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老师你好(四)

  “你……”钟离州突然有些语塞。

  刚刚自己一闪而过的恼怒,想必那个小姑娘看的也是一清二楚,明明人家是为了救自己,可自己却恩将仇报。钟离州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应该自责还是道歉。

  “这应该不是院长的人,说到底院长也不过是一个教书人罢了,都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想必是当事人已经开始想派人来除了你。”颜安宁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我是不是连累你了?”钟离州秀气的眉头瞬间紧皱在一起。

  听着身边这人比自己不知道大了几岁却如此幼稚的发言,颜安宁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又好气又好笑,要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受限于人,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拎到马路中间去丢掉。

  她用余光瞟了一眼身边的人,说到:“我们两个人刚才已经在一起了这么长时间,你难道真的觉得那些人现在会放过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么长一段时间,你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如果他们单独只是针对你的话,你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就像你自己做的那样。”颜安宁一边说一边拽着身边的人过马路,“他们想要让事情不传播出去,那就再把我们两个都干掉。”

  明明是有关于生死的事情,这小丫头却说的如此简单,钟离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可能是觉得刚才那辆车已经可以解决全部问题了,对方并没有后续的人手出现,一直等两个人在超市里面悠闲的买完了所有的东西以后,才看见一些目光不善的人等在超市门口。

  钟离州并没有意识到情况的危险,还在研究刚才那小丫头为什么要买这么多菜,一直到突然被身边的人拽着奔跑起来,手里的购物袋都没有松开过。

  “把吃的东西拿好!”颜安宁也如此叮嘱着。

  等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中,钟离州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硬生生的在家门口站了大概四五分钟才缓过来这一口气儿。

  他可以保证,除了高考时候的体测800米以外,自己再也没有承担过如此高负荷的运动了,今天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出,钟离州甚至怀疑自己的肺都要咳出来了。

  还好在颜安宁的拉扯下,两个人的速度十分优秀,及时在那些人追赶上来以前,成功的回到了家中。

  “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吃的?”

  “你为什么能够成功的成为一名老师?”颜安宁被气笑了,“咱们现在在你屋子里面呆着,那些人只要还敢来,我们就可以打电话报警,说他们扰民,准备这么多吃的,当然是准备打持久战了!”

  经过这么一提醒,钟离州终于反应了过来,只要两个人不出门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危险存在,就比如刚才那辆像醉汉一般的卡车。

  “可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的话,照样没有办法给那个马上就会被顶替掉的可怜孩子一些帮助。”钟离州在这种时候还能想着别人,也算得上是一种不错的美德。

  “所以你的手机电脑都是拿来吃干饭的吗?”颜安宁翻了个白眼,“正常人的这种情况下,难道不是应该把该利用的途径都利用起来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钟离州立刻想起了在网上曝光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还没有成为定局,报警的话也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除了将这种恶劣行为在网络曝光以外,钟离州倒真的是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对于此刻他的行为举止,颜安宁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独自坐在旁边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酸奶。

  钟离州在手机上编辑文案准备发布在各个网站,间歇的时候则偷偷看一眼身边的小姑娘,一直到确定这小姑娘真的是什么都不想管的时候,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

  “你觉得我想害你?”

  当他按下发送键的一瞬间,身边的女孩子突然出声了,听不出话里是冷漠还是其他情绪,只是那双眼睛亮得有些让人惭愧。

  “我只是下意识的。”钟离州吞了下口水。

  颜安宁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有什么过多的纠结,只是笑了笑,可是但凡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的皮笑肉不笑。

  “你有跟我解释的功夫,倒不如好好研究一下怎么才能成功的让大家都看见这个消息,让那些该受到惩罚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颜安宁叹了口气,“对于有些孩子来说,读书真的是唯一的出路了。”

  读书,当初的她无比向往却没有得到的东西,现在就这么摆在眼前唾手可得了,可是为了这所谓的任务,又得亲自拱手让人,从来都没人问过,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年轻的老师此刻全身心的投入在了自己的手机里,根本没心思去注意身边的人,两个人虽然坐在同一个沙发上,却各自脑子里想着不同的事情,一时之间到也算得上是气氛融洽。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回应我?”

  过去了大概半个小时,各个软件依旧是没有任何消息,钟离州刚刚点燃的斗志已经在这没有任何回应的战争中已经完全被浇灭了。

  “给我瞅一眼。”颜安宁直接伸手抓过来钟离州的手机。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种话题应该是会有很多人关心的,不应该在各个软件上发布了以后却没有任何人来关注,这明摆着是不符合实际的。

  然而一切疑惑都在颜安宁看见钟离州发的文案以后,瞬间烟消云散了。毕竟这看上去像王婆婆的裹脚布一样的东西,又不是什么知名网红博主,根本没人愿意仔细去看这些东西。

  “你这个老师的位置,不会也是你家里人帮忙找的吧?”

  一听到自己的专业能力被人质疑,而且还是自己的学生,钟离州瞬间成了一只炸毛的猫。

  “别闹,我那时候毕业可是学校专门来挖的我,跟你想的根本不一样好不好?”钟离州觉得自己快要被颜安宁气死了。

  对于这个回答,颜安宁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自己手里的手机举起来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毫不留情的说:“你觉得你这几千字的小作文,别人路人愿意好好停下来看看?别搞笑了钟老师,大部分人连一篇稍微长一点的作文都不愿意看,会看你写的小作文?”

  这话说的虽然毫不留情,但是真的听起来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瞬间让钟离州成了一个霜打的茄子,到了嘴边的话都快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看着他表现的如此孺子不可教,颜安宁觉得自己脑袋瓜子都要炸了,要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有求于人,现在的她恨不得直接把这个人从屋子里丢出去,让那些想要解决他的人直接把人给解决了,免得留在这世上继续为祸人间。

  只可惜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颜安宁的确挺在乎自己的这个任务,毕竟下辈子又是完全从头再来,根本没有必要把自己之前所受到的遗憾和悲伤继续坚持下去。

  可真的把手机拿到手中的时候,颜安宁并不觉得自己能完全在这件事情上面做一个局外人,她并没有删除之前钟离州发过的那条文案,只不过是重新编辑了一条简单易懂的罢了。

  这种事情啊,并不需要所有人都做到感同身受,只需要引起他们心中的一点点波澜,就可以达到原本想要达到的目的。

  “你这是想干嘛?”钟离州有些迷茫。

  对于这个在自己忙碌的同时还在一旁不停聒噪的老师,颜安宁只是抬起头来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对于自家学生这忽冷忽热的态度,钟离州主要是不明白自己又是哪个地方做错了,明明没多久以前这小丫头还在拼了命的保护自己,怎么转眼又好像两个人是仇人一般?

  难道是因为刚才他不小心露出了对这姑娘怀疑的态度?

  “行了,等待结果就好了。”颜安宁。按下了最后一个发送键之后,把手机直接丢回了钟离州怀里。

  截止到目前为止,该帮这位老师解决的麻烦也已经完成了,该逃避的危险也已经成功的逃避了,虽然不知道最后那个贫困学生会有什么样子的下场,但是……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这男人对自己估计还没有到百分之百好感的程度,不然的话自己也不可能继续待在这个地方了。

  钟离州一脸茫然的看着颜安宁没有任何迟疑的走进自己房间,阻止的话都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手机叮咚叮咚的声音给吵懵了。

  明明刚才发出去了,半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回忆,没想到经过了这小丫头的妙手回春之后,几分钟就获得了强烈的社会反响。

  钟离州还没来得及看那些人到底说了什么,手机就开始接到了电话轰炸,都用不着点下接听的按钮,就能猜到肯定是校长那边的人。

  钟离州这个时候终于清醒了过来,干脆直接把手机卡拔了,微信等软件也直接把校长给拉黑,然后默默的连着家里的WiFi,开始一点点看着那些人的转发和评论。

  不管这些回应究竟是正面或者负面的,只要对于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对于钟离州和颜安宁来说,他们的努力都是有用的。

  正是因为这条简短的文案让很多人点进了他的主页,也就发现了之前那篇动人心扉的讲解,这也导致了这些帖子开始迅速的扩散开来。

  由于事情的社会负面影响巨大,财阀力量与教育管理者之间的纠缠不清,迅速的引起了相应官方的注意,也算是为这件事情找到了一个妥善的安排。

  等到真正该处理这些事情的人插入之后,钟离州明白现在已经到了自己抽身而退的时候,只不过经历了这么一出之后,自己的工作怕是已经丢掉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有什么安排。

  “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管了,你……”钟离州直接推门而入。

  嘴里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在看到床上那个已经陷入了梦乡的小丫头之后,又默默的吞咽了回去,回想起今天这姑娘确实十分劳累,他最终还是从房间里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