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老师你好(完)

  因为房间已经贡献给了那小丫头的原因,钟离州只得重新找了床被子,然后把自己塞在并不是很宽敞的沙发里。

  可是一想到屋里还有另外一个小姑娘,他可当真是整晚都没睡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只有那小姑娘像神明一样降临在他身边。

  “明明之前颜安宁一直在班上,为什么我就从来都没有注意到她呢?”钟离州在心里如此质问自己。

  可是关于这个问题并没有任何人能回答他,毕竟现在的颜安宁并不是真的颜安宁,跟他记忆里面那个不爱说话且存在感低下的小姑娘,并没有任何的联系。

  而屋里的那个人只是在梦里嘴里念念叨叨的,也不过是此刻正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那个男人是个白眼狼的事情。

  颜安宁心中还抱有了几分奢望,觉得第二天一大清早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去了下一个世界,只要早早地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就可以赶快进入轮回,开启自己全新的生活。

  但有的时候奢望终究是奢望,就好像颜安宁第二天一大清早看见那块熟悉的天花板时,除了深深叹一口气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老师你好,我饿了。”

  小姑娘就这么乖乖巧巧的蹲在沙发旁边,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沙发上的那个人,只不过带来的并没有任何惊喜,反而让懵懂的钟离州充满了惊吓。

  “你一大清早的待在这里干什么?”

  “这太阳都已经晒屁股了,虽然不说我现在想吃早饭,但好歹中饭也已经开始要准备了,老师你总不可能赖床让我们两个人一起饿肚子吧?”颜安宁满脸的天真,可眼神却依旧是古井无波。

  她并没有真的很讨厌这个男人,只是每当想到自己还留在这个地方,就忍不住觉得面前这人是白眼狼,态度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充满了自由的男人也不知道自己被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真的乖乖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然后洗洗漱漱准备去厨房做饭。

  对于这种情况,颜安宁自然是觉得心安理得,急忙把沙发上的被子往旁边推了推,给自己留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就开始美滋滋的看起电视来。

  这个屋子原本十分安静,安静到让人有几分害怕,可是自从这小丫头来了以后,反而多了几分喧闹与热闹的烟火味,让钟离州突然有些痴迷。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以后,你肯定是不可能再回这个学校了,你有没有想过未来的事情?”钟离州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刚把食物送到嘴里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颜安宁抬起头来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说了句没头没尾的回答。

  “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没有未来。”

  话里的意思似乎有些诡异,但是小丫头脸上并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可是这言语之间,钟离州却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些不安。

  “如果你愿意的话,暂时是可以和我住在一起的,前提是你的父母同意。”钟离州想说以后,可又硬生生的把那句以后改成了暂时。

  人家小姑娘正位于年少轻狂的时候,未来还有无数的可能性,他比人家大七八岁,又怎么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老牛吃嫩草呢?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小姑娘以后会出现在别人身边,陪着其他人乍乍呼呼,钟离州又有些不情不愿,可怜自己都说不上来具体原因。

  “我还有父母?”颜安宁皱了皱眉。

  她原本以为自己的人设应该和自己活着的时候一样,应该是个无父无母的存在,却没有想到这第一个世界就给了自己如此大的一个惊喜,父母这个称呼,对于她来说可真的是十分陌生。

  “你这小丫头岂不是在说笑,如果没有父母的话,你有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人世间,更何况你还在上学又没有做兼职,难不成生活费和学费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钟离州有点想笑。

  颜安宁一直以来脑子里面自己的自己的任务,完全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原主可能还拥有疼爱她的父母,所以这个时候被提及这两个字,纵然是她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想回去看看他们,可以吗?”小丫头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乞求与试探。

  钟离州并不是很明白,想回去看看父母有什么好试探的,只是一瞬间自己的心脏也跟着抽动了一下,好像有些心疼面前的小姑娘。

  “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就一起回去看看你的父母,现在那几个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就这样贸然出去的话,可能又会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界,不是吗?”钟离州笑了起来,手却不自觉的放在了那个小丫头的头上。

  虽然看上去颜安宁似乎不是很喜欢打你自己的样子,但是手指尖传来异样的柔软,还是让钟离州的呼吸停顿了一下。

  颜安宁并没有阻止那只在自己的脑袋顶上放肆的手,只是抬起眸子来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说:“你确定这话不是应该由我来告诉你?”

  她没有什么别的奢求,只是想看一看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拥有了父母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或许这也算得上是让她为了进入轮回而完成任务所得到的报酬吧。

  有句话叫做说曹操曹操就到,他们刚刚还在说那些人没有得到合适的惩罚,接下来就看到官方发布的通知。

  看到之前两个人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至少那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孩子,再也不会失去读书的希望,钟离州和颜安宁相视一笑。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俩是不是可以去见一下我父母?”颜安宁瞬间把话题扯回到最开始。

  “你几次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现在我陪你回去见见爸妈,那自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只不过现在你是学生我是老师,难不成咱们俩要伪装成老师家访?”钟离州眨眨眼睛。

  无病一身轻,心就没有了牵挂,就连他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说起话的时候也变得开始有些没脸没皮了。

  对于这种情况,颜安宁只觉得充满了深深的无奈,毕竟某个人到现在都没有成功将自己送去下一个世界,不就证明了这家伙还没有到好感百分百吗?

  “看来这第一个劫难已经算是完全过去了,等让这小丫头回去见见父母以后,不如就直接让她去下一个世界吧。”判官在心里嘀嘀咕咕。

  如果这种事情也只能是他自己在心里嘀咕,若是让那小丫头知道了他的真实目的,说不定随时都有可能撂摊子走人,这可不算是什么好事。

  “老师家访?我在学校又没有做错事,又没有得罪人,更何况大学生活如此轻松自由,不知道老师有什么理由家访呢?”颜安宁心情一激动,连嘴里说出来的话都带着些怼人的意思。

  “那不然自己家好好的女儿在学校里上学,又没到放假的时间,怎么就带了个男人回来呢?”钟离州往颜安宁面前凑了凑,“你父母又不是个傻子,咱们总得找一个能够蒙混过关的理由吧。”

  话说得轻而易举,却让颜安宁哑口无言,她甚至都有些怀疑,昨天这老师傻不拉叽的写一篇小作文,完全是故意为之。

  毕竟就现在这强大的逻辑思维能力来看自己加老师也不是个完完全全的傻子,怎么在正事上面就显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呢?

  “那就家访吧,你自己为家访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反正只要不把事情的责任推到我身上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小丫头就往外面走了出去,不得不说一身轻松的站在这太阳底下感觉世界的美好,的确也算得上是一种享受。

  “你就这么光着手回去吗?难道不应该买点水果什么的回去探望一下你父母?”钟离州跟在后面不停的嚷嚷。

  颜安宁瞬间觉得刚才自己实在是高估了这位老师,毕竟你见过谁家女儿上学途中突然回家还得买点水果礼品看望自己父母的?

  难不成说是老师再来看望父母的?这倒也是个天大的笑话,可从来没听说过,哪位老师家访还要给学生的家长带礼物的。

  “你要是实在想干点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把你的嘴闭上,别让其他人发现不对劲就好了。”颜安宁叮嘱说。

  这个时候的二人已经到了家门口,可是有人的手放在那门把手上,却迟迟不敢拧开,明明兜里有这扇门的钥匙却不敢去看这扇门后面的人。

  “你说他们现在会不会在工作?”

  “今天是周六,只能看你父母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工作了,毕竟这决定了今天他们在不在家。”钟离州回应着。

  前面这小姑娘似乎有些畏惧,又好像是心中充满的激动,钟离州看到了一种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姑娘身上的情绪。

  颜安宁终于狠下心来打开了这扇门,却发现屋里空荡荡的,看来这个时间的确是两位大人都出去上班去了,家里呀除了这两位不速之客以外,再也没有了任何其他的活物。

  “终究是我不配了。”颜安宁喃喃自语一声。

  钟离州又一次把手放在了她头上,只是没有像之前一样那么大力的蹂躏。

  “既然已经这个样子了,不如我们回家吧?”钟离州的声音格外温柔,“等下次叔叔阿姨都有时间了,我们再过来看看他们。”

  “钟离州,你完全没必要对我这么好的。”颜安宁回过头来。

  这一句话反而把另一个人给说懵了,钟离州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只不过是老师对于学生的照顾罢了,可是真的当颜安宁把一切都点明了以后,他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一样。

  “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喜欢……”

  话都没来得及说完,面前的女孩子却猛然消失了,就像是一道闪耀的流星,带着几分说不上来的魅力。

  只剩下还没来得及说完自己喜欢的钟离州,看着这空空如也的房子,除了震撼以外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