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老师你好(二)

  “那等会儿处理完伤口之后,我就给你讲你不会的题目吧。”

  “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他们为什么要打你,题目这种事情可以稍微往后放一放。”颜安宁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看着面前这小姑娘如此坚定的态度,钟离州觉得之前那股子像被人蛊惑了的感觉又重新出现了,明明心里想着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可实际上……

  “我今天去校长办公室交接任务的时候,刚好听到了他和另一个人之间的对话,然后因为自己一不小心发出了动静,被他们给发现了。”钟离州低下头来。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他此刻从脸颊到耳朵根都已经变得通红,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一眼面前的小姑娘。

  毕竟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学校里乖乖小小的学生,现在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在他面前脱衣服,虽然说里面不是没有穿东西吧,但是突然来这么一出,他一个大男人也有些受不了啊。

  “你这得是一不小心听到了多么恐怖的新闻,才能让校长这么对你?”颜安宁一边反过手来给自己的后背擦药,一边继续问。

  毕竟这目标对象看上去老老实实的,按道理说也不应该是个惹是生非的主,怎么偏偏这第二面就让自己看到了被围殴的场景呢?

  “我听到校长给一个人出主意,说让他的孩子到时候替代某个成绩优秀的贫困生入学,只要到时候通知书没有寄到另一个学生家里去,那个孩子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说到这件事,钟离州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毕竟对于有些寒门子弟来讲,读书真的是唯一的出路了。

  可是有些人寒窗苦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终于考上了大学,却被这些资本主义随便的利用自己手里的身份地位给替代了。

  钟离州真的没有想象过这种仿佛只出现在新闻里面的事情,会真的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且这个主意竟然是他平日里最尊敬的校长给出的。

  不得不说当时,他的世界观一瞬间就这样在眼前坍塌,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听到,谁跟他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都不会相信。

  “那你准备怎么办,把这件事情给举报上去吗?”颜安宁刚刚给自己擦完药,正在穿衣服。

  听到了布料摩擦而发出的声音之后,钟离州刚刚缓和下去的脸色又重新变得通红起来,却不知道现在自己像数苹果一样的变化,被某个人全部都看在眼里。

  “举报上去的话又能举报给谁?”钟离州一瞬间就泄了气,“就像刚才校长嘴里所说的那样,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罢了,就算我真的把事情给举报上去了,估计也会被相关人士给拦下来。”

  “那你就好好的当你的老师,别的事情别管就行了。”

  “可是那个被替代的孩子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却这样硬生生的被人给掐灭,这样不公平!”钟离州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对于这种公平不公平的说法,颜安宁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顺手把桌子上面的东西给全部收拾了回去。

  “那个孩子该有的公平绝对不会少,你该继续讲的课也必须给讲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钟离州似乎嗅到了特殊的味道。

  颜安宁偏偏在这个时候选择了装聋作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复。

  钟离州眯起一双眼睛来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又想起她出现的时候,整个人浑身上下仿佛都散发着光芒。

  只不过对于那句该讲的课也必须给讲完,钟离州自己心中有数,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之后,他估计再也没有办法站到这个学校的讲台上了。

  “砰砰砰……”

  正在两个人相顾无言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敲击声,一下比一下重,也一下又一下的敲到了钟离州的心头。

  “钟离州我知道你在家,你觉得你能在这里面躲到什么时候去?”外面有人在大声嚷嚷着。

  颜安宁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刚冷静下来没多久的钟离州,浑身肌肉瞬间绷直了,包括那直勾勾盯着门口的眼神,无一不在透露着外面那人是敌人的信息。

  “别管他,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颜安宁对于这种事情,其实说实话也经历了不少,毕竟曾经的她是一个杀手,自然也经历过吃不起饭交不起房租的事情,更别说像是那种被仇家给追杀……

  有些事情经历了多了以后,反而觉得有些不以为然,两个人现在的反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不怕吗?”钟离州紧紧的攥着拳头,“这件事情本来不应该把你拖下水的。”

  “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你把我拖下水的,而是我自己走进来的,老师在还没有把题目给我讲清楚之前,可千万不能出任何意外哟。”颜安宁又笑了。

  每当她说起讲题目的时候,都会露出这种乖巧的笑容,如果不是因为看过面前这小丫头打人时候手上的狠劲,钟离州可能真的觉得她只是一个年少不懂事的学生罢了。

  “你……”

  “闭嘴我饿了,做饭。”颜安宁把钟离州还没说出口的话,给直接堵了回去。

  莫名其妙的被人怼了一下,钟离州有些迷茫,不过没来得及迷茫多久,就被那不停的敲门声给吓唬清醒了。

  想了想,的确到了饭点,他倒是没有犹豫,在冰箱里面拿出了点东西之后,开始去厨房鼓捣了。

  虽然说平日里是个独居男子,但是家里总会准备些食材,所以现在虽然有人堵在门口不让他们出去,但也不至于两个人在家里饿死。

  “怎么样怎么样,虽然说我看不到他对我的好感值,系统你总能看得见吧?”

  钟离州一走,颜安宁就开始在心里嘀嘀咕咕起来,判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回复,毕竟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家老爹还没有成功的度过危险期。

  “好感值虽然说上升了一点,但是距离百分之百还有很远的距离,宿主,请继续努力。”

  “是我刚才那个英雄救美来的不够潇洒,还是因为我刚才帮他涂药的时候手上力度不够温柔,凭什么我的好感值就只上升了一点点?”颜安宁在心里骂骂咧咧的。

  本来以为自己刚才做了那么多,应该会出现明显的效果,没想到这家伙只是个白眼狼,单纯只让好感度上升了一点点。

  这话说的,判官一瞬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了,毕竟所谓的百分百好感度纯粹是他瞎编的东西,现在真的要个解释的话,他怎么可能能明确的回复?

  更何况这个宿主要攻略的对象可是他的老大,他一个判官怎么可能看得明白冥王的心思?一切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颜安宁发现自己抱怨了以后,自家这系统根本就不理人了,又想起距离完成任务的道路坎坷又漫长,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好起来。

  目光飞快的在房间里面打量了一番,颜安宁发现这房间的主人可能当真是个直男,毕竟这不管装饰还是摆设,都显得有些过分单调。

  正当她还在纠结,为什么自己刚才挨了好几下闷棍,救回来的却是个没良心的家伙时,却有一阵香气不由自主的飘了过来。

  说到底现在的颜安宁还是个小姑娘,当闻到了好吃的味道之后,刚才脑子里面的抱怨全部都被一扫而空。

  “你这做的什么呀?闻起来好香!”颜安宁的笑容终于不是那种故意伪装出来的乖巧了。

  第一次看到这个女生如此灿烂的笑容,钟离州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是一些家常便饭罢了,就是用冰箱里面现有的食材随便做了一些,平日里都是我自己吃,所以已经习惯了,你要是等会觉得好吃的话可以多吃一点。”钟离州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颜安宁倒也不客气,直接拿起筷子就对着桌子上的饭菜开始大快朵颐,腮帮子被食物塞得鼓鼓囊囊的,倒有几分像小仓鼠的可爱。

  就连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做饭有多好吃的钟离州,看到这小姑娘吃得如此香甜的样子,都觉得桌子上的食物有些非比寻常了。

  “钟离州,你别以为在屋里装死就行,有本事就一辈子都别出来!”

  饭才吃到一半,门外的人又开始嚷嚷起来,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儿的敲门声又重新响起,就像是门口的人忙里偷闲吃了点东西一样。

  可惜颜安宁最讨厌有人在她吃饭的时候打扰她,趁着自己刚刚吃了点东西,干脆直接在钟离州屋子里抄了件趁手的家伙,就朝着门口走过去。

  “你别!”钟离州连忙伸手拉住这小丫头,“门口有多少个人,我们根本就不清楚,你现在就这样走出去,难道不是羊入虎口吗?”

  “门外有多少个人,难不成你这猫眼是装着做摆设的?”颜安宁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可是……”钟离州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去,大不了我现在出去把人给打一顿,打完了以后他们要是有心思继续闹腾,那就滚下去闹腾。”

  如果说最开始在办公室里面,颜安宁表现的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那么现在她这凶神恶煞的模样都有几分像是从地狱里面爬上来的恶魔。

  钟离州本来准备继续阻拦,但是一想到刚才这个小女生爆发出来的惊人战斗力,他又觉得实在是自己想多了。

  “我说过,你剩下的生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任何改变。”颜安宁在开门之前,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紧接着这个女孩子便打开门走了出去,只不过离开前还帮忙把门给掩上了,明显是不想让钟离州看见会发生什么事情。

  之前因为在老师办公室里,并且背着自家任务目标的面,她不好意思下手太狠毒,所以不小心挨了几下闷棍。

  现在好不容易让她有了找回场子的机会,颜安宁也绝对不可能老老实实地让人欺负,虽然说手里拿着个网球拍,但是战斗力却比那些手上拿着棍棒的人更强。

  钟离州想要出去一探究竟,但是又因为颜安宁刚才那个随手关门的动作而感到纠结,从始至终在里面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以及闷哼声,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跟着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