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天降CP(四)

  理亏的人最终还是放弃了在这个事情上面的争辩,毕竟这种关于人类和NPC的区别并不是他们两个个体就可以代表的,哪怕对方其实已经特殊到根本不像一个由数据组成的存在,但是钟离州并不能说服自己完全把颜安宁当成一个人类。

  “颜安宁是……创建你的人给你起的名字还是你自己给自己起的?”钟离州舔了舔嘴唇。

  颜安宁实在是没想到会突然听见一个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整个人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愣了愣,最终还是笑了出来,眼里依旧是带着几分钟离州还看不懂的情绪。

  “我这个名字是谁起的就真的这么重要吗?你只用记得颜安宁就是我就行了,哪怕以后的日子里你会认识千千万万个颜安宁,你只用记得我一个就够了。”

  说完这句颜安宁就离开了,并没有给钟离州任何询问的机会,毕竟就算是自己叫他来的也不是现在,该准备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准备完全,颜安宁现在并不想跟他在这里耽误时间。

  然而刚刚那种有几分像是宣誓主权的解释,就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为什么刚刚会说得如此自然,就像是两个人之间本就应该这个样子,只不过是因为什么原因忘记了罢了。至于因为什么原因忘记了,颜安宁眯起了自己一双狭长的狐狸眼,脑子里突然有了些自己的想法。

  而她离开了很久很久以后,钟离州还一个人痴痴地站在中心湖边,一直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来主动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个姑娘终究是离开了,连带着屏蔽周围的能力也已经消失了。

  “既然你能屏蔽周围的人,当初为什么会被那么多人看见你失控的样子呢?”电脑前的钟离州喃喃自语着,“是因为刚刚拥有能力还有些不熟悉,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愿意呢?”

  颜安宁现在才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其他人到底想干什么,比如中心湖边聚集的大量人群肯定是为了看看那个bug的NPC,但是经过了昨天一晚上的奋斗,她大概是摸清楚了眉目,现在只用想办法让自己成功的更改系统让自己可以在整个地图里随心游走,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我在以前的世界,攻略对象是不是也是他?”

  正当判官哼着小曲围观着自家boss有没有危险的时候,颜安宁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吓得他差点下意识就一个“是”字脱口而出了。

  “宿主有时间纠结这些不如早点想办法去下一个世界吧。”判官的回答棱模两可,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延安娜娜对于这个回答并没有多满意,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脑子里却依旧呈现的是刚刚那个人的脸,哪怕知道只不过是游戏里的建模,可依旧会觉得有些风流倜傥。

  看着颜安宁没有继续问下去了,判官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刚刚平缓的眉头转眼又皱了起来,毕竟自己老大是来接受历练的,可是这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四小时了,却没有看进任何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判官着实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可是比明面上的敌人更加可怕,这个道理他懂颜安宁自然也是明白,虽然心里想着的是好感度百分百,可是心里仿佛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一定要快一点,才能够保护那个人。

  “你有没有觉得,上次那个突然bug的npc有点不太对劲?”

  犹豫了很久很久以后,钟离州还是给自己的亲友发了这么一句话,毕竟当初告诉他这个事情的也是这个人,钟离州并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

  “阿离你还记得兄弟我呢?”那边回消息回的飞快,“那个NPC今天没有看见了,估计是因为出了问题被收回去处理了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才没有被收回去处理,早上还怼了我一顿说自己是人工智能也不代表不需要休息。

  钟离州在心里这么念叨着,可最终还是没在屏幕上敲下这句话,毕竟关于颜安宁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不是应该所有人在一起研究这是什么原因。

  更何况纵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钟离州还是存了那么一些私心,他希望那个灵动的姑娘永远都只属于他一个人,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样子的话,哪怕是过去很久很久的时间,哪怕是这个游戏已经被所有人给忘记了,却依旧会成为他的柏拉图。

  “没什么,就是觉得一个这么大的游戏公司竟然也会出现这种事故,一时之间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阿离你达成了全服第一个独自击杀终极boss的成就,到底掉落了什么好东西啊,快拿来让兄弟长长见识。”

  “说来你可能不信,这才是这个游戏最大的bug,到现在为止除了那个全服刷屏,我可是连个毛都没看见,我自己都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一说到这里钟离州就忍不住叹气。

  但是一想到昨天夜里那个女孩子信誓旦旦地说会帮他找回应该属于他的东西,钟离州就一点都不觉得焦虑了,就就好像曾经也有个人在他面前说过这句话,然后他就真的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明明知道这可能只是一厢情愿,但是钟离州就是倔强的觉得两个人之间可能真的发生过什么。

  “你真的觉得自己可以解决NPC不能到处跑的问题?”看着自己选择的人开始在系统库里大海捞针,就连判官都有些不舍起来。

  “你要是能帮我就赶快,如果帮不上忙就别耽误我的时间,我现在没什么心情跟你废话。”顾言安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好心被当驴肝肺,判官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但是关于这种人类的系统偏偏真的是他的短板,判官还真的什么忙都帮不上,除了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以外,他真的是无能为力,只能选择了闭嘴。

  在这个自己并没有任何了解的领域里,颜安宁其实也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四处乱撞,如果不是曾经在这个方面隐约有一些听闻,现在可能真的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摸不到。

  顺着自己的原始数据进入数据库之后,颜安宁开始在每一项数据上面实验,一边尝试的同时又要一边注意时间,毕竟还有个拖油瓶在等待着自己。

  一想到那个男人,颜安宁烦躁的心情就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先不说其他方面,至少比起某些玩家捏出来的歪瓜裂枣,钟离州模样看上去还算是养眼。

  “他妈的终于搞定了!”

  正在判官偷偷摸摸的围观时,颜安宁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某一个冥界的二把手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人类的世界有多么的复杂。

  “就这么简单就搞定了?”判官忍不住发问。

  主要是刚才发生的一切看上去实在是太过于简单了,以至于他一直在旁边仔仔细细的看着,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结果这小丫头就说已经全部搞定了,这让他想不疑惑都难。

  颜安宁对此只能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口说:“我算是明白了,你这家伙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出现,但是在这种不需要你的时候,反而出现的比谁都积极。”

  “话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毕竟这本来就是对于你的考核,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我的帮助,那也没有必要让大部分人为了少量的投胎名额来争夺了吧?”判官说的头头是道。

  对于这种言论,颜安宁既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太对劲,又觉得似乎完全没有任何毛病,只能默默把自己抱怨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而判官此刻却暗自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成功打马虎眼把这个事情给掩饰了过去,就是不知道有朝一日这小姑娘若是知道了真相,还愿不愿意继续保护自己家的大boss。

  平日里在游戏里充满了激情的钟离州今天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在中心湖旁边打坐,现实生活中却不停看着自己的手表,生怕错过了跟那个小丫头约定的时间。

  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执着,可能是为了那终极大boss会掉落的顶级珍宝吧,一定是这个样子。

  没有谁会承认自己对于游戏里面的NPC可能心动了,不管这个人是谁,不管这个人有多么的沉迷游戏,应该的确没有人会喜欢游戏里的人物吧。

  如果对方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那还可以说是网恋,可是对方只不过是一串数据……钟离州不是个傻子。

  但一闭上眼睛,那个叫做颜安宁的女生又会出现在眼前,感觉这真的是一件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毕竟他们俩跨越的已经不仅仅是种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