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天赐CP(二)

  就这种情况下,颜安宁连刚才钟离州到底击杀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为什么没有掉落任何装备呢?

  可是现在为了达成好感度,或者说是为了让原本已经拥有了一点点的好感度不继续降低,她也就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装作自己知道真实情况的样子。

  “你确定你刚才已经完全击杀了那只boss吗?”

  “你觉得刚才滚动在全服的公告,难道只是个笑话吗?”钟离州瞬间皱起了眉。

  两个人就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在这个中心湖旁边讨论的大概半个小时,钟离州现实生活中突然出现了一点意外,然后就直接关掉了电脑下线了。

  殊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在颜安宁眼里看上去,倒真像是一个充满了恐怖气息的灵异事件。

  上一秒还在一起说话的那个人,突然整个人物都变成了灰色,然后就这样从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化入马赛克灰飞烟灭,吓得颜安宁的小心脏也差点灰飞烟灭。

  明明活着的时候见过了无数尸体,可是像今天这种像鬼魂一样的东西还实在是第一次见,虽然说等对方完全消失了之后她也大概缓过来神,估计是因为玩家下线的原因,但是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情况下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给谁心情都不会很好。

  而现实生活中的钟离州退出了游戏之后,就这么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房间,陷入了呆滞中,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应该怎么过下去了,除了在游戏里面能够找到一点点的满足感之外,现实生活中他好像完全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这种可有可无的存在让他对于现实也失去了全部的信心,就好像是现实也不太需要他这个人一样,原本一切应该继续这样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可是现在他脑子里却满是刚才那个有些不太一样的小姑娘。

  就刚才的那一点点交流来看钟离州,很清楚的知道这完全不是一个真正的玩家,也根本就不会是一个存在在现实生活中的人。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原因,他觉得这个小女生能给他一种很特殊的感觉,不会带来任何压力和压迫,两个人之间就是这么简单的碰撞罢了。

  “先生你好,你的外卖到了,祝你用餐愉快。”

  外卖小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钟离州打开门把自己之前点的外卖给拿了进来,可是将食物送进嘴里之后,脑子里闪烁的却全是之前第一眼看见那姑娘在湖水里荡漾的那双玉足。

  “钟离州你最近是不是脑子疯了,刚才那只不过是个游戏的NPC罢了,要是哪天这游戏倒闭了,你怕是全世界都找不到这个家伙。”他忍不住自言自语一句。

  可是这话说完了之后还没过三分钟,他又默默打开了刚关机不久还在发烫的电脑,干脆直接选择了上次下线的地方重新上线。

  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他只是想突然上线看看那个小姑娘在干什么,其实说实话,真的很像是突然出现,给女孩子一个惊喜一样。

  可是钟离州没有想到的是,刚刚那个小姑娘此刻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刚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梦一样。明明刚刚那个女孩子还是那么灵巧地在自己眼前,可是这一转身却是什么都不剩了,明明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甚至只不过是拿个外卖的时间,可是那个与众不同的NPC却像是美人鱼化作的泡沫一样直接烟消云散了。

  “搞笑,不过是个出了问题的数据罢了,其他原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上当也就算了,怎么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这种事情了呢?”钟离州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可是当他马上要再度变成灰暗的时候,却听见背后突然传来一声:“你不是刚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明明心里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建设,但是在听到这女孩声音的一瞬间,钟离州似乎又忘记了这不过是一串数据的事情。

  “刚刚有点事情,所以关掉了电脑,现在事情解决了,所以回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在这里。”有人撒谎都不打草稿。

  风筝在这虚拟的世界里面,不管谁都只是一串数据的编码,就算屏幕面前的人已经哭得撕心裂肺,在屏幕里面依旧是嘴角含笑,谁都看不明白对方的心里想法。

  “怎么着,就拿你这消失的时间来算,难道你是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颜安宁突然笑了起来。

  比起其他NPC万年不变的表情,这姑娘实在是显得太过于灵动,灵动到像是一条活生生的鱼,游进了古井无波的湖泊,瞬间在平静的湖面上荡漾起层层涟漪。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我一个大男人上厕所还是不上厕所,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钟离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她在这纠结上厕所的问题,但是就很奇怪的是,并没有感觉有任何排斥。

  就像是这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本来就应该认识,本来就应该如此说话,就像是一种十分舒服的相处模式,没有任何人是失败的那一方。

  “想多了,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样子的人没看过?”颜安宁坏心眼瞬间起来了,“谁知道现实生活中的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毕竟这世界上多的是男玩家玩女生的号,或者女玩家玩男生的号,我只不过是一串看不见现实的数据罢了。”

  “你知道你自己只是一串数据?”

  “我为什么不知道我自己是一串数据,在这里所有人所有东西不都是数据吗?包括这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云,哪个是从真实世界里拿进来的吗?”颜安宁脸上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看着面前这女孩如此冷漠的说出这种话,钟离州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系统的设定,还是说这姑娘真的对于自己是一串数据,并没有任何太大的感觉。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自己知道自己是一个虚假的存在,肯定不会像现在面前这人一样如此冷静。

  “所以说你现在在这里跟我一起,只是为了探讨人生?”颜安宁突然把话题扯开了,“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现在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时间也不是很早,你应该做的是好好睡觉,而不是在游戏里面呆着消磨时光。”

  长这么大了,很少有人在这个时候来告诉他,你应该好好的睡觉,钟离州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一瞬间像是被人击中了最柔软的地方。

  “我只不过是一个年轻人罢了,又不是老人家,干嘛那么在乎早睡早起的问题?”

  颜安宁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句话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脱口而出,可是现在既然话题已经扯到了这件事情上,那还不如直接就跟着孩子科普一下熬夜的危害。

  所以剩下的时间里,口口声声说让人家早点回去睡觉的人,直接就把对方扯着,两个人面对着面,一屁股坐在中心湖旁边的草坪上。

  从头到尾都是这小姑娘,上嘴皮和下嘴皮触碰个不停,开开合合之间把熬夜对身体带来的所有危害都科普了一遍。

  可是说着说着,两个人却都陷入了沉默,就好像明知道对方没有仔细的听,却依旧想要这样陪伴着彼此,在这虚拟的游戏世界之中,两个人像是一不小心寻找到了知音。

  “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这个游戏如果被人废弃的,那你会怎么样?”钟离州突然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在黑夜里似乎能够像星星一样闪烁。

  这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问自己这个问题,颜安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那双手,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于特殊,自己只能留在这个地方守株待兔,如果对方没有来,自己也没有办法去找他,那么好感度的提升就会陷入一个十分局限的环境中。

  说不定真的有一天,这个游戏会被人遗忘,自己也会被人遗忘,没有成功的完成任务,作为一段慢慢被废弃掉的数据就此消失……

  一想到这个方面,颜安宁瞬间就开始沮丧了起来,作为这个游戏的原始居民,她好像是拥有着极为强烈的共情能力,以至于坐在身边的钟离州都感觉到了她的悲伤。

  “怎么了?”现实生活中的钟离州皱起了眉头。

  颜安宁看了他一眼,要重新将自己的脑袋低了下来:“你觉得就目前这个情况上来看,应该没有任何游戏能永远的生存下去吧,只不过是有一个相对的年限罢了,谁都不知道这个年限是多久。”

  有些话她没有说的那么明白,可是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就应该能听懂这话的意思,就像是现在的钟离州,也跟着沉默了下去。

  整个中心湖范围之内,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过他们两个人,就像是除了这两个人以外,中心湖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其他玩家的地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