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天降CP(三)

  对于这种异样,从最开始自己出现的时候钟离州就已经发现了,可是在明白了面前这姑娘没有任何恶意之后,他什么都没有说罢了。

  可是到了现在已经不只是没有恶意这一说了,钟离州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出现了几分私心,想要把这个女孩和这安静的湖泊永远都留在这里,只属于自己的那种。

  “算了现在别聊天了,你早点去睡觉吧,明天下午的时候如果有时间来这里找我吧。”

  正当钟离州还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湖边那个少女却突然下了逐客令,如果不是因为脸上的表现并没有出现任何厌恶,钟离州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突然做错了什么。

  “那明天下午大概是什么时候啊?”钟离州眨眨眼。

  莫名其妙的一个问题,直接把颜安宁问的一愣,着实是没有想到明天下午具体是什么时间,因为她觉得自己说出这个大概的时间段应该就够了,具体什么时候自然得看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安排。

  但没想到她以为的终究只是她以为的,在对方的眼里就好像是说,这种事情就像上班打卡一样,得有一个具体的规章制度才行。

  “你明天什么时候想来就什么时候来呗,反正我总不是每天24小时都在这里。”

  钟离州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吞了回去,只是挥了挥手,然后就准备直接下线。

  “别别别大兄弟,你就算是要下线消失也能不能找个偏僻的地方,你知不知道,在我这里看到你整个人就像是个魂儿一样一点一点的飘了,看上去真的超级可怕。”颜安宁突然开口制止某人的行为。

  钟离州着实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下线,这个设定在NPC眼里竟然如此的可怕。不过想来也是,这小姑娘明摆着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若不是因为明知道这游戏里面不可能出现真实生命体,他甚至都要怀疑颜安宁是不是一个小朋友混进去了。

  嘴里虽然没有受任何答复,但是钟离周一就是自己走向了中心湖旁边,树林里一个偏僻的角落,争取在那小姑娘看不见的地方才开始慢慢的消失。

  只不过电脑屏幕前的那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看着自己已经冷了的盒饭陷入了沉思。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只是想上线看一下这个NPC是不是只是我的幻觉,没想到竟然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不过跟这个人聊天感觉还真的是让人挺舒服的。”钟离州一边吃着自己面前那盒已经凉了的盒饭,一边打开了动漫。

  但是看着那些平时是你自己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此刻脑海里却反复出现的是刚才那个小姑娘的脸,可能是因为建模脸的原因吧。

  对于每天凌晨三四点钟才睡觉的钟离州来讲,半夜十一点半就躺在床上,着实是早的离谱,但是一想到刚才那小姑娘如此认真的给自己科普了那么长时间,钟离州又觉得自己现在不躺一下的话,的确是对不起那小丫头。

  可是真的躺在床上,钟离州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天花板,脑子里却满是刚刚中心湖上面悬挂着的星星和那皎皎明月。

  而颜安宁则在原地等了又等,生怕刚刚那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又下线了几分钟以后就回来了。一直到确定了对方不会回来以后,她才开始顺着数据库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就目前这个状况来看,她的确只能留在当初开发者和程序员给她设定的这个范围内,但是如果自己偷偷潜入数据库把设定给改变了,那就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只不过现在难就难在颜安宁从来就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毕竟虽然同样归属于黑暗产业但是杀手和黑客完全就是两种东西,不可以一概而论。

  现在就算想直接更改,那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估计得需要大量的时间一点点去试探更改,最终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至于为什么钟离州杀死了大boss达成了全服第一的成就却没有任何装备掉落,颜安宁倒是真的不太明白,但是她也想好了,一旦自己真的掌握了能够更改系统数据的能力,大不了直接给那人爆几件神级装备就好了。

  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各自报着自己的想法,网络里看不见对方的真实情绪,不一定所有人都愿意对对方交心。

  就像现在的颜安宁,虽然已经确定了对方就是自己要寻找的目标人物,但是也不能真的把自己的底牌放到那个人的面前,宁愿让他知道自己是个bug了的NPC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依旧只能待在这里。

  “我说,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真的不考虑给我点帮助吗?”颜安宁在大脑里开始拼命召唤自己的系统。

  判官虽然听到了,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装聋作哑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避免被看出破绽来。

  “我说我活着的时候也不是没看过快穿小说,人家的系统都是狂拽霸酷屌上天,你说说你自己,不止废物没能力就算了,怎么感觉耳朵还不太好呢?”颜安宁干脆就直接抱怨了起来。

  没办法,现在这被局限起来的感觉实在是无聊,就算是找到了对方的数据库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还不如直接在这里多霍霍一下自己那个不太靠谱的系统,说不定对方就垂死病中惊坐起,一瞬间爆发出谁都想不到的能力了。

  然而颜安宁没想到的是,一切都只是自己想多了。

  判官听着对方对自己的抱怨一句比一句过分以后,最终还是放弃了装聋作哑,干脆直接丢了一句话就再次销声匿迹了。

  “我说你还是自己做好对一切的心理准备吧,毕竟这还是正常的世界,说不定以后还有更过分的,谁都预示不到。”

  “他妈的老子现在连个人都快要算不上了难道还不够过分,什么叫做更过分的?”颜安宁瞬间化身成了一个炸药桶,“别给我装聋作哑,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话,他妈的什么好处都没给我就算了,这一天天的你们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判官此刻已经彻底的选择了屏蔽模式,不管颜安宁此刻怎么吐槽怎么骂甚至嘴里说的话再难听,他都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的。

  颜安宁骂着骂着自己终究还是累了,偏偏这个地方又没有任何能让她休息的位置,最终还是选择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先眯一会工夫是一会。

  毕竟真实的NPC虽然说不用睡觉,但是她颜安宁说到底灵魂是个活生生的人,能强忍着让自己不去吃东西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让步了,如果说现在连瞌睡都不让睡的话,那就真的只能说是惨绝人寰。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明明昨天晚上才跟钟离州说好了让他第二天下午来,结果一大清早的对方就已经跑了过来。

  甚至在颜安宁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看着自己面前那张陡然放大的脸,小心脏差点吓得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你这一大清早的到我这来吓唬人干什么呀?”

  “NPC难道还需要睡觉吗?如果你们睡觉的话,那晚上才能上线的玩家需要你任务,该怎么办呀?”钟离州满脸的天真。

  只可惜这种天真在其他任何人那里可能都会起作用,只是颜安宁完全无感,甚至觉得这人好像脑子有点问题。

  “NPC不需要睡觉,我需要睡觉,我这样解释你觉得够清楚了吗?”

  “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太清楚的样子,毕竟你好像跟NPC并没有任何区别吧?”钟离州又往前蹭了蹭,“难不成你真的不是NPC了?”

  “我记得昨天某个人一看到我的时候就问我是不是已经拥有了自主意识,现在我都已经快要告诉你,我又有自主意识了,你要问我到底是不是个NPC,我说这位玩家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前后的语言有些矛盾吗?”颜安宁拼命压抑着自己的起床气。

  眼瞅着昨天那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今天上午就像个母老虎一样,钟离州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的问题,甚至有些怀疑这一晚上,颜安宁的系统是不是继续故障了。

  “我这不是想着自主意识,也终究是人工智能嘛,谁知道人工智能最终也会变得像人类一样需要睡觉呢?”钟离州努力给自己寻找借口。

  然而正在气头上的颜安宁,根本就不想在乎面前这些,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目标人物,满脑子只剩下了这人刚才打扰自己睡觉这一点。

  “人工智能为什么就不需要休息不需要睡觉,难道你的手机里的电脑就不需要充电吗?充电不也等于说是睡觉的一部分吗?我只不过是将我自己的充电变得和你们人类看成相似而已,难道就成了我自己的不对吗?”

  颜安宁的反驳像是连珠炮弹一般,直接将钟离州怼得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