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总裁的小娇妻(三)

  傻子都知道叫管家肯定比较阿姨要多几分生疏感,想要得到好感的话,自然得是要乖乖巧巧的。

  “就是说嘛,王阿姨,就凭我们两个人的年龄差距,我叫你一声阿姨不为过,下午的时候我也自己想了想,早上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你争红了脸,毕竟我们两个人最终的目的肯定还是为了先生好。”颜安宁嘴里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来,干脆直接去帮助王管家一起将厨房里剩下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

  其实从最开始她就意识到了,这王管家可能真的是把钟离州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待,毕竟这人也算得上是豪门子弟,双腿残疾了,家里却只有这一位佣人在,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经过了颜安宁像一个万金油一样在中间的调和,今天这日子倒是挺快就过去了,然而不管是该来的还是不该来的,第二天早上终究还是来了。

  颜安宁恰恰好好穿着自己的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准备看看王管家早上会准备哪些食物,结果眼睛都还没有完全睁开,就看见一位衣冠翘楚的男子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模样和自己屋里那位有几分相似。

  “颜小姐?”钟二少爷说这话的时候连沙发都没站起来。

  浑身裹着毛茸茸的睡衣,看上去睡眼朦胧的小姑娘,此刻被这突如其来的称呼给整的有些不知所措,整个人就这么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虽然说她单纯只是在研究这样男人跟自家老公的相似度,可是在外人眼里,她仿佛是因为自己的失态而感觉到了害怕。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钟先生应当叫我一声嫂子,而不是颜小姐。”颜安宁终于调整回了状态。

  她这么一开口,楼下的二位都忍住了,王管家着实没有想到自己这看上去有些柔柔弱弱的女主人,竟然真的能在此刻爆发出如此气势。

  “可是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原本的嫂子好像不是颜小姐你啊?”钟离焕不愧是混商圈的,在这上面反应也是相当的快。

  “然而我已经进了你们钟家的门,你哥哥都没有否定我的情况下,我想二公子并没有任何理由站出来吧?”颜安宁撂下这句话,直接转身离开。

  没办法,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睡衣,不管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多么的气势磅礴,看上去都给人感觉像是在卖萌一样。

  只可惜转身进去房间的颜安宁根本就没注意到,隔壁的房间门已经开了一条缝隙,有一双眼睛正在门后面静静地看完了刚刚的一切。

  等她整理好自己准备摆出一家之主姿态而出门的时候,却看到沙发面前又多了一个人的存在,轮椅反射出来的金属光泽透露着一些冷意,却让颜安宁勾起了嘴角。

  看来是有好戏看了,就钟离州和王管家对钟离焕的态度来看,今天肯定不会这么简简单单就结束了。

  “弟弟明知道我这里不太欢迎外人,怎么还是没脸没皮的来了?”钟离州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

  对于这种情况,钟离焕也不生气,就这么静静看着钟离州,看着这个和自己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男人。

  一个人不开口,另一个人也不主动开口,两个人就这么板着脸大眼瞪小眼,让偷偷围观的颜安宁都快要怀疑,再不组织他们俩,这两个人都要擦出火花了。

  “既然你不欢迎他把他当外人,一开口就不应该叫一声弟弟,老公你的处理模式明显有些矛盾啊。”颜安宁端着杯热水就走到了钟离州身边,然后把手里的递给了他。

  “我说颜小姐,你这话说的可不太恰当,我哥哥一开口把我当外人也就算了,怎么跟你这也把我当外人了?”钟离焕一挑眉头,生气倒是没看出来几分,但是眼里明显透露着看猎物的眼神。

  颜安宁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回应一句:“钟先生连声嫂子都不愿意叫在我这里,难道不就是以外人相称吗?”

  钟离州刚刚在房间里就听到了自家这小丫头的厉害,现在真的坐在这里,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意。

  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如此教训,钟离焕始终觉得自己有些颜面无存,可是今天是他率先到这里来的,也是自己主动想要来挑事的,如果什么都没有得到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那就真的是在其他人面前也颜面尽失了。

  “嫂子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刚刚不过是自己家里人开个玩笑罢了,完全没必要如此当真不是吗?”钟离焕瞬间表演了一下什么叫做皮笑肉不笑。

  对于这种情况,颜安宁也只是耸了耸肩,然后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老公的肩膀。

  她低下头在钟离州耳边小声说了句:“我去给王阿姨帮忙了,你们兄弟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

  明明是故意压低的声音,偏偏又克制的刚刚好,能让钟离焕听见的同时又表现的不是那么的突兀。

  “看来你虽然成了个废人,但是福气不浅,哪怕是对方家里敷衍找了一个早早就抛弃在村里的私生女,没想到模样竟也如此娇俏可人,只可惜这伶牙俐嘴的样子看上去不太可爱罢了。”颜安宁一离开,有些人的丑恶嘴脸就露了出来。

  当听到对方说自己是个废人的时候,钟离州眼角明显的抽搐了一下,他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太过于生气,毕竟这也的确是一个事实。

  “不管怎么样,现在安宁都是你的嫂子,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我对你已经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威胁了,你完全没有必要到这里来打扰我的生活。”钟离州看着他。

  刚刚那个女生递过来的杯子,现在还有些温度,捧在手上暖暖呼呼的,让人烦躁的心情也瞬间评定了不少。

  这个说法虽然钟离州自己觉得没什么毛病,但是在钟离焕眼里可并不是这个样子。

  “我的哥哥你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天真了?从小到大不管什么方面,你做的都比我好,父母疼爱你也就算了,就连我喜欢的女孩子喜欢的也是你,你现在既然在我面前说对我没有任何威胁?”钟离焕笑了起来,笑容里满是狰狞。

  “不管我以前再好又有什么用,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双腿残疾的废人罢了,你觉得父母会把咱们家族的产业交给一个废人来管理吗?”不管有多么不想提到这个词,钟离州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的确,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腿出了问题,现在钟家的法定继承人就已经宣告天下了,可是他没想明白的是自己明明已经完全缩在了这个屋子里,钟离焕为什么还会找上门来。

  “你是不是想的有些太天真了,如果父母真的是你这个想法的话,那我现在也不可能到你这个屋子里来,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你这腿已经废了两三年,为什么他们还没有确定我是下一任总裁吗?”钟离焕猛地一挥手,钟离州手里的杯子瞬间落到了地上,发出来清脆的碰撞声。

  “钟离州!”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厨房里的两个人都冲了出来,一直到看见钟离州没事的时候才深深松了口气。

  “他妈的钟离焕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颜安宁终于忍不住了,“你自己拿不到继承人的位置不好好想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就知道过来找麻烦有什么用?要是我是你爸妈拥有你这么个废物儿子,我也不可能把产业交给你,与其看着在你手上挥霍一空,倒不如拉出去捐了来的妥当。”

  颜安宁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于钟离州像个舔狗也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罢了,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对于所有人都又如此好的脾气,特别是这个人看上去还会对目标人物不利的前提下。

  当她吼完这句话以后,整个客厅里都安静了下来,连一根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只不过现在的颜安宁重点在于,那个叫做钟离焕身上的好感度正在像跳楼机一样猛跌。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钟离焕满眼都是威胁。

  如果这个情况出现在钟离州身上,颜安宁的确得考虑一下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以免不能完成任务,可是这出现在对手身上,只会让她更兴奋。

  “二公子,说句不好听的,你父母估计现在还在等着我们家离州的结果,若不是他自己因为腿的问题无法走出自己的阴影,残疾总裁千千万,不缺钟离州一个人。”

  颜安宁这话说的信誓旦旦,王管家和钟离州也听的一清二楚,厨房里面的中年女子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可是脸颊上的眼泪已经无法掩饰心里的波动了。

  这几年里钟离州的颓败她才是完完全全看在眼里的,可是却没有任何人敢说出这些话。

  画地为牢,从来都是牢里的人自己禁锢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