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谈个恋爱怎么这么难

毛妮多来

  • 影视同人

    类型
  • 2021-07-18上架
  • 3十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自己选的,就得受着

  “秦放。”

  “诶,怎么了司藤?”

  “准备笔墨纸砚。”

  司藤优雅地欣赏着湖光水色,手里摆弄着一颗青色的香囊珠,散发着幽幽的让人舒心的清香。

  而另一边的秦放,穿着粉色细格子的围裙,欠着高大的身体略显笨拙地晾衣服,里面厨房的高压锅煮的汤“吱吱吱”的直叫唤,洗衣机也“嗡嗡嗡”的响。司藤不喜欢人多,人一多她看着碍眼,所以所有的事情就只能秦放亲力亲为。

  而现在,这些声音夹杂在一起好像都在催着,命令着秦放搞快点,再不快点真的就要生气了似的,磨的秦放一点脾气都没了。

  “不是,我的姑奶奶,你自己动一动,好不容易天晴了,我这忙里忙外的,实在腾不出手啊……”

  司藤没反应,好像没听到似的。

  秦放把晾衣架摇起来,怕司藤不知道位置,又大声告诉她:“那去年给你买的一得阁的墨在你房间的那个柜子的右边第三排的中间一格的抽屉里。”

  司藤还是没什么回应和响动,秦放就介绍起自己的功劳来了:“我跟你说啊,这个墨可不是他们的一般评价墨,这是他们的珍藏品,我好说歹说通过了很多朋友关系才拿到的,全世界就这一盒,我……”

  司藤终于不想听他废话了,慢悠悠地道:“废话这么多,你倒是摆上啊。”

  秦放:……

  合着这姑奶奶是根本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非得自己给她摆的周周正正的,她才能欣然自得。

  秦放被她噎得不想说话,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悠然自得的司藤,心里头冒着火,但是嘴里还要不停的安抚自己:“别生气别生气,她就是这样的,你自己找的,就得受着……自己找的自己就得受着……受着吧,受着吧……”

  念叨完了终于起身,老老实实地摆弄着笔墨纸砚。

  墨汁刚刚被磨出来,司藤就起身过来了,像是掐准了点似的。

  秦放站在旁边,看着司藤拿起毛笔,蘸了墨,开始写起来。

  司藤的字写得着实不错,放在当今社会可不多见,如果真的要去考个级的话,也能成为一个书法大家。

  而且关键是司藤肚子里有墨水,她聪明智商又高,古往今来大多数书她都是读过的,不说下笔如有神出口能成章,但至少说出来的写出来的东西都还挺文艺范儿的。

  司藤写了首柳永的轻快的诗,心情颇为愉悦,对秦放道:“你觉不觉得有点点吵?”

  “吵?”

  秦放疑惑,但是这时候耳边真的传来一阵刺耳的鸣叫声,这声音怎么有点像高压锅……

  啊,完了完了!

  高压锅要炸了!

  秦放猛地弹跳起来,朝着对面的厨房奔去,刚到门口,“嘭”一声巨响,高压锅炸了。

  完了完了,我要毁容了……

  秦放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脸,紧急关头,他想的是。

  ——这脸要是毁了,司藤会不会嫌弃啊?

  ——还有,这烫伤多久才能好,会不会影响司藤的感官?

  ——最重要的是,这锅集天地灵气于一锅的补汤可是他从西藏买来的上好补药啊,想着以形补形,给司藤补补身子,最近看她总是不太精神,睡得也多……

  他思绪万千,但是却迟迟没有丝毫痛感。

  良久,他疑惑地抬头,发现他与厨房之间隔着一道藤墙。

  是司藤。

  司藤帮他挡住了。

  秦放惊魂未定,看着眼前的青藤,心里冒出一丝丝甜蜜来。

  “你没事吧?”

  司藤小跑过来,拉着秦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确认没有伤及丝毫才不由的舒了一口气。

  秦放一双眼睛深情而甜蜜的看着司藤,十分享受司藤现在因为担心他而皱眉的样子——

  司藤皮肤本就白皙,五官精致,长相更是万里挑一。秦放最喜欢她的眉毛,跟平常的女子不一样,她的眉毛又细又柔,好看极了。而且司藤向来高冷,情绪从不外露,唯一能看出她情绪波动的,就是这眉间了。

  秦放痴痴的看着动人司藤,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然后情深安抚:“我没事,司藤,我没事。”

  司藤一愣,有点扭捏,知道自己这是失态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就忘记要抽回自己的手了。

  他们虽然已经互相表明过心意,但是到了这样明目张胆的拉拉扯扯卿卿我我,她还是不适应的。

  而司藤这样子落在了秦放的眼里,便是并无抗拒,甚至还有点娇羞了。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氛围到位,情愫饱满,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秦放终于是按耐不住了,伸出一只手,一把揽住了司藤的纤细的腰肢,闭了眼,深情款款地朝着司藤贴过去……

  这脸都还没贴过去,突然秦放的手里就空了,人没了?!?

  秦放:???

  他满头雾水的睁开眼,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跑了?

  秦放不能接受,他完全不能接受啊!为什么连个亲亲都不能有?

  自从来了这青城山,也都有小半年了,他到现在连司藤的手都还没牵到过呢,明明都已经表明心迹了,都是男女朋友了,为什么连牵牵手亲亲嘴都不可以有呢?

  “喂,秦放!”

  秦放还在愣神,但是司藤已经十分不耐烦了。

  但是情况左看右看环顾了一周,却始终不见司藤的踪影,直到司藤咬牙切齿的说道:“向、下、看。”

  而下面就是一个小女孩。

  司腾突然就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又回到了吞噬主要力量之前的模样了。

  “西……西西?”秦放不敢确定的喊了一声。

  “我是司藤。”

  秦放:……

  这怎么又变回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