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总裁的小娇妻(七)

  “我说弟弟先别急,今天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有些一直都没来得及说的话,我想咱们几个人之间也应该说清楚。”颜安宁转过头去,脸上的笑容显得越发明显。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听到这女人嘴里说出这种话来,钟离焕总觉得一些被自己埋在心中,从来都没有对于任何人提起过的往事,可能会被揭露出来。

  但是这毕竟是一场天大的赌注,这女人要是不开口还好,若是一开口真的是这件事情,那他钟离焕的未来可真的是毁于一旦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换个时间再说吗?哥哥都已经这么长时间没到公司来了,再不赶快熟悉一下业务,到时候都没人记得他是谁了。”钟离焕开始转移话题。

  对于这种在意料之中的情况,颜安宁并没有显得过于惊慌,只是拉着钟离州的轮椅默默往后退了几步,眼里似乎有些不同的情绪在闪烁。

  钟爸爸没想到这儿媳妇突如其来会来这么一出,脸上充满了茫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是听她把该说的话说完还是应该先带这很久都没有回公司的儿子去到处看看。

  没想到自家老婆会突然来这么一出,钟离州的大脑一时之间也有些停顿,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坚定的相信颜安宁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害自己。

  “我就想问一下,我家老公这两条腿到底是怎么回事?”颜安宁舔了舔嘴唇,“毕竟男人对于女人的后半辈子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虽然说我嫁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现在这个样子了,但我总不能一直不明不白的被蒙在鼓里吧?”

  颜安宁这话说的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又有些胡搅蛮缠,让在场的三个男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毕竟如果嫌弃他的腿,第一天就可以拒绝,根本没必要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才突然开始发难,傻子都知道没有这种道理。

  可是看着对方那副势在必得的模样,钟离焕又总有一种自己之前干的坏事,要被揭露在众人面前的恐惧,整个人此刻显得有些格外坐立不安。

  “先陪我到处走走吧,有什么事情等逛完了之后再说,可别闹的到时候连到处走走的心思都没有。”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钟离州终于开了口,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一开口竟然是违背了颜安宁的念头。

  但是这也变相的证明了,颜安宁想说的话可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就他现在的态度上来看,可完全不像个知情人。

  原本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却突然遭到了当事人的拒绝,颜安宁觉得自己就像是狠狠一拳头打在了柔软的棉花上,有力气却不知道该往哪试。

  可是没办法呀,自己的任务就是努力满足这个人的愿望,毕竟不满足他的愿望的话,自己就达不到百分百的好感度,达不到百分百的好感度,自己就没有办法去下一个世界,去不了下一个世界的话……一切就这样环环相扣。

  现在的钟爸爸脑子里,就只剩下了满足自己这个大儿子的愿望,此刻既然这位大佬已经开了口,他们也没有什么继续讨论的余地。

  只不过比起某个人此刻满满的无奈,钟离焕反而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但是搜完了这一口气以后又觉得危险,似乎还在前面不远处等着,他只不过是延迟处刑罢了。

  轮椅被人推着慢慢的往前走,可是钟离州眼里再也没有在公司里面的种种事情,刚才他身后的小丫头主动开口,关于她想说的话,他心里其实也是有些猜测的。

  “你推着你哥哥到处走走吧,离焕。”走了还没多久钟爸爸突然开了口,“我跟你嫂子有点事情要聊聊,你们先到处走走吧。”

  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让在场的另外三个小辈混乱了起来,根本就不明白这个老爷子脑袋里突然又是什么诡异的想法。

  犹豫了一小会儿之后,颜安宁终于主动把手里的轮椅把手交到了另一个男人手上,虽然知道这个人是害自己老公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的罪魁祸首,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倒不如赌一把来得更为痛快。

  “你有没有想过,你能查到的事情我们也能查到?”

  钟离州他们刚刚走,钟爸爸就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话,确认刚才心里已经有了谱子的颜安宁瞬间就坍塌了。

  “如果你什么都知道,那又为什么不给他一个公道?”既然有人已经选择率先撕破脸皮,颜安宁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装作刚才那种纯良的样子。

  对于自己这个儿媳妇现在嘴里说的话,钟爸爸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用一种颜安宁根本就看不懂的眼神看了过来,而且这个眼神里面并没有任何恶意。

  “说实话会出现这一切,也是因为我们的教子无方,但是这两个孩子的教导方式完全不同,自然也决定了他们的结局不同。”

  颜安宁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一切,就比如说作为父亲并没有给自己的儿子一个真正的公道,可能也是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原因。

  而最大的可能性莫过于一个从小严格教导只是为了继承这个公司,另一个从小拼命溺爱,是因为只是单纯的让他幸福罢了。

  “我懂了。”颜安宁看了他一眼。

  对于这个聪明机智的儿媳妇,钟爸爸反而更加的开心起来,毕竟就这么短短的时间来看,这女孩子依旧在到处护着自家儿子,却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一根筋,把这一切结合起来看,让这么个小姑娘作为以后集团的老板娘,绝对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可是颜安宁并没有任何想在这个世界留一辈子的想法,反而只想越快离开越好,可是这姑娘根本就没研究出来,钟离州的好感度到底是怎么样的。

  “啊!”

  正在他们两个人还在纠结不休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尖叫,紧接着是一大群人跑动的声音,就像是外面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一样。

  钟爸爸和颜安宁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飞奔着冲了出去,总觉得外面似乎出了些什么意外。

  “他妈的烦死了。”颜安宁在钟爸爸听不到的地方,忍不住骂了一句。

  主要是明明知道钟离焕可能对他会有一些伤害的举动,可当时的自己依旧义无反顾的把那个轮椅交到了钟离焕手上,若是他真的出现了任何意外,颜安宁觉得自己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毕竟,虽然两个人之间百分之八十是为了完成任务才出现的联系,但是还有百分之二十,颜安宁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些私心。

  这个男人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俊俏,就好像曾经在那个地方见过,可惜关于第一个世界的记忆她已经模糊不清了,不然肯定会记得这个模样,曾经在面前出现过无数次。

  等到两个人真的看到了外面的场景之后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外面只是一个女员工不小心摔倒了而已,跟那两个男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这女人的摔倒,却让颜安宁在周围并没有找到那两个人的身影,刚刚吞回肚子里面的心又重新提回了嗓子眼,担心还是没有完全消失。

  “你那两个儿子现在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确定我们两个人不去找找?”

  钟爸爸什么都没说,只是抬起脚来开始往前面走着,刚刚嬉皮笑脸的模样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这位商业巨鳄终于暴露出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可是他们俩谁都没有想到,最后找到了两个人的时候竟然在天台上,钟离州已经摔倒在地上,而钟离焕满脸都是狰狞。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今天回到这里就是来跟我争夺家产的,腿都已经残了,为什么还要再出现在大家眼中难道是为了自寻羞辱吗?”钟离焕已经失去了冷静。

  钟离州抬起头来看着他,眼里却没有太大的意外情绪,甚至嘴角还勾勒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不管我自己内心是怎么想的,你都会用你自以为是的念头来认定了我的所作所为。”

  “那是我认定的嘛,那是父母认定的,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么优秀的话,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让我向你学习?”

  “可是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父母从头到尾都是坚定的选择了钟离州?”颜安宁走了上去。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出险棋,一旦刺激到那个人,可能会伤害到钟离州,但是如果不往前走两步的话,等会一旦出现了任何危险,遥远的距离会成为生死之隔。

  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在看见小姑娘出现的那一瞬间,眼里的所有坚强都支离破碎,似乎是那平静无波的湖水,突然荡起了一湖涟漪。

  “不管我的父母是怎么决定的,我想你这个外人都没有任何站出来谴责我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