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天赐CP(一)

  颜安宁很烦,非常非常烦躁那种,没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在她已经准备好大展身手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游戏NPC,NPC啊是什么概念,是她的目标任务只要不主动来找她,她连人家的影子都见不到。

  “你有没有搞错啊兄弟,你就算是让我做一个玩家也比做一个游戏里的虚拟人物要好很多好吗?你见过哪个玩家对游戏里的NPC充满好感的,而且还他妈的是百分之百的好感。”颜安宁念念有词。

  不过在其他的的玩家眼里,这游戏好像是出现了bug,一个NPC在那里不停地旋转跳跃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

  “阿离你知道吗,今天中心湖的NPC疯了,不停地在原地旋转跳跃。”

  钟离州正在刷怪的时候,界面上的对话框突然响了起来,不过他也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去打这只蹲点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大boss,毕竟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晚点说,但是这大boss要是跑了,可就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电脑面前的男人手指动得飞快,就好像是两只翻飞的蝴蝶,在彩色的键盘上发挥出自己应有的魅力。

  “他妈的终于打死了。”钟离州突然一声大叫。

  一瞬间,整个游戏世界都被他的名字给刷屏了,不管其他人在干什么都会看到这条通知:恭喜玩家“阿离”达成一人击杀“风雨夜”成就,全服第一。

  一瞬间所有人都为之轰动,只有那个被所有人以为疯了的NPC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头上那一行大字,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份人该不会就是我的目标人物吧?”颜安宁有点明知故问。

  说实话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在看见那个名字的一瞬间就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人。

  “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这就是你的目标,不过NPC只能待在固定的范围内,所以这次任务小姐姐你可是得多动动脑子了。”判官尽可能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之前两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虽然颜安宁自己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可是不代表判官不记得,而且说句不好听的,他才是整个事件中会记得所有事情的人,就好像是那个女人在第二个世界差点就给钟离焕的致命一击,不过是被其他人给及时的阻止了罢了。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颜安宁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只是默默地待在原地守株待兔。

  看着所有人都在为自己欢呼,钟离州没有任何特殊的情绪,只是终于打开了那个闪烁已久的对话框,看到了那一段自己的小伙伴专门录下来的视频。

  “有意思。”钟离州勾起了嘴角,“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游戏可是第一次出现这么有意思的bug,中心湖的NPC吗,我倒是要亲自去看看。”

  作为此刻所有人话题的正中心,钟离州正一心一意的想着中心湖边那个原地旋转跳跃的NPC,殊不知那个所有人演你像个bug一样的女子,此刻正把自己的芊芊玉足伸进了中心湖里。

  “我说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也不太厚道?这湖里若是真的有鱼的话,你就不怕把这些鱼儿给害死了?”

  正当颜安宁享受着着冰凉湖水带来的舒适感时,耳边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不速之客带来的烦闷在她看见那个男人脸的时候一扫而空。

  这就是她的目标人物,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那种但凡看见我就知道是你。

  “作为一个玩家和NPC讲话,难道不像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吗?”颜安宁歪着脑袋,却并没有及时把自己的脚收回来。

  当听到面前这女子的回答时,钟离州皱起了眉头,毕竟刚才那句话他只是试探性的说说罢了,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一个NPC真的能回答自己的问题。

  这女人按道理说只不过是一串游戏编码罢了,现在难道衍生出了自己的意识?

  “你如果真的是一个NPC,又怎么能回答我的问题呢?”钟离州再次投出几分试探。

  颜安宁听到这句话以后,终于把自己的脚从湖水中抽了出来,然后就这么赤着一双玉足站在中心湖旁的草地上,在月光下还泛着点点莹光。

  “我能不能回答你的问题和我是不是NPC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女生突然笑了起来。

  似乎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在这个笑容绽放的那一瞬间,钟离州刚刚和野怪打架而出现的疲倦与负面影响全部都烟消云散了,似乎眼里只剩下这女孩子那灿烂的笑容。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你原本的任务应该是什么?”钟离州冷不丁就是这么一句。

  颜安宁从来都没指望过这男人能做出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只不过也没想到他。问这个问题既然能问得如此理所当然,就好像是自己原本就欠了他什么,现在应该给予回答一样。

  “我不知道你嘴里这句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到底是什么意思,到目前为止,我好像并没有做出任何越距的事情,不知道这位玩家究竟是何居心?”颜安宁依旧是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姑娘那双眼睛清澈透底直击人心,以至于让钟离州不得不反复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串游戏数据编码罢了。

  “我想你应该知道,刚才我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就击败了全图最大的boss,如果我想的话,现在直接扼杀你的存在,也不是不可以。”钟离州说完这句话之后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既然闲来没事在这个地方威胁一个看上去十分无害的NPC。

  颜安宁像是听不懂一样,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然后继续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这位玩家眨了眨眼,像是刚才那句话直接被她脑子里的数据给过滤掉了一样。

  颜安宁当然是听见了,并且将他威胁的话语听得一清二楚,只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她没有任何挣扎的理由,还不如继续装做什么都没有听见比较好。

  “刚才全服都在恭喜你独自一人击败了全图大boss,那我有个问题,你已经完成了这个游戏能够达到的最高成就,接下来好像就没什么意思了吧?”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并没有任何杀伤力,却让钟离州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一直以来他在这个游戏里面都是把那个大boss当做自己的最终目标,却没有想到真正达到了这个目标以后又该继续干什么。

  而且不被提醒还好,面前NPC的一句话反而让他想起来,刚才击败了那个最终boss以后好像并没有任何装备掉落,就像之前他的一切努力,只不过是换来了一句轻飘飘地夸奖一样,连一点实际性的奖励都没有得到。

  “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钟离州再次向着那个NPC逼近了两步。

  颜安宁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却感觉到了脚底的落空感,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正在在中心湖里洗脚,后面不过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湖泊罢了。

  对于这个游戏的设定,至今为止她还没有彻底的摸清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NPC会不会拥有死亡和受伤,所以断然不会贸然拿自己的安全去冒险。

  “亲爱的玩家你好,我的名字叫做颜安宁,以后的日子里请多多指教。”颜安宁伸出手来,嘴里说的话和他问的问题并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看着面前这只纤细的小手,钟离州鬼使神差的握了上去,一个游戏玩家和一个游戏NPC,在这个环境下不过是两串数字编码罢了,却在这个目前不为人所知的小角落里,达成了一份诡异的协议。

  “以后你有关这个游戏有什么搞不清楚的事情可以来问我,但是我想以后如果有人想要伤害我的话,你也能及时的出现保护我。”这是颜安宁的筹码。

  是的,作为一个一个拥有了自主意识的NPC,傻子都知道,不管是被谁发现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若不是因为面前的人是自己的目标人物,颜安宁绝对装的比谁还像一个机械。

  “说实话,我觉得像这次这个任务到时候若是记录在本子上,一定得给我多算上几笔,我他妈感觉我简直随时随地都位于生命危险中。”

  表面上还在笑眯眯伸出手的颜安宁,在脑海里却早已经不停地吐槽起来,判官被她嚷嚷的简直头都大了,却又不敢开口承诺下来什么。

  从头到尾他可都只知道自家老大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却没有谁知道这九九八十一难到底是八十一个世界,还是说同一个世界里的不同劫难都算,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没有人敢轻而易举的跟颜安宁画大饼。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刚才我没有掉落任何东西?”钟离州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