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总裁的小娇妻(二)

  听到这种形容,颜安宁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世界说来说去,估计还是逃不掉那所谓的豪门恩怨权力纠纷罢了。

  “算了,这些事情跟你这个刚来的新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若是你真的想做好坐屋子里的女主人,就应该多多的跟在先生旁边嘘寒问暖,而不是在这儿同我这个老妈子一起八卦一些有的没的。”王管家说完这话,就把桌子上的餐具给收了回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颜安宁明明白白的看见王管家头上的好感度提升了一些,可能是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吧。

  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王管家会觉得自己对这位小少爷也存在敌意,但是目前的状况来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说不定在这个世界能够更快地解决掉麻烦。

  既然这楼底下是没人搭理自己了,颜安宁自然眼巴巴地去寻找自己的任务目标,虽然不知道那玩意儿现在对自己的好感度是多少,但就刚才他护着自己这点来看,倒也还算是个好人。

  只可惜啊好人没好报,也不知道他的腿到底是天生这个样子,还是说因为后天的某些事故造成了残疾。颜安宁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有什么隐藏的属性,倒是真的有必要这个人的腿给治好。

  “我没有叫你进来,你为什么自己进来?”

  颜安宁刚刚推开门,里面就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钟离州此刻正把自己窝在宽大的沙发里,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捧着的书,就算隔着很远,也能看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体。

  颇一眼看上去,当真有几分斯文败类的感觉,更何况这个样子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腿有问题。

  “这不是想着你是我老公,我们两个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结婚的,总是应该培养一下感情吧。”颜安宁笑眯眯地走过去他身边。

  “出去吧,我们两个人之间没什么感情是需要培养的。”钟离州干脆直接低下头来,重新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手中的书籍上。

  每次看到这男人如此不解风情的样子,颜安宁都只能在心中暗暗的叹一口气,想当初她活着的时候虽然称不上叱咤风云,但好歹也是个高冷美艳的大美人。

  没有想到啊,现在如此轻易地就成为了别人的舔狗,果然是岁月不饶人,为了利益而放弃了自己的尊严。

  “你试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感情需要培养?现在的我已经是你的法定妻子,想必我们两个人后面就算是走形式,也得过一辈子,难道就不能尝试一下用真心来碰撞?”颜安宁一本正经的回应着。

  只可惜有些努力只是她单方面的,那个男人并没有太大的回应。

  “结婚证这个东西就算是拿了也可以去离婚,更何况我们两个人只不过是完成了婚礼,根本就没有拿到结婚证,并不算是真正的法定夫妻。”钟离州放下了自己手里的书。

  眼前这小丫头,明明刚进门的那几天,还是乖乖巧巧,甚至说有些懦弱的,怎么今日突然变了性子不说,还显得有些过分聒噪。

  男人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也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愤怒,毕竟在屋子里已经太久没有人气了,今日突然热闹起来感觉似乎也不是很差劲。

  眼瞅着这男人虽然嘴里说的话很,但是并没有真的想要赶自己走的举动,颜安宁瞬间变得有些更加大胆起来。

  “所以说我亲爱的老公,你在看什么书呀?”颜安宁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刚刚看上去颇为宽大的单人豪华沙发,当同时容纳了两个人之后,显得反而有些拥挤,虽说钟离州刻意往旁边躲避了一下,可是两个人的身体依旧难免有些触碰。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很过分?”钟离州压低了嗓音,“你别以为我的腿不能动,就不能把你怎么样,要是再得寸进尺的话,可别怪我……”

  “夫妻之间哪有什么得寸进尺一说?我只不过是想着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能缓和一些,到时候也好从表面夫妻成为真正的神仙眷侣。”颜安宁没脸没皮的说。

  她对这个男人说实话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两个人原本就已经被安装上了夫妻的名分,那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如果记忆没有完全消散的话,颜安宁记得自己在获得好感的同时,若是目标人物出现了危险,还得顺带做个保镖来保护一下。

  “你们给我安排了这么多任务,以后投胎的时候一定要给我找一户好人家,可别让我像这辈子一样孤苦伶仃的如此艰难。”颜安宁突然对着判官来了这么一句。

  判官本来想着现在没什么危险,自己能够好好的当一条咸鱼,没想到冷不丁的被cue了一下,除了老老实实的答应以外,也没了什么其他办法。

  反正到时候真的进入轮回前,这女人还得喝一次孟婆汤,现在发生的一切包括他的承诺全部都会随着那一碗汤的下肚,而烟消云散,所以给一些空投支票一样的承诺,似乎也不难。

  只是现在的这三个人,谁都没有想到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会真的被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只不过彼此之间的身份对调罢了。

  “你要是真的想待在这里,就别说话了,书房里有很多书,自己去找本自己想看的。”

  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的贴在一起,最终钟离州深深叹了一口气以后,还是选择了妥协,毕竟身边有一个如此单纯的小丫头,也并不是什么多坏的事情。

  颜安宁不傻,自然明白到了现在不能继续步步紧逼,循序渐进这个道理放在谁身上都通用。

  不过比起那些专业知识颇强的书籍,颜安宁最终选择的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童话故事罢了,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如此美丽的童话故事,所以只能在书中寻找安慰罢了。

  “你为什么要看这些?”钟离州看到身边这人手里的封面时,终于选择主动开口。

  “活着的时候过得太苦了,看看童话故事里的美好,也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曾经,说不定也有可能如此甜美。”颜安宁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

  可是这话一说出口,这丫头就后悔了,毕竟自己曾经的苦日子对于这人来说可能会被引起怀疑,到时候可当真是百口莫辩。

  “说的也是,你幼年并不在颜家被抚养,只不过是作为一个棋子被带回来罢了。”钟离州很顺利的就帮助颜安宁想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书房一瞬间又陷入了安静,两个人各自捧着自己手里的书,只是在这沙发里的拥挤,和身边人传来的温度,让大家心里都明白,自己终究不是一个人。

  真的把心思放在书里,时间其实过得挺快,一直到王管家过来敲门叫两个人出去吃饭,颜安宁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午如此简单的就过去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你那个弟弟?”颜安宁问了这么一句。

  “我喜不喜欢他并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他不喜欢我罢了。”钟离州扯了扯嘴角,然后就想要伸手够沙发一旁的轮椅。

  颜安宁看到他这个举动之后,飞快把轮椅推了过来,然后用脚抵着轮子以免滑动。

  然而这个小小的举动其实被男人看在眼里,心中有一股暖流涌过,连带着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弧度却不自知。

  比起两个人中午还如同陌生人一般的状况,当晚饭时钟离州被颜安宁推着出来,王管家眼里还是闪过了一瞬间的诧异。

  只不过管家学院毕业的人又岂是真的如此没有眼力见,中午的吵吵嚷嚷,不过是对那女人的考验罢了,现在看起来这小丫头倒真的有几分一家之主的模样,王管家心中还有些宽慰。

  自从先生的腿受伤了以后,到现在身边就再也没有人能接近他,就算在家里先生也永远板着脸,可是今天终于看到有人能够让先生露出笑脸,这已经是一种很大的进步。

  颜安宁一走到餐厅就看到了王管家,对于自己的好感度直线飙升,现在已经超过了50%,抠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如果说自家目标人物的好感度提升也能这么快的话,颜安宁就真的要跪在地上感谢天感谢地了。

  “王阿姨,我们晚上吃什么呀?”颜安宁笑眯眯的改变了称呼,下一秒钟就看见好感度百分比再次上升5个点。

  果然,如果在其他人身上摸清楚了好感度提升的规律,以及导致好感度下降的原因,可能就能帮助自己更快的完成任务了。

  “叫我王管家就好了,没有必要叫我阿姨的。”王管家嘴里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根本没注意,自己已经笑的连眼角的皱纹都掩盖不住了。

  “她要是喜欢这么叫,就让她这么叫吧。”钟离州来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