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总裁的小娇妻(一)

  “恭喜达成100%好感度,成功进入第2个世界。”系统机械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颜安宁愣了愣,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做了什么才终于达到了百分百好感度,可既然已经完成了一个任务,那就等于说她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所以目标人物……”

  “你的老公,钟离州。”

  又是钟离州,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可一时半会儿之间颜安宁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到过。

  这种情况自然已经在判官的预料之中,当让人进入第二个世界的时候,前一个世界的记忆就开始被他慢慢的模糊处理,不然所有人都叫钟离州,肯定会被颜安宁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系统说完目标人物是谁之后就消失了,根本没有给颜安宁任何提问的余地,只不过一想起目标人物是自己的老公,颜安宁就不太明白夫妻之间为什么要达成百分之百好感度。

  “哟,还真以为自己嫁到这豪门世家就成了豪门夫人,也不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才慢悠悠的从房间里面出来。”

  颜安宁刚从房间里走出去准备看看周围的情况,就听到了一阵阴阳怪气,而且听这话里的意思,自己嫁到这边来好像是有些不情不愿的。

  “你都已经说我成功的嫁入了这豪门世家,那么我就担得起豪门夫人的名号,如果你不是这家女主人,那么就请记住,女主人应该是我。”颜安宁端起架子来,可不畏惧任何人。

  刚才那女人明摆着就是这屋子里面的一个管家又或者说是下人,根本就没必要在她这女主人面前还端着架子,完全就是狗仗人势罢了。

  “女主人你倒是好大的口气,若不是颜家出尔反尔让你代替你的姐姐嫁进来,你现在根本就什么都不是!”王管家也不是个胆小的人。

  对方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颜安宁自然是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别人嘴里的话归别人所说,总不能自己就如此轻而易举的认怂了吧。

  “那不管怎么说,好歹我也是嫁了进来和你的主子成了夫妻,总比你这永远都只能做个管家要好许多吧?”颜安宁笑了,笑容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两个人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谁都没有率先表示臣服,到了现在这个境界,谁要是率先服了软以后可就再也没了好日子过。

  “够了,吵来吵去有意思吗?”

  正当两个人怒目相对时,颇为冷清的男子声音从背后传来,颜安宁回头一看,那男人头上可没有任何好感度提示。

  “原来目标人物终于出现了呀。”颜安宁在心里念叨着。

  钟离州此刻正坐在自己那专门定制的轮椅上,眼里并没有太多的神情波动,只是看着这前些时间一直都软软糯糯的小丫头,今天突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脾气,还是有些惊讶的。

  “先生今日怎么如此早就起来了?”王管家的声音瞬间就软了下去。

  只不过在某人眼里,她头上那好感度为10%的符号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你们二人在外面如此吵吵嚷嚷,难道是觉得我听不到吗?”钟离州看了一眼王管家。

  当发现这男人是想下去之后,颜安宁特别自然的走上前去推住了他轮椅的把手,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轮椅上的男人皱起了眉头。

  “我自己可以下去。”

  “太危险了,有人陪在你身边,总比你自己一个人遇到的危险都没人知道要好。”颜安宁脱口而出。

  “可是现在你们两个人都在我旁边,就算我真的摔下去了,也可以瞬间把我扶起来,要是这样你们都不知道的话,那眼睛长了岂不是做摆设?”钟离州没好气的说。

  他不是不想有个人跟在后面帮忙推推轮椅,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帮他避开,只不过之前站在这背后的人可给他带来了太多的危险,让他下意识的没有办法相信任何人,也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任何一个陌生人。

  这男人一开口就是如此毒舌,颜安宁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手还紧紧地握在轮椅的把手之上,却不知道是该继续推着这男人往前走,还是应该放开。

  看着那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样子,王管家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自家先生的脾气一向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可没有谁想平白无故的去捅了马蜂窝。

  “推我下去吧,该吃饭了。”钟离州最终选择了先妥协。

  颜安宁一听,立刻屁颠屁颠的推着人就下去了,毕竟自己的任务可是要获得人家100%的好感,感觉听起来和一个舔狗没太大的区别。

  就是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得用什么样子的方法才能成功的俘获他的芳心,总不可能说自己已经成功的做了这屋子里的女主人,却每天都要给这男人端茶倒水吧。

  颜安宁觉得肯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就是短时间之内自己可能摸索不到罢了。

  “你说我要是把他的腿给治好,能不能成功的去下一个世界?”颜安宁在心里默默嘀咕着。

  判官着实没想到这小丫头脑回路如此清奇,毕竟这女人活着的时候也没发现有这么不靠谱。

  “宿主,咱们的人设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再加一点的话,那也只是一个可怜的替嫁小娇妻,咱又不是什么天纵神医,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把人家腿给治好。”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觉得您老人家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可千万别在这些歪门邪道上过分的耗费心神。”

  眼瞅着在系统这里打听情况是没办法带来任何帮助,颜安宁也算是彻底的死了这条心,不过她怎么研究都觉得,把一个残疾人的腿治好,难道不是最大的帮助吗?

  “tmd,当时我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找这么个宿主,要是早知道这女人这么不靠谱,我就应该多等等,说不定下一个更好。”判官此刻也在心里吐槽个不停。

  “这饭你要是想吃就吃,不想吃就算了,没必要在这里给我甩脸色。”

  正在这小丫头疯狂进行内心争斗的同时,钟离州突然冷冷的甩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毕竟他自己的腿是横在心里的一道硬伤,可见女人的眼神却时不时朝着他的腿瞟过来。

  委屈了谁都不可能,委屈了自己,这一点颜安宁自然是心知肚明,所以立刻收敛了自己神游天际的思维,乖乖巧巧坐在了餐桌旁。

  既然自家主子都已经这么说了,王管家众人心中对这女人有再多的不满与嫌弃,却也是只能将饭菜在二人面前摆放好。

  “王冠佳虽然说你跟着我有这么些年了,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结婚了,安宁以后就是咱们这屋子里的女主人,可再也不能像今天早上那样了。”

  饭都没来得及吃到嘴里,钟离州突然就着早上的事情开始叮嘱了起来,眼瞅着那位王管家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错综复杂,颜安宁瞬间觉得有几分得意扬扬。

  “老公别担心,以后有我在,可不会有任何人能欺负你!”颜安宁猛地一拍胸脯。

  对于这女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另外二位算是彻底的惊掉了下巴,好在良好的家庭教养让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太过于明显的表现出来,只是默默的喝了一口水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看着这两人没有任何回应的样子,颜安宁也算是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立刻低下头来开始大快朵颐,仿佛刚才做那些动作的不是她自己一样。

  “过两日小少爷将登门拜访,可别准备的太过于寒酸,让人看了咱们的笑话。”钟离州离开前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小少爷是谁?”

  钟离州已经离开了,颜安宁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就只能问在场的另外一个大活人。虽然知道王管家不是很喜欢自己,也完全没有必要去热脸贴冷屁股,可耐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颜安宁决定还是率先放下身段来。

  毕竟等自己完成了任务之后就会嗖一下从这个世界离开,未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跟自己都没有任何关系了,也不管这些人对自己是喜欢,又或者是不喜欢,那不过是梗在他们心中的一根刺罢了。

  “是咱们家先生的弟弟,算不算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闲来无事,看看也就罢了。”王管家冷不丁的回了一句。

  莫名其妙听到钟离州还有个弟弟,颜安宁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弟弟可能缺胳膊,毕竟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缺胳膊少腿。

  “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这位弟弟和咱们家先生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这两个人之间就从来不存在关系这么一说,那位可是把咱们家先生是我眼中钉肉中刺,什么弟弟不弟弟的。”王管家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