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生

  

  彼岸花盛开在黄泉路边。

  由于花和叶盛开在两个不同的季节,因此

  花开时看不到叶,有叶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大片大片的彼岸花绽放着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

  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

  黄泉路边,一缕魂魄在那里飘荡着。

  那是一个女子。

  只见那女子身着一身素色的衣衫,跟这红的似火的彼岸花显的尤为不合。

  今日是她死去的第六天。

  但她到现在却还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她只记得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摆弄着一些小东西,然后突然闻到了一些奇怪的味道之后,自己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她知道。

  她死了了。

  她活着的时候听身边的小婢女说过,人死了之后就会去忘川河,彼岸花岸。

  这里跟小婢女说的一样好看。

  她在彼岸花旁飘荡。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飘荡。

  她不知道自己将会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姑娘”

  一道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他回头只见一个挺拔清隽的身影朝这边踱步而来,他精致的五官如霜似雪,好似不染纤尘的谪仙,浑身上下都透着矜贵傲然,他走到她面前。

  她看着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虽然说 她见过的男人也不多。

   “姑娘?”

  见她没有回答,男人又叫了一声。

  她回过神,应道:“你是谁啊?叫我何事?”

  男人眼帘微低,鼻梁高挺,颜色很淡的薄唇,每一处轮廓线条看似温和,又蕴藏着锋利寒意。

  “在下..谢凪,是……来帮你的人”谢凪回答道。

  少女闻言,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遍,微微蹙眉,小鹿眼眯起,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然后开口。

  “你要帮我?帮我什么?"

  谢凪看着她的眼睛有一瞬的失神,又很快恢复平静。

  “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因何而死又被谁所杀?”

  谢凪反问她。

  少女假意思索了一番,然后轻笑一声,仿佛谢凪说的话很搞笑一样,她自嘲的开口道。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我是能把他抓起来大卸八块,还是能把他抓起来炖了”

  “我都不能,所以知道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她自己回答自己。

  “与其说是他杀了我,倒不如说是我早就想结束了这枯燥乏味的生活,我早就想离开那个地方了。”

  她又说道

  谢凪闻言,轻笑一声。

  “呵,那还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你的家人s后,连为他们报仇的人都没有”谢凪回答她。

  少女闻言顿时不镇定了。

  焦急开口“你说………我的家人………都...死了?”

  “一个不剩”

  一个不剩……一个不剩……

  怎么会呢?

  这句话霎时把她从岸上拉到海底,让她呼吸不上来。

  少女摇摇头,好似是谢凪在骗她。

  “你一定在骗我!他们……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个不剩呢?!”

  少女不停的摇头,好似这样就可以骗过自己。

  风轻轻吹过,少女的头发被轻轻带起,她的眼睛红了,眼泪从她的眼里流出来,落到地上,她缓缓地蹲下身子,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她把头埋进膝盖里,嘴里还在不停呢喃。

  “不可能…不可能...”她想用这种方式来欺骗自己。

  但是谢凪那句话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谢凪的眼睛有点红,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手伸到半空却又缩了回来。

  “我可以帮你,你别哭了”谢凪轻声对她说。

  少女闻声,抹了几把眼泪,话音轻颤:“条件呢?”

  “你”

  少女抬眼看他,显然很不理解他提出的这个条件。

  谢凪看出来了她眼里的疑惑。

  “我自然有我这么做的道理”

  “我答应你”少女直视着他的眼睛,黑眸显现出坚定的神情。

  谢凪别开她的眼。

  “明日是你s后的第七日,届时我会把你送回人界”

  “那是谁杀了我的家人?”少女问他。

  —————

  施念迷迷糊糊的醒来。

  当她睁开眼,眼前的一切都不再是她从前所熟悉的。

  施念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两米宽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蚕丝被,外面有阳光照耀进来,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她掀开被子,缓缓走下床,她没有穿鞋光着脚,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里衣在屋子里,屋子很大,正中间摆着一张紫檀桌旁边还有几张小凳子,还有梳妆台上面放了许多瓶瓶罐罐,一看就是女子打扮用的,浅黄色的流苏窗帘上面还有一些零碎的小宝石,正接受着阳光的沐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小姐,您睡醒了吗?”

  一道软糯的声音自门外响起,还伴随着一阵细细的敲门声。

  施念赶紧跑到床上装睡,外面的人又叫了

  几声小姐,屋里没人应声,便没有再叫了,

  施念用被子捂着头,听外面没声音了,才缓缓地露出一个头。

  她想起来了。

  谢凪跟她说,她头七之日,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子阳寿刚好会尽,届时,谢凪会把她的灵魂送到那具身体里,偷梁换柱。

  不过,换就换了呗,谢凪至少把身份告诉她呀。

  而且重生之后不都应该会有原主身体本来的记忆吗?她之前看的话本都是这样的啊,可她现在什么都不知哎。

  施念慢慢悠悠地掀开被子。

  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镜子旁边,她打算先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什么情况?

  有没有搞错的啊喂?!

  这玩意儿怎么跟原来的她长得一模一样啊?!

  话本里不是说重生之后会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吗?

  难道?!

  此重生非彼重生?!

  到底什么情况嘛!

  施念用手捏捏自己的脸。

  嗯……不像假的。

  于是她又拍了拍。

  嗯……能感觉到疼。

  这也没问题啊!

  正当她疑惑不解的时候,又有人来敲门了。

  “小姐,小姐?”

  还是刚刚那个人。

  “你进来吧!”这次施念没有再装睡,毕竟她现在要把事情搞清楚。

  那女子进来了,长得挺水灵的一个小女孩儿,大概也就十六七的样子,穿着婢女服,那女子一进来就要往施念身上扑。

  “小姐!您终于醒了!小姐!”

  施念被小婢女这样子吓了一跳!她又没s... …

  “喂喂喂!你小心点!”

  小婢女扑过来,施念赶紧用手接着她,小婢女在施念的怀里哭唧唧的。

  “小姐您终于醒了!您都不知道之前给您看病的那个老大夫说……说您已经无力回天了,吓得候爷差点昏过去!后来……后来那老大夫又说,又来看...他又说又说您好了!说您今日就会醒过来,把奴婢都吓坏了,呜呜呜,幸亏小姐你没事呜呜”

  施念看到小婢女这个样子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又想起了她之前的小婢女,她之前的小婢女名唤桃子,若是桃子还活着……应当... ...也会像她这般吧……

  “你别哭了!我没s呢!”施念安慰她说。

  怀里的小婢女抬头看她,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

  “小姐.……您您脸上的疹子……好了???”

  ?!疹子?!什么疹子?!她脸上有疹子吗?!她怎么不道?!还是说原身身上有疹子?!

  施念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能瞎说道

  “啊?好了吗?好了吧……”

  施念有点心虚,眼神乱瞟

  “等候爷回来了我就告诉候爷!候爷一定会很开心!”

  通过这小婢女说的话三句不离侯爷的,由此得出侯爷应该就是到现在的爹了,一定是。

  施念自己猜测道

  “侯爷哦不我爹什么时候回来呀?”

  施念眨巴着眼问小婢女。

  “今天早上皇上派人来传侯爷进宫议事!大概晚上侯爷就回来了!等侯爷回来看到小姐您,一定很开心!”

  小婢女回答道。

  “今天什么时候了呀?”施念问

  “小姐,您昏迷好多天了!今个都四月十九了!”

  四月十九

  这么说,她已经嗝屁十天了

  施念往窗外看了看,还早!出去溜一圈!

  “那个,我昏迷了好长时间,出去透透气哈!”

  施念起身往外走,身后的小婢女叫住她

  “小姐,您才刚醒过来!奴婢陪您去吧!小婢女连忙起身跟着 她,施念加快了步伐往外走,这可不兴让人跟着,多别扭啊!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好!一个人就好!”

  “那您至少把衣服穿上再出去啊!着凉了怎么办?”

  施念顿时停住脚步,低头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还是早上醒来时的那件里衣,干是,她刚迈出去的脚,又慢慢的缩了回来,两条胳膊前后摇摆掩饰着尴尬。

  “我刚刚唬你呢!我怎么可能不穿衣服就出去了呢对吧,我又不傻,嘿嘿。”

  “奴婢去给您拿衣服,您才刚刚醒过来,可别再冻着身子!染了风寒!”

  “好的好的去吧!我等你哦嘿嘿”

  “奴婢现在就去”

  小婢女出去了,施念刚刚还在半空拜拜的手还有刚刚傻笑的脸瞬间变了

  她打了两下自己的头

  什么鬼?尴尬死了!怎么能连衣服都忘穿了呢?要死啊!

  .....

  出了侯府的大门。

  来到街上。

  街上有大娘在卖菜,有卖糖葫芦的,还有卖糖人的!大大小小的吆喝声,热闹非凡。

  她之前是没怎么出过门的,因为她不是正室所生,而是他父亲跟一个青楼女子所生,在她出生那天,她的母亲就因为难产而s,好在父亲还算是负责,没有把她丢弃,加上她身体不怎么好,所以父亲明令禁止她出门,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她的奶娘和身边的小婢女对她还挺不错的父亲本来是想把她归到正室名下的,但她父亲那段时间正处于官位上升期,如果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孩子,难免落了人口风,刚巧她那段时间又生了一场大病,大夫说她不宜见风,之后此事也没有再提,她出门的机会也少之又少,好在身边的小婢女经常会跟她讲外面是什么样子的,还经常会从外面给她带一些话本回来给她看。

  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她现在该往哪边走?

  她不识路啊!!

  无奈,只好问路人了

  “大娘!您知道丞相府怎么走吗?"

  施念拉了路边一个老大娘问

  “姑娘?外地人吧!一看你就没来过这京城!这丞相府呀!说近也不近说远也不远,你呀!就顺着这条路走上大概一个时辰,再往右拐!再走那么一小会大概就啦!”大娘乐呵呵的回答她给她指路。

  “谢谢大娘!好人一生平安!”

  说完这句话,施念就一蹦一跳的往大娘指的方向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

  施念一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一手扶着腰弓着身子,她抹了一把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

  “这什么鬼啊!累死我了!还得走多久

  啊!想去打探个敌情怎么这么难呢?”

  累归累,该走还得走

  施念又走了一会,终于到了丞相府。

  正红朱漆大门上面有着两个金龙手环,顶端悬着的黑色金丝楠木扁额,上面龙飞凤舞的题着三个大字---丞相府,门的两边屹立着两个石狮,在大石狮子挺得直直的胸前,绕着一根花纹带子,吊着一个大铜铃,它那宽大的脊背。

  如同一座山耸立着,丝毫不动,十分的有气势,令人觉得胆寒,石狮子身上各种各样的花纹。

  把这两尊石狮子装饰得更惟肖惟妙。

  “啧啧,真气派”

  施念不由发出感叹

  不愧是丞相府,简直把有钱两个字写在了脸上!把金子安在大门口,也不怕被人偷了!

  不过这些不是她该关心的事,她现在该关心的事,她要如何进去打探敌情?

  她记得话本里写的一般都是主角用轻功跳上房顶或树上,不过,她也没轻功啊!那咋办呢?

  既然没轻功……那又不是不能借助别的东西了。

  施念一手横在胸前,另一只手竖在胸前撑着下巴,佯装思考。

  梯子!对呀,她可以用梯子呀

  施念拍了下手,做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在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她开始四处寻找梯子。

  上天不负有心人。

  施念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刚好就有个梯子在墙边摆着。

  施念撸起袖子深呼吸一口气就开始顺着梯子往上爬,爬上去之后,施念横坐在上面,有一个问题,她该怎么下去呢?她目测这高度,得有一丈了吧!这跳下去虽然s不了,但她会不会变成残废啊!

  正当她犹豫要不要跳下去的时候,墙下边一道声音响起。

  “姑娘,乱翻别人家的墙头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