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总裁的小娇妻(四)

  “你他妈的是不是给脸不要脸?”钟离焕猛然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颜安宁,“别以为你嫁给了他就是真的进了我钟家的门,我告诉你,你不过是颜家使的小手段罢了。”

  “刚刚还夸我长得好看,现在就开始翻脸不认人,果然是男人心海底针。”颜安宁答非所问。

  到了这个时候,王管家也及时站了出来说:“二少爷,请回吧,先生太太该用餐了。您来的不是时候,没多准备您的饭菜,总不能留下来看着我们吃吧?”

  这逐客令都已经说出来了,他要是继续留在这里也没得意思,虽说钟离焕跟钟离州关系从小到大都不好,但是钟离州也不会如此怼他。

  今日的钟离焕本来是想着来放狠话的,却没想遇到了颜安宁这么个狠角色,三言两语间败下阵来后,除了灰溜溜的离开似乎别无所求。

  “你们等着!”这是钟离焕走之前的最后一句狠话。

  好不容易聒噪的人离开了,王管家和钟离州也算是松了口气,更何况今日颜安宁的表现实在是让他们有些过分惊讶,根本不知道这个小姑娘还会有什么过人之处。

  “好了,别管地上的杯子了,先过来把饭吃了再去想别的事情吧。”王管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然而不管怎么掩饰,笑容里的温柔和眼角的红晕摆在那里,看上去依旧是让人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刚刚说我画地为牢,自己把自己禁锢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是什么意思?”钟离州并没有理会王管家的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颜安宁。

  “就从你们两个人刚才的对话上来看,你这腿肯定不是先天形成的,可是就目前的情况上来对比,你弟弟既然能追到这里来找你的麻烦,那就肯定证明了你父母的态度,既然你父母都没有抗拒你出现,那除了你自己以外还有谁会抗拒?”颜安宁说的头头是道。

  话说到这里,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男人反而笑了起来,让人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到底是什么样子。

  “那你就那么确定你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我说的对不对都不要紧,只要你自己心里有谱就好了。钟离州,这世界上没有谁是十全十美,不过相对于来讲大家看见的只是那些优秀的人的优秀部分罢了。”颜安宁最后说可以么一句话。

  说完以后,她就默默的走到了餐桌旁,也不管后面的人还在继续说什么,她只是默默的吃着这快要变成午餐的早餐。

  “那如果我重新走出去的话,你愿意站在我身边吗?”钟离州推着自己的轮椅过来。

  “我在这方面倒是还真的不擅长,不过这是你擅长的事情,我只用默默支持你就好了。”颜安宁笑了起来。

  她原本以为让这个男人重新走回那叱咤风云的领域需要很长时间,却没有想到三言两语,这男人就答应了下来,可能他心理本身还是想要回去的,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机会罢了。

  可是今天不一样,钟离焕都已经登门拜访上放狠话了,如果还是继续这个样子的话,钟离州倒是真的没了任何男人的尊严。

  “可是我是个残疾。”钟离州突然低下头来,手里的餐具又放了下来。

  他妈的,说来说去这么大半天,本来以为这男人终于是决定重出江湖,没想到绕来绕去,兜了这么大个圈子又重新转了回来。

  不就是腿断了而已嘛,又不是整个人都瘫痪了,更何况只要有那份志气,身体情况并不能限制的好嘛?

  颜安宁干脆一拍桌子,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在王管家和钟离州的目光注视下,往前走了两步。

  “你如果觉得这条腿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你要记住你在外面搞商战,又不是什么国家运动员,根本就不需要你的腿好不好?”颜安宁气的哼哼,“更何况世间残疾总裁千千万,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别人都不在乎这些,你自己有什么好在乎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钟离州总觉得哪个地方有点不太对劲,什么叫做世界上残疾总裁千千万,难不成这女人之前还接触过其他人?

  “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你今天说这话的原因和理由?”钟离州眯起了双眼。

  “我今天这块没有什么原因和理由,虽然说我之前没有接触过你们这圈子里面的人,但是像我这种花季雨季的少女,自然会看一些粉红色言情小说,里面那总裁的人设生病的还少吗?”颜安宁说谎的时候,可当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快说服他,让他重新去做一个商业界的王者。”判官及时提醒。

  颜安宁默默翻了个白眼,对于这个该出现时不出现,不该出现时比谁都话唠的系统,她心里有意见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反正他就算是重新回到了这个领域,我也没有办法帮任何的忙。”

  “没事没事,这种事情你不会我会!”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颜安宁总觉得自家系统在说这话的时候仿佛充满了兴奋,就好像这个明面上说是自己老公的人,其实是它的老公一样。

  “那随便你,反正我要做的就是获得他的好感度罢了。”顾言安倒是冷漠至极。

  不得不说,这个叫做钟离州的男人在她眼里还不是很排斥,只要不是让她陪他真的去床上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颜安宁觉得只是亲亲抱抱举高高自己还是可以承受的。

  钟离州自从听见颜安宁说粉红色小说里的残疾总裁们后,脸上的表情就不太好看,至于这人脑子里到底脑补了什么东西,一时半会也看不太明白。

  反正王管家就这么满脸无辜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桌子上辛辛苦苦做出来却没来得及吃几口的食物已经渐渐丧失了热度。

  只不过现在最尴尬的局面莫过于,这两个人都没来得及吃上两口,也不知道是还收还是不该收。

  “行了吃饭,再不吃饭都凉了。”颜安宁率先意识到了这一点,毕竟干饭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听到这挂着自己妻子名号的女人开口,钟离州下意识舔了舔嘴唇,仿佛蕴含了星辰大海般一双眼睛此刻却蕴含着惊涛骇浪。

  的确,之前虽然有无数人让他重新出去过,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责怪过他画地为牢,就好像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认为之前的一切是他们的罪过罢了。

  可是现在一切都伴随着这个新进门的妻子而改变了,至少她愿意把其他人不敢说出来的话直接点明在他眼前,告诉他一切都不是别人在为难他,而且他自己一直在刻意为难自己罢了。

  钟离州吃着吃着碗里的东西,突然笑出了声,惹得另外两个人露出了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王阿姨,记得等会帮我跟老爷子那边的人说一声,就说我明天想去公司看看,让人派车来接我一下。”钟离州并没有收敛自己的笑容,反而露出了很久没有露出的自信神色。

  小丫头竟然都敢看不起他了,那就得让这个小丫头知道,嫁给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选错人。反正感情这种事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就目前来看只要他们两个人不抗拒对方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钟离州这话一说出口,王管家眼里的震惊和兴奋就完全掩盖不住了,就好像是等这句话不知道等了多久多久。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给老爷他们打电话。”王管家连连点头。

  然而她刚准备起身,颜安宁瞬间伸出手来把人拽了回来,然后满脸严肃的冲着王阿姨摇了摇头。

  “这是他自己的事情,就应该让他自己解决。既然钟离州说想要回公司看看,就应该自己给老爷子打电话,王阿姨你好好坐下吃饭就行了。”

  颜安宁看上去这话是说给王管家听的,其实拐弯抹角是在提醒某个人自己,毕竟可从来没听说过那个商业大亨连跟自己家老爸打电话都得其他人代劳。

  莫名其妙又被针对了,钟离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时之间气氛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局面。

  钟离州不说话,也没有再有任何其他的动静,颜安宁则是继续埋头和自己碗里吃的苦苦斗争,根本不管周围动静,在这种情况下,王管家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动还是不该动。

  好在一切的罪魁祸首终究是良心发现了,看出来王管家此刻的矛盾,然后默默做了个安心的小动作。

  等到几个人都吃饱喝足了以后,颜安宁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也不看电视也不玩手机,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钟离州,似乎是非要亲眼看见这男人自己打电话才安心。

  而碰了一鼻子灰却又不太想自己打电话的钟离州,就这么一直僵持在哪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就跟王八看绿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