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天降CP(五)

  就在他各种纠结的时候,时间终于来到了他们两个人约定好的那个地方,钟离州没来得及有任何犹豫,人物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一次他终于可以明确的看见,自己身边的其他人开始慢慢地消失,不同于之前那个小姑娘所说自己像个灵魂一样消散了,只不过是彼此之间看不见罢了。

  “你来了?”钟离州问。

  “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不太希望我来的样子,要是真的不想邀我出现的话,我现在可以直接转身离开呀。”颜安宁此刻只有声音,人物并没有出现在钟离州面前。

  “你愿意跟我在游戏里面组成CP吗?”钟离州笑了起来。

  并没有对于那个女孩的问题给予任何回复,反而是无厘头的来了这么一句,却直接让整个中心湖都陷入了安静。

  颜安宁的确没有想到,明明此刻两个人应该启程去寻找钟离州并没有得到的神器掉落,可是现在一个游戏玩家竟然对一个游戏NPC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玩家阿离,你可要想清楚了,一般人组成CP都是两个游戏玩家之间的,你可是第1个提出来要和NPC组成CP的人。”颜安宁反复确定。

  她虽然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底里涌现出了无限的欣喜,但是在现实的重击面前,颜安宁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第1个提出来要和NPC组成CP的人又怎么样了?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全服第1个单独击杀终极boss的人,我今天仔细的考虑过了,说不定你的出现就是……这个游戏给我的奖励。”

  颜安宁这次真的是彻底愣住了,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她自己的控制,而是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一个人这么认真的告诉她,自己是他的奖励。

  “所以,就连神级装备你都不要了吗?”颜安宁并没有直接答应。

  两个人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特殊,特殊到哪怕是心中自然知道什么叫做欣喜,也不敢真的去答应。

  “你说是一件神级装备重要,还是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NPC来的重要?”钟离州笑的认真。

  可偏偏是这个时候,颜安宁却出现了一丁点小脾气,也终于是在钟离州面前露出瘪嘴的神情。

  “说到底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在你心里都只不过是一个拥有了自我意识的NPC罢了,你现在到底是一个猎奇心理还是说真的想要跟我成为CP,这是你自己都不能肯定的事情,既然这个样子你完全没有必要来祸害我。”

  颜安宁说的有理有据,让钟离州瞬间哑口无言,因为如果真的往细了去追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才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来,就像是脑子里面充满了一股热血,想要拥有面前这个女孩子一样。

  两个人……哦不,只不过是两串数据编码此刻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能缓解此刻的尴尬,就连围观的全部过程的判官,此刻都有些替自家的老大感觉到尴尬。

  平心而论,钟离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于面前这个真实世界中肯定是不存在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子的想法,如果说喜欢他自己也不太能够肯定,可是如果说不喜欢,钟离州也觉得自己昧着良心。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想法,能不能多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自己想清楚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说,让我自己想清楚对你的态度以后,我们再重新来讨论这个事情好不好?”钟离州咬了咬牙。

  因为虽然他不敢肯定自己对于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想法,但是能够肯定的是他不愿意把这个女孩子拱手让人,不管是猎奇心理还是所谓可耻的占有欲,钟离州都想把这个女孩子留下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颜安宁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答应。

  与此同时,她在心里默默安慰着自己说:这只是游戏人物罢了,对于真实的世界并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等等我好不好?先不要那么着急的拒绝我,让我先考虑清楚到底我自己心中是什么样子的想法,然后再给我一个回复,不管这个回复是好还是坏,能不能不要这么着急的拒绝我?”钟离州眼里已经带上了几分乞求。

  看着对方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颜安宁将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吞了回去,因为其实她并没有任何想要拒绝对方的意思,毕竟这个世界和曾经经历过的其他世界不一样,两个人真的只不过是虚拟人物罢了。

  “那你先回去吧,等你搞清楚了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之后再过来,不管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会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对方,我都希望到时候你是问心无愧的。”颜安宁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站在原地。

  听到对方这个样子说,钟离州也算是终于松开了一口气,至少现在不用急着担心对方一转身就不见了。

  “等我两天好不好,这两天可能我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但是两天后我肯定会带着我最真实的想法过来找你的。”

  “如果到时候你真的是真心诚意,那别说两天,就算是两个月我都愿意等,但是如果你只是单纯的为了那所谓的好奇心,那就请趁早的过来斩断我的思绪。”颜安宁看着他。

  钟离州笑了,却并没有对颜安宁说的这句话有任何的反应,只不过好歹还记得去一个隐藏的地方下线,以免吓住了面前的小姑娘。

  一直到看着电脑界面完全退出了以后,在电脑前面坐着的钟离州似乎才意识到什么,右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鼠标,差点将那小小的电子设备从电脑上拽下来。

  她刚才说的是,如果自己不是真正的喜欢,那就早点去找她,千万不要耽误她的一番心意。

  钟离州的手指开始有些微微的发颤,连带着脸上的笑容都越发的浓郁起来,可是还来不及确定自己的心意,就有人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

  “谁啊?”钟离州问,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刚才他沉迷在游戏的世界里,并没有点外卖。

  “查电表的。”门外的声音有些许洪厚。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估摸着好像是差不多到了要查电表的日子,钟离州倒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但是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却冲进来了,好几个彪形大汉,直接将他制服在地。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钟离州满脸都是惊恐。

  明明上一秒钟他还沉迷在和那个充满了异常的NPC之间的情愫中,怎么下一秒钟局势就显得有些完全不一样了呢?

  “你爸妈在外面欠了高利贷,现在我们找不到他们两个人,你这个做儿子的总应该承担点责任吧?”为首的男人笑得诡异。

  一听到对方提起自己的父母,钟离州浑身一颤,着实是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躲到了这个地方,却依旧是被对方的人给缠上了。

  “我跟他们早已经断绝了父子关系,你们要钱的话去找他们两个人就好了,跑过来找我有什么用?”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断绝父子关系这种事情,那可不是你口头上说说就行的,毕竟血浓于水这个道理还摆在咱们面前。”对方似乎并不买账。

  双方人就这么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里争执不下,那一群放高利贷的人已经开始在钟离州的房间里面搜索一切值钱的物品,似乎想要把这个地方给洗劫一空。

  对于这种情况,钟离州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脸上的表情说句实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只不过那双眼睛却时不时往着电脑的方向看一眼,似乎是在害怕电脑里的小姑娘被他们发现。

  当在这个房间搜索了半天之后,对方终于意识到整个房间里最值钱的似乎就已经是那台电脑了,干脆一群人一拥而上,开始准备把那个电脑拆走。

  “你们觉得你们可以把我带走吗?”

  就当有人的手快要碰上关机键的时候,电脑屏幕却突然黑了下去,紧接着屏幕上面出现了一行字。

  虽然说这群人是放高利贷的吧,但是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局面,瞬间吓的手指不敢继续向前,呆呆的站在原地。

  意识到刚才十分激动的那群人,突然停下了动作,钟离州默默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那边,却在看见电脑上面的那行字时,连带着心脏一起颤动了一下。

  他知道,现在自己的窘境一定被那个小姑娘给看见了,电脑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特殊的反应,一定跟那个小丫头脱不了干系。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有可能出现自己的意识,自己更不可能那么巧合的同时撞见两个,所以说一切事情联合起来考虑的话,一定是那个叫做颜安宁的小姑娘发现了这边的情况。

  “这电脑是不是有点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