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正式开始主题曲评级考核之前,节目的舞蹈导师Lisa专门到练习室里来看了每个选手的舞蹈,并对选手们的动作细节一一进行了点评。可唯独在孔雪儿表演完之后,Lisa并没针对她的舞蹈动作做出任何具体的评论,而是突兀地向她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之前是A班的?”

          孔雪儿抿着唇点点头,背在背后的双手紧张地绞在了一起。

          Lisa神情冷峻地盯着她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缓慢又坚定地摇了摇头。

          “你要更加督促自己,可以吗?我知道你擅长跳舞,所以你更加需要在舞蹈上督促自己进步。记住你曾经是A班的。”

          她话音刚落,各种各样的目光就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孔雪儿的身上,让她再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如芒在背”。

          “好的。”

          孔雪儿强颜欢笑地举起拳头挥舞了几下。其实她是想给自己再说些加油打气的话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她的喉咙就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给死死地扼住了,连一个最简单的音节也发不出来。

           Lisa后来还说了些什么,又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孔雪儿全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对着镜子连续不停地跳了十遍主题曲,似乎每一遍都比上一遍跳的更糟糕更差劲。

          当跳完第十遍主题曲之后,孔雪儿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低着头逃也似地冲出练习室,还在走廊上不小心撞到了正准备去找她的刘雨昕。

          “孔雪儿,我有几个地方总是跳不好,你现在有没有……”

          “你有去问别人吧,我教不了你。”

          孔雪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我是不是出不了道了?我是不是怎么做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了?

          诸如此类的问题充斥在孔雪儿的脑海里,她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边,小声地啜泣着。

          走廊上的行人来去匆匆,没有任何人停下来过问她的情况。主题曲舞台发布在即,无论是选手还是工作人员,每个人都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忙碌。

          更何况,类似的事情在这座大楼里每天都会发生许多次。

          “哒”“哒”“哒”

          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在孔雪儿的耳边响起,一个蓝色的身影默不作声地走到她的身前,然后蹲了下来。

          “刘雨昕,刚才对……对不起。我……不是……不是对你有意见。”孔雪儿把头偏到一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知道。”刘雨昕点了点头,把几张餐巾纸塞进她的手里。

          “我跳不好了……”积蓄已久的压力在这一刻如山洪暴发一样猛烈地冲击着孔雪儿的内心,几乎要将她的精神完全击溃。“我感觉我……我很擅长的事情,我……也做不好。”

          孔雪儿呜咽着,泪水源源不断地从那双又红又肿的眼睛里涌出来。

          “你现在是给你自己打退堂鼓,明明可以做好的。你只有觉得你自己可以,你才真的可以。”

          蹲在地上看着她哭了几分钟之后,刘雨昕又不紧不慢地顺着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你听太多别人给你的评价了。你在意是有必要的,但不能过度在意。”

          孔雪儿没理她,仍然看着墙壁不住地流泪。这些道理她不是不明白,可是正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当大量负面评价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涌出来的时候,又有几个人真可以做到视若无睹不放在心上呢?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刘雨昕微微叹了口气,把手放到她瘦弱的脊背上轻轻摩挲着。

          “孔雪儿,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在蜜少的时候你经常和我说什么?”

          “……什么?”

          “刘雨昕,你要尽量多说点话呀,不然会没有镜头的。”

          “刘雨昕……你学的一点都不像。”虽然孔雪儿并没有找到这件事的笑点在哪里,但难得看这个一本正经的人故意不正经一次,她还是很给面子地笑了一下。

          刘雨昕看她破涕为笑,便又恢复了往常那种沉静如水的模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走廊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就连一开始亦步亦趋跟在两人身边的摄像老师,都因为受不了两人长时间的一言不发而离开了。

          “孔雪儿。”过了不知道多久,迷迷糊糊的孔雪儿突然听见刘雨昕用一种极其温柔的语气轻轻地叫着她的名字。“不管其他人怎么说,在我看来,你是非常非常好的女孩子,值得拥有一切美好的事物。”

          “五年前录《蜜蜂少女队》的时候我就是这样想的。五年后的现在,我还是这样想的。”

  8.

          “她就是来自泰洋川禾的训练生,孔雪儿。”

          欸?第九名?是在说我吗?

          当听到台上的PD念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孔雪儿一时竟有些没回过神来。直到身边响起别人热烈的掌声,她才如梦方醒似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或许……事情还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坏?

          孔雪儿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舞台的方向走,在经过刘雨昕身边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就握住了那只伸向自己的手。

          刘雨昕的手仍然和许多年前一样干燥而柔软,充满让人觉得安心的力量感。

          “大家好,我是来自泰洋川禾的训练生孔雪儿。”

          今天宣布的其实只不过是第一次顺位排名的成绩,距离成团出道的最终结果还离得很远。可当孔雪儿站到舞台上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心情比当年录制《蜜蜂少女队》总决赛的时候还要紧张的多。

          “……谢谢支持我的青春制作人们,因为我有收到你们写给我的信,我知道你们很担心我,叫我多自信一点,多说说话,多表达,多表现。”孔雪儿局促不安地攥着话筒,像个第一次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国旗下讲话的小学生。“现在的孔雪儿也很坚强……是你们给我的支持让我一直有勇气这样走下去。”

          “我真的很想,就是,对这个舞台渴望了很久……”尽管孔雪儿在上台前再三要求自己不许哭鼻子,可是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摄像头,悲喜交加错综复杂的情感一下子就都涌入了她的心里,让她情难自已地哽咽了起来。

          “我觉得机会就是留给准备好的人,我也想用舞台来证明自己,我就是打不倒的孔雪儿。”

          “我也希望能跟你们一起冲下去,冲到最远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之后,孔雪儿游荡在半空中的视线恰好就迎上了刘雨昕亮晶晶的眼睛。

          那双乌黑的眸子里闪烁着细碎而纯净的点点亮光,像是把满天的星星都装了进去。

          孔雪儿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的脸,在心里给自己刚才发表的感言补上了最后一句话:

          “刘雨昕,我希望那个最远的地方,也能有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