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总裁的小娇妻(五)

  而这两个人的小动作,王管家可都看在眼里,脸上甚至已经在两个人看不见的地方露出来慈祥的笑容,而且那个笑容里不对领的地方在于,王管家好像有几分磕CP的意思。

  “你到底想怎样?”钟离州最终败下阵来。

  “我不是说了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是小朋友都明白的道理,你跟你家大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王管家来商量?”

  眼瞅着事情再也没了任何商量的余地,钟离州全是彻底明白了自己此刻悲惨的命运,只不过这种悲惨也只是他自己觉得罢了。

  反正王管家正在努力让洗碗的水声变小,然后竖起耳朵来听着外面两个人的讲话,脸上的笑容那更是没有收敛过。

  “行行行,我自己打电话总行了吧,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跟小朋友说话的语气来跟我说话?”钟离州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家里虽然是上下两层的,但是为了他的轮椅上下方便,自然也是安了一个电动扶梯,所以这个时候钟离州屁颠屁颠的在前面跑着,似乎觉得回到了书房就不会有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

  然而颜安宁很快就用自己的举动来告诉他,一切只不过是想多了罢了,在亲耳听见钟离州给老爷子打电话之前,她都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

  “你这意思是我给我家老爷子打电话,你也得听着?”钟离州眯起了眼睛。

  他说这话只不过是玩笑罢了,可是颜安宁瞬间退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句:“这种事情好像是商业机密吧,那我就不听算了。”

  眼瞅着那个活蹦乱跳像小兔子一样的丫头,瞬间消失在了眼前,钟离州突然觉得心脏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剥离,一时间有些紧张的喘不上气。

  明明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也不过是几天时间,可是钟离州就是觉得这女人和刚嫁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了,可如果真的让他说出个一二,偏偏又说不上来什么。

  钟离州最终还是选择给自家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明天自己会重新回到公司里,然后在老爷子的期盼里又补了句,会把他的儿媳妇也带回去。

  不过这个口口声声的儿媳妇,可不是真的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好惹的。

  自从钟离焕说出了那句话开始,颜安宁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女人的第六感让她察觉到钟离州的腿可能和钟离焕脱不了关系。

  虽然说现在是在全新的世界,和她之前有过的一切毫不相干,但是曾经做过杀手以后,有些事情就已经像镌刻在骨血灵魂中一样,颜安宁想去找到真相。

  “王阿姨,我出门去逛逛街,若是等会儿先生找我你帮我跟他说一声。”颜安宁丢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反正现在王阿姨头上那好感度百分比已经拉满了,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她会和那个男人说自己的坏话,可是颜安宁不知道的是,自己离开的背影恰好被那个正在窗边打电话的人看个正着。

  “他有没有说过要去哪里?”钟离州问。

  王管家没想到自家先生这么快就发现了,倒是也没有什么隐瞒的部分,直接将刚刚颜安宁的话转达了一遍。

  颜安宁从那间宅子李出来以后就不再是刚刚那个傻乎乎的小姑娘了,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完全消失。感受到自己家宿主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判官瞬间就慌乱了起来。

  这本就是他在轮回路上随便拐的一个人,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性感和职业,这本来想的好好的是来保护自己家大boss的,可别到时候这女人成了最大的威胁。

  一想到这里,判官就忍不住浑身一哆嗦,然后开始专心观察起来颜安宁,顺便安慰一些自己说自己是在观察人性。

  而颜安宁出了门以后则径直朝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角落走去,毕竟虽然不在自己的世界了,但是有些事情的发生还是一模一样的,如果钟离州的腿真的是有人暗地里故意下黑手,那么今天她就一定会有所收获,换句话说,就算钟离州的腿真的是意外,只要她想知道真相也肯定会在这些地方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毕竟颜安宁活着的时候,最熟悉的地方可就是这里,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放在这里也是照样管用的——黑市。

  “你想知道什么?”当颜安宁在一个摊子面前停下脚步的时候,那个看上去浑身都透露着凶煞之气的老爷子裂开了嘴角。

  颜安宁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跟着一起笑了笑,然后牛头不对马嘴的回了句:“老爷子您年纪这么大了不在家颐养天年,怎么偏偏出来跟年轻人抢起了生意?”

  颐养天年四个字一出口,老爷子的眼睛就眯了起来,里面透露出的是颜安宁再熟悉不过的杀气了。

  “这不是没人愿意赡养我这个老爷子嘛,不然谁家年纪这么大了还到处跑?”最终老爷子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不满。

  然而对于这位老爷子的态度,颜安宁却表现得十分满意,但是没人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失去了才突然改变了看法,包括判官都以为颜安宁是讨厌这个人的,却发现自己哪怕在她脑子里,也看不明白这女人在想什么。

  “我有个任务交给你,你接不接?”颜安宁突然开口。

  说这话的时候,她把自己手里的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虽然说这只是个首饰,但是一看就是钟离州的大手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颜安宁才不相信这是什么便宜的货色。

  果然,那老头接过那条手链以后整个人眼睛都在发光,然后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查看了好多次,最终念念不舍的递了回去。

  “姑娘还是先说说你的事情是什么吧,毕竟量力而行这个道理我也是明白的,可断然不能为了这等黄白之物丢了性命,那可就是真的不值当了。”老爷子不傻,自然不会直接答应。

  “我想让你帮我查查一个人腿出问题的原因,钟离州。”颜安宁一字一句吐词清晰。

  当听到如此大的手笔任务却只是如此简单的时候,那老爷子终究是坚定了信心,直接接过颜安宁手里的东西,也算是答应了。

  跟爽快的人说话,颜安宁自然也是开心,直接给了自己的手机号给那个人,丢下了一句:“查到以后给这个号码打电话就行了。”

  说完颜安宁直接头都不回的走了,干脆利落又果断的行为在后面的老爷子眼里,自然也是个上道的人。

  “你就不怕他跑了?”判官终究是忍不住了。

  “他不敢,除非以后都不想继续干这一行了。”颜安宁笑了,“每个行业就有每个行业的规矩,一旦有人想打破平衡破坏规律,那也根本就不需要我来解决了。”

  回去的路上,颜安宁顺路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瞬间坐实了自己是出去购物的理由。以至于回家以后,一看到她手里的大包小包,钟离州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明天我会回一趟公司,你要和我一起吗?”钟离州吞吞吐吐中终于开了口。

  听到这个邀请,说实话颜安宁还是有些惊讶的,整个人满脸迷茫的看着钟离州,似乎是在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你在叫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吗?”颜安宁歪着自己的小脑袋。

  钟离州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这个说法,毕竟说到底自己是在她的各种努力下才答应重出江湖的,那么这个人想来也是应该去见证这一切的。

  对于这个邀请,颜安宁犹豫了一会以后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自己如果不去的话,到时候一旦那个叫做钟离焕的人再次在幕后下黑手的话,没什么人能够保护钟离州。

  两个人确定了这个事情以后自然又是一起享受了一顿晚餐,然后钟离州就再次一头扎进了书房,毕竟他已经退隐了太久太久,可能有些东西已经开始慢慢的遗忘了或者有些不太适宜,临时抱佛脚找找感觉,也好过千呼万唤使出来以后却让所有人失望好。

  “他是在书房泡了一下午了吧?”颜安宁皱了皱眉。

  王管家跟着一起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眉头也跟着一起皱了起来,眉眼里也带着些说不出的担心。

  “温一杯牛奶吧,我等会给他送进去,顺便看看他是不是给自己压力太大了。”颜安宁说了一句。

  但是王管家的思路明显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只是笑眯眯地转过头来看着颜安宁,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谁都没想到的。

  “颜小姐,你和先生已经结婚有几天了,天天这么分房睡也不是个事,什么时候你们两个人才能有个宝宝啊?”

  颜安宁手上玩手机的动作一愣,骂人的话差点没忍住脱口而出,若不是王管家头上那个明晃晃的好感度百分百在提醒她冷静,此刻颜安宁就真的是已经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