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总裁的小娇妻(完)

  “你是想要听我的结果,还是想要听你父亲的结果?”颜安宁脚底的步子还没停下。

  可是这句话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钟离焕疯了般对着钟爸爸开始嘶吼着,至于具体到底在说什么事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明白了。

  趁着当事人情绪激动,颜安宁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那个人狠狠地按在了地上,同时刚刚已经提前联络好的保安也上来了,把地上的大公子重新的浮回了轮椅上。

  “那你们倒是说啊,如果不能给我足够的爱,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钟离焕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凭什么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夸奖他,所有人都贬低我,我除了比他钟离州晚出生几年以外,我到底还有哪个地方比不上他,你们倒是说出来我听听啊?”

  “可是难道你没有发现,从小到大在你羡慕你哥哥的同时,你哥哥也在羡慕着你吗?”钟爸爸终于在这个问题上第一次对两个孩子解释。

  钟爸爸说出这句话之后,就连钟离州的眼神都已经聚集在了老爷子身上,地上的那个和轮椅上的那个,其实在出生之前就已经被决定好了命运,只不过是他们自己完全不知道罢了。

  “在生出你哥哥之前,我和你们的妈妈原本是觉得应该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儿子,这样的话不管在什么人面前我们都有拿得出手的孩子。”钟爸爸伸手抹掉了眼角的眼泪,“可是看到你哥哥,从小到大都没有同龄人的任何快乐,当别的孩子在快乐的时候,他却只能在家里拼命的学习,我们心中也有所愧疚。”

  “所以呢,所以我的出生只是来给他当一个替身是吗?”

  “所以我们决定再要第二个孩子,这个孩子不需要做到人无完人,他只有每天快快乐乐的成长就好了,甚至可以做的比同龄人更差。”钟爸爸低下头来。

  似乎是到了现在,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决定有多么的错误,每个孩子都应该松弛有度,不管是在学习还是在玩耍方面,都应该是相辅相成,不然的话对这两个孩子来讲都是伤害。

  “所以呢,你现在想怎么样?”钟离焕突然笑了,“难道是把他捧上继承人的位置,然后把我扫地出门?”

  “你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之前我想着把你保护的好好的,你可能会有所改变,可是我今天发现你不止没有任何改变,甚至有些变本加厉,让我开始有些后悔了。”钟爸爸拿起了手机。

  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境界,有些事情隐瞒下去也没有了意义,警笛声开始由远及近呼啸而来,将一些应该带走的人带去了他应该去的地方。

  钟离州一直停留在那个天台之上,看着那辆警车来了之后又离开,一直到天色慢慢暗了下去,都没有任何想离开的意思。

  “其实一直以来在我的脑子里,他都只是我的弟弟,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罢了。”

  “可是在这件事情上面,你把他当弟弟的同时,他并没有把你当哥哥。”颜安宁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黑白分明,说不定等他再次回来以后,就明白这些事情了。”

  中间老爷子今天的一系列举动,大型灭亲的同时却又透露着一种铁汉柔情。

  在钟离焕进入监狱的第二天,他就直接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同时宣布了自己大儿子的继承人身份。

  可是对于钟离生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自己家那个小姑娘终于答应在下周一的时候跟自己去领结婚证。

  可是钟离州根本就不知道的是,自己根本就等不到那一天。

  “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既然之前答应了帮助钟离州坐上商业巅峰,我就不会食言。”

  这是在钟离焕坐上警车以后,颜安宁脑子里出现的声音,不用猜都知道自己成功的达到了百分之百的好感度,只是看着身边那个男人如此悲伤的样子,颜安宁觉得这次自己不能就这么离开。

  “我可以留下来陪他两天再走吗?”颜安宁默默在心里问。

  判官着实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要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答应还是应该拒绝,主要是后面还有不知道具体多少个世界等待着这小丫头帮忙,也不能这么早就把人给得罪了。

  “周末晚上,我最后给你24个小时。”判官说了这句话以后就再也没开过口了。

  得到了判官的承诺,顾言安整个人都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低头在钟离州耳边说了句:“你终于再次站在了这个城市的巅峰,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钟离州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我想要的,可能只有你能给我了。”

  “那你不如说出来让我听一听,说不定我就会答应你的请求。”颜安宁已经大概猜到了结果,但是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嫁给我吧,心甘情愿的那种,没有任何家族联姻没有任何强人所难的那种。”

  说这句话的时候,钟离州眼里仿佛再次出现了星星,闪闪发光的同时,正在迫切等待着面前这个小女生的回复。

  颜安宁慢慢弯下腰去,一点点向着钟离州靠近,轮椅上的男人看着那张逐渐放大的精致面孔,忍不住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却最终被辜负了。

  女孩子只不过是把嘴唇凑到了男人的耳边,然后低声说了一句:“很不巧钟先生,今天刚好是周六,等到周一的时候我们两个色的一起去领证吧。”

  她的话说完,钟离州恰好睁开了双眼,眼睛里早已充满了隐藏不住的笑容。

  好事一般都是接连出现的,就像是判官答应把钟离州送到商业巅峰,果然第二天老爷子就召开了记者发布会,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到让颜安宁不得不怀疑这是设计好的剧本还是被判官干涉了一切。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一切都不重要了,颜安宁只想等记者发布会结束以后,让这个男人陪着自己一起慢慢地到处走走,什么都不用想的那种。

  到时候,她推着他的轮椅,两个人一起漫步在河边,不管是她的前世今生又或者是钟离州的腿,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可是颜安宁没那么自私,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在这里陪着那个男人,所以与其在这种时候加深他对于自己的印象,倒不如直接让他忘了自己更好。

  有一件事情,三观不知道,钟离州也不知道,但是颜安宁却已经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她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有些喜欢上了钟离州,可是这个人不过只是她无数个世界里的一个过客罢了,就好像是她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漫漫人生路中的一个插曲。

  如果所有的世界都是同一个男人,那么颜安宁可以尝试着去喜欢去表达,但是如果以后每个世界的人都不一样,她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会对其中的多少个人心动。

  最最最主要的事情莫过于,心动以后呢?告诉别人,玩弄了别人的感情以后,然后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这个事情颜安宁自认为是做不到的。

  自从脑子里开始想这个事情以后,她就有些开始走神,以至于钟离州叫了她好多遍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说老婆,你既然答应嫁给我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你家把你的户口本拿上,不然你怎么领结婚证呢?”钟离州看着自己的户口本愁眉苦脸起来。

  毕竟自己家老婆在颜家的尴尬身份他也是知道的,不过只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罢了,户口这个东西到底是被颜家利用她的时候转回来了,还是依旧留在颜安宁妈妈那里,这是一个他想不明白又不敢问的问题。

  “户口本吗?”颜安宁抬头看了他一眼。

  “对啊户口本,不然我们两个怎么成功领结婚证?”

  “明天白天吧。我们上午去我妈那里拿户口本,下午去领证。”顾言安说完就站了起来,“我吃饱了,肚子有些不太舒服,先回房间躺一会。”

  “好,等会让王管家给你送点药?”钟离州有些担心。

  “不用了,我睡一会就好了,你也记得早点睡,不然明天状态不好。”颜安宁关上了房门。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那个瘦瘦小小的女生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房间里种种生活的痕迹证明她曾经出现过。

  只是颜安宁再也不会知道,第二天一大清早钟离州兴高采烈过来却看到一个空空如也的房间时,整个人的情绪有多么的崩溃。

  她脑子里只记得,当晚上钟离州在兴高采烈的跟她说户口本和结婚证时,有个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在她脑袋里响起。

  “距离二十四小时结束还剩下三分钟,建议宿主还是不要给对方留下任何希望。”

  可是这次,颜安宁并不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