食吃而翻学校围墙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她们四个在教务处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闲适态度,就好像她们不是正在接受教导主任的严厉批斗,而是被邀请过来参加下午茶话会一样。

         “……回去每人写3000字检讨,这周五之前交过来。”声色俱厉地痛批了四个人半个小时之后,郭yamy老师终于把柔和的视线投向了站在墙角连声都不敢凑的我。“段奥娟,你过来。”

         实事求是地说,以郭老师的那双卡姿兰大眼睛,我并不能够完全看清她的眼神。但是我认为我上面所描述的那些内容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因为这次她只是简单地教训了我几句,然后就轻描淡写地摆摆手让我走人了。

         果然,就像郭德纲的相声里讲的那样,真的不是我很优秀,主要是靠同行的衬托。

   

  2.

         用我同桌赖小七的话来说,我和孟美岐、杨超越、杨芸晴、傅菁这五个人简直就是“教导主任郭老师的五根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泛泛的形容。如果要具体来进行分析的话,那么我们每个人成为yamy老师眼中钉的原因又各不相同。

         孟美岐,绰号山支大哥,不仅学习成绩拔尖,还是她们班里的文艺骨干分子,年年能在市里的舞蹈比赛里拿奖的那种。按道理来说,这种人应该是倍受老师喜爱呵护的对象。但实际上,她却是我们五个人当中最经常被抓去挨批写检讨的人。

         至于挨批写检讨的原因嘛,除了偶尔是因为染头发以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被保卫处的巡查抓到翻墙出去买奶茶。

         说到这个,我就忍不住想多吐槽她几句。我们周末经常会约出去一起玩,每到这时候,我从来都看不见孟美岐主动往奶茶店边上凑,甚至就连去便利店买饮料,这家伙都只买无糖的苏打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回到学校里,她就立刻变身成为奶茶十级爱好者,每天都要翻墙出去买波霸奶茶不说,还都是全糖加冰的那种。

         难不成是我们火箭中学有某种“孟美岐来到学校就必须每天喝全糖波霸奶茶不然就会死掉”的神秘玄学Buff?

         相比起只对染头发和翻墙买奶茶有迷之执念的山支大哥,我们“火箭中学五大邪恶势力”中的另一位扛把子人物,杨超越越哥,犯下的错误可就花样百出的多了。

         上课吃零食、传纸条、看小说,早晚自习迟到早退,私自从校外订外卖,熄灯后串寝室……总之就是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不断。

         虽然我和越哥犯错的类型差不多,但她与众不同的独到之处在于——拥有极其坚韧且乐观的心理素质。

         能在曾经担任大学rap社社长的郭yamy主任狂风暴雨般的语言输出中全身而退,并且还能当面指出对方的双眼皮贴贴歪了或者是粉底没抹匀这类事情的人,纵观整个火箭中学,恐怕也只有杨超越了。

         “真正的猛士。”

         我至今还记得,在得知了杨超越的相关事迹之后,我的小同桌赖美云沉默了很久,然后情真意切地感慨了这么一句。

         她说的没毛病。

         当然,拜猛士所赐,每次挨批只要有她在场,我们最后要写的检讨字数都会明显增加一些。

         言归正传,如果说我和孟山支、越哥三人经常挨罚还多少有点咎由自取的意思,那么傅菁的遭遇基本上就可以完美诠释什么叫做“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与三天两头主动挑事的我们不同,傅菁其实是一个挺老实的学生,除了喜欢在校服上搞彩绘以外,基本没别的毛病。

         导致她频繁进出教导处的最主要原因是卷入各种各样的多角恋。

         说来也奇怪,作为火箭中学内公认的两大高岭之花之一,傅菁明明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近者必死的冷酷女杀手气质,可却总能莫名其妙地成为校园多角恋情的中心环节。

         也许这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啧,为什么有这么多柠檬它环绕着我。不行,我不想再提傅菁了,让我们来聊聊其他人吧!

         最后一个,也是我们五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杨芸晴。

         说真的,虽然sunnee(她喜欢让我们称呼她的英文名,我猜可能是她觉得自己的本名看起来太像个软妹了吧)经常在义气的驱使下帮助我们搞事情,但实际上我觉得她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作一个校园不良。

         像烫个头发、给头发染色这种行为,根本就不算个事好吗!要是连这都能当作是不良少女的证据的话,那像广播站站长张紫宁学姐那样七天换六个发色的人岂不是坏得掉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