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总裁的小娇妻(六)

  “我觉得吧这种事情没有必要操之过急,先让他重新习惯回到了公司的生活以后再说。”颜安宁抬起头来笑了笑。

  王管家今天实在是心情不错,对这个事情也没有过于纠结,说了两句以后直接转过头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颜安宁表面上是在玩手机,但是心情还是没有完全冷静下来,毕竟某个人口口声声答应下来的任务可没有任何消息。

  虽然说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因为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时间来寻找,但是一时半会之间还是有了东西才算是有了底气。

  主要是因为钟离州明天要带着她一起去公司里,但是又怕钟离焕出来横插一脚,如果当初真的是那个人干了坏事,那么颜安宁一定是要手里掌握钟离焕的把柄,才能在那时候直接制裁他。

  可能是因为钟离州一直在书房里,颜安宁总有些不太放心,似乎是觉得书房里隐藏了千万分的危险,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样。

  内心纠结了好一会,颜安宁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直接拿着自己的手机朝着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不过这次去不是去给钟离州当舔狗,而是想要问问他,当初他腿的真相。

  “谁?”

  颜安宁推门而入的时候钟离州猛然抬起头来,但是在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以后又瞬间沉默了下去,似乎是一切惊恐都伴随着这个人的出现而烟消云散。

  “没什么,就是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颜安宁看着他的眼睛,“你的腿之前真的只是意外,还是说有人对你下了幕后黑手?”

  突然再次被提到自己逃避了很久的事情,钟离州抿着唇,就这么满脸冷意的看着颜安宁,似乎是真的被戳到了痛处。

  “这个问题,你可以去查报纸可以去问王管家甚至可以去问你们家的老爷子,明明有那么多人可以选择,可是你偏偏选择了一个最不该选择的人你知道吗?”钟离州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再也没了任何的温度。

  都得到了这种回答,颜安宁自然也不会继续询问什么,因为有些事情一开口,其实结果就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

  “我知道了,对不起。”她这次选择了主动低头道歉,“你早点休息吧,别在书房里待到太晚,明天还得去公司见那些很久不见的人,最好还是保持自己的好状态吧。”

  说完这句话,颜安宁就从房间里退了出去。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还不如直接等着黑市里那位的结果来的痛快。

  最美丽的事情莫过于,颜安宁才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没多久,那个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着上面那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第二天一大清早,还没等着王管家来叫自己,颜安宁就洗漱完毕并且换好了衣服走了出去。之前明明还是个阳光可爱的少女,打扮了以后整个人瞬间就简单大方得体了起来。

  “走吧,老婆。”钟离州笑起来。

  这是这么久以来,钟离州第一次叫她老婆,说不惊讶那真的是假的,但是说惊讶吧又觉得好像是理所当然,毕竟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可不能在其他人面前漏了马脚。

  还没来得及吃点东西,钟老爷子派来的车就已经到了,在去公司和吃早餐之间两个人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离开。

  “你弟弟今天应该也在吧?”颜安宁突然说了一句。

  钟离州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同时抬起下巴往前点了点,暗示这里还有司机在,有些事情不太方便说。

  对于这种小动作,颜安宁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润泽默默选择闭上了嘴,开始在车上闭目养神。

  到了公司,原本司机是准备下来帮忙推钟离州的,只不过手都没来得及碰到轮椅的扶手就被旁边那个女孩子抢了过去。

  对于这种正主都已经主动站出来的情况,司机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干脆直接大步流星地在前面带起路来。

  一直到把二人带到会议室面前,司机才默默撤退了,毕竟后面的事情已经开始涉及了高层,跟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你害怕吗?老公。”颜安宁低下头来,笑眯眯地看着钟离州。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老公,似乎也是在回应着早上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只不过此刻颜安宁脸上可爱娇俏的表情却直接把他给逗笑了。

  “老婆,这里我可是来过无数次了。要我说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你这可算是宣兵夺主了好吗?”

  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凑在一起有说有笑,在有些人眼里却成了一种莫大的罪过,钟离焕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应该像怨妇一样的哥哥,现在竟然完全变了一个人。

  “哥哥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怎么一直停在外面不进去,难道是因为害怕有人对你评头论足,所以现在反而成了一个懦夫?”

  钟离焕大概是已经选择了撕破脸皮,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甚至于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开始狰狞了起来。

  对于这种算不上什么事情的事情,颜安宁也回复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并没有任何回答,只是伸手推着钟离州的轮椅开始往前走。

  那扇门,终于打开了,在颜安宁的期盼下,钟离州再次走进了很久很久都不愿意进去的地方。

  看到这两个人直接选择了无视自己的态度,钟离焕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奈何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也不能继续做什么幺蛾子,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爸。”钟离州一进去就是这么一句。

  颜安宁本来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围观群众,却没想到钟离州突然开口来了这么一句,整个人瞬间开始尴尬起来,感觉就连自己的手指都不知道放在哪里的那种情况。

  “这么长时间,你终于愿意再次站出来了?”钟爸爸回过头来,“这位是颜小姐吧?”

  “这是我妻子,你的儿媳妇,当初说让我去联姻的可是你们,怎么现在又开始假装不认识了呢?”钟离州直接霸气护妻。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愣住了,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是不会承认颜安宁是自己的妻子,更不会如此直接的跟自己父亲说话。

  但是转过头来一想,如果不是颜安宁,今天他也不会再次出现在这里,好像一切都息息相关环环相扣,并没有哪里不对的地方。

  可是,钟离州万万想不到,自家父亲好像早就已经猜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幕,对于刚刚自己的口出不逊,并没有表现出不开心的地方,甚至笑容已经灿烂得像一朵花一样。

  “我就知道这小丫头肯定对你不太一样,不然你今天也不可能答应到这个地方来,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要不要考虑一下重新回到公司里?”钟爸爸往前走了两步,直接来到了钟离州身边。

  眼瞅着他们二人马上就要上演父子情深的大戏,颜安宁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也不太好,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准备从这个会议室里出去。

  “小姑娘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以后就跟着离州一起叫我爸,老头子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什么。”钟爸爸发现了她这个小动作。

  钟离焕一进来就听见了自己的父亲也接受了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整个人的心态瞬间崩塌了,这要是让他听见刚刚父亲还说要钟离州回来,估计这位小少爷可能就得直接离家出走了。

  “可是我们两个人现在连结婚证都没有,你贸然跟着一起叫您父亲的话应该不是很好,我觉得目前这种情况我应该还是叫您一声叔叔吧?”颜安宁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

  毕竟这丫头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都是没有领结婚证之前,根本就算不上对方家里的人,现在贸然要这小丫头为了完成任务违背自己的思维,颜安宁并不愿意。

  “听到没人家小姑娘都说了,你们两个人到现在还没领结婚证,就不算是真正的夫妻,所以说儿子你什么时候才能努力把我这可爱的儿媳妇真的刘家门?”钟爸爸笑眯眯的。

  说实话以他的成熟稳重的性格,按道理这种话根本就不应该从长辈的嘴里说出来,可今天看到这位好久都没有出现的儿子终于出现在公司,钟爸爸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心里的快乐。

  “老爸,哥哥既然都已经到公司来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到处走走啊,一直在这会议室里面呆着也不算个事儿?”钟离焕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总觉得再这么下去,又会出现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颜安宁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等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毕竟一切准备功夫都已经做好了,这男人要是一直压着不出手,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主动的挑起事来。

  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有人已经主动的挑起了事端,那她自然也不会让钟离州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