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这个系统有bug

秋阳

  • 幻想言情

    类型
  • 2021-05-20上架
  • 3十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老师你好(一)

  “老师你好,这个题目我想问一下具体解决办法。”

  当看到目标的一瞬间,颜安宁猛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都是认真求学不懂就问的样子。

  钟离州抬头看了眼底下的学生,有些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说:“现在已经下课了,有问题的话第二节课下了再来办公室问我,别耽误了下一节课老师的时间。”

  说完这句话,还没等待颜安宁的回复,钟离州就转身从阶梯教室里走出去了。

  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钟离州拿着书本的手在袖子里微微颤抖着,额头上一滴豆大的汗水顺着流下。

  当老师的身影彻底从视线里消失以后,颜安宁这才坐了下来,连带着脸上的笑容都收敛的一干二净。

  “你不是说我需要刷满好感度吗?”颜安宁在心里质问着。

  系统:“对啊刷满好感度,百分之百好感度这个界面你就通关了,没毛病啊。”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能看见别人身上的好感度条,却看不见钟离州身上的。”颜安宁说这个时候有些咬牙切齿。

  如果这个所谓的系统真的能出现在她面前,那她恨不得直接伸手掐死它。

  “可能是最近系统出了什么bug,估计过一阵子或者过几个界面就好了?”判官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并不带多大的情绪波动。

  “那我希望你们这个系统快点修好。”颜安宁冷着一张脸。

  不得不说现在的一切对于她来说,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作为一个杀手,因为任务失败而死亡本来就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没有想到到了阴间竟然有人告诉自己说,最近死的人太多,投胎没有指标,必须要完成任务才能投胎。

  那没办法,谁也不可能未来想永远做个孤魂野鬼,所以颜安宁就上了这个贼船,拥有了一个莫名其妙,而且现在看上去还有bug的系统。

  “我这里给你一个提示,你的任务目标马上就要有危险了,确定不去拯救一下吗?”

  正当颜安宁还在慢慢适应这如同做梦一样的事情时,脑袋里面的那个系统突然又开始嚷嚷了起来,而且听起来还怪激动的。

  “我只用达到百分百好感度不就行了吗?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还有保护目标人物人身安全的要求。”颜安宁不太想动。

  说实话,她之前一直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现在突然出现在大学校园里,感受着周围浓郁的青春气息,整个人未免有些飘飘然。

  “那你的目标人物要是死了,你的第一个界面就已经失败了,轮回自然也跟你再也没有了任何瓜葛。”判官有点生气。

  他可是冥界堂堂的判官,现在却为了某人的人身安全而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脑残的系统,明明都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付出,怎么就没人知道他的苦处?

  “他妈的……”颜安宁嘴里爆了一句粗口。

  正当讲台上的老教授准备开口问这位同学想要干什么的时候,她就已经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教室外面走去。

  “人在哪,好歹说个地方!”颜安宁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

  “就在办公室里。”

  “一个大学老师在办公室里面会出意外?”颜安宁一边骂一边走的飞快,“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幺蛾子,我看这学校也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了。”

  老师办公室和这栋教学楼相隔距离并不是很远,没两分钟的功夫颜安宁就赶到了现场,敏锐的听力在这个时候发挥到了极致,终于听到了细碎的呻吟声。

  想都不用想,她直接快步朝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这要是在第一个世界变直接丧失了自己轮回的资格,那她可真的是恨不得把自己抽死。

  “钟离州你可给我想清楚了,你只不过就是一个大学老师而已,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苍老的声音里充满了火冒三丈的气势。

  “就因为对方有钱有势,你就做这种丧尽良心的买卖吗?”另一个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颜安宁本来还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这里,但是当这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她直接狠狠地一脚踹在了门上。

  屋里并不止在外面的时候听到的两个人,钟离州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一样,蜷缩在角落里,对面站着一个文质彬彬的老人。

  只不过这位文质彬彬的老人干的事情可不是像文化人应该干的,不然周围就不会有那么多拿着棍棒的男人,一个个看上去凶神恶煞五大三粗的。

  颜安宁的猛然出现,让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陷入了一瞬间的迷茫,估计是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上课时间为什么会有个小姑娘出现在老师办公室里吧。

  “大家好,我是来向钟老师问问题的,只不过在外面听着里面的人好像有点忙碌,所以就只能采用不太好的方式开门了。”颜安宁又露出了那份乖巧的笑容。

  只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乖巧可爱,毕竟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直接出现在了钟离州身边,可并不是像一个普通学生能干出来的事情。

  “情况特殊,我想同学也应该是看到了,你要是现在转身就走,并且保证这话不会告诉任何人,那我可以当你没有出现过。”校长嘴里所说的话,可没有看上去长得那么慈眉善目,“我希望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不好意思老爷子,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找老师请教问题的,在老师还没有给我觉得之前,我可不会轻而易举的从这里离开。”

  用最乖巧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颜安宁当真是做到了。

  钟离州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小女生,瞳孔开始慢慢的收缩,既然不知道这个时候有人愿意为自己站出来,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你走吧,问题这种事情,以后有时间老师再给你解答。”钟离州笑了笑。

  他不想因为自己而拖累身边的人,更何况自己想要去拆穿的本来就是黑暗的事情,又怎么了?因为一厢情愿而祸害了身边的其他人呢?

  “老师,刚才他们打你了吧?”颜安宁放下了手中的书本。

  听到这女生像带有魔力一般的声音,钟离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听话。

  “妈的,你别以为自己年纪小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既然想要做个好学生陪着老师,那不如就陪着你的老师一起下地狱吧!”

  校长可没时间继续看,面前这两个人像演偶像剧一般你侬我侬的,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狰狞起来。

  “老师,保护好我的作业,等会儿我可是要继续向你请教问题的。”

  这句话是钟离州听到的最后一句,也是未来永远都篆刻在他脑海里面的一句话。

  当这句话说完以后,娇小的身影突然拔地而起,直接从面前的几个壮汉扭打成一团,动作之惊险,让人不得不为她捏了一把汗。

  到了最后,钟离州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从那个办公室里离开的了,只觉得那个牵着自己手的小姑娘,好像身上有万丈光芒,带着自己从那个是非之地离开。

  “你家在哪?”

  正当钟离州还在对着面前那个娇小的身影而出神的时候,因为姑娘却用十分冷淡的语气问了一句。

  就像是之前那个像天使一样从天而降的姑娘,根本只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

  “为什么要问我家在哪?”钟离州有点紧张。

  颜安宁转过头来,挑了挑眉毛说:“你觉得像你自己现在这样一身是伤,我作为一个学生在外面也没有房子,除了去你家以外还能去哪?去药店被别人以为我们是打架斗殴,然后打电话抓起来吗?”

  “可我们刚才本来就是打架斗殴……”钟离州的声音在颜安宁的怒视下越来越低。

  “家里有药吗?”颜安宁继续问。

  钟离州也不知道现在到底谁才是学生了,只能乖乖巧巧的点点头。

  “日常基本药物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要点什么。”

  “没什么要的,有能用的就行。”颜安宁脸上的表情没太大的变化。

  虽然说刚才打斗的时候其实没少挨闷棍,但现在既然决定拉好感度,那就肯定不能把自己弱不禁风的一面表现出来,不然到时候这男人以为自己刚才全是装的,那多亏本。

  接下来的路程,自然是钟离州在前面带路,总不能指望颜安宁还能知道他家的路该怎么走吧。

  进了这位老师的门,颜安宁从头到尾都没把自己当成个外人,当钟离州把家里装药的小盒子拿出来之后,颜安宁立刻在里面挑选出自己需要的东西来。

  紧接着……她直勾勾地盯着钟离州,眼睛里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又说不出来。

  “怎么了……同学。”钟离州有些局促不安。

  明明是在自己的家里,钟离州却觉得自己像个入侵的外人,特别是在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时候,他更觉得自己像是个坏人。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颜安宁问。

  嘴里问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把要用的酒精和棉球什么都一一取了出来,在桌子上面摆好。

  听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钟离州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面前的这个小姑娘。

  主要是因为事情听起来有些太过于离谱乃至于肮脏,而面前这个女孩子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清澈透明,他不想让她太早沾染这个世界的黑暗面。

  “没什么,只是我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而已。”钟离州摇了摇头。

  接下来,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一个粘满了酒精的棉球一下子摁到了他嘴角的伤口处。

  “嘶……”钟离州倒吸一口冷气。

  “疼就忍着,这么大个男人了。”颜安宁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丁点要变轻柔的意思。

  莫名其妙的被凶了一顿,钟离州感觉自己十分无辜,一边强忍着疼痛被人摁着消毒涂药,一边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刚才出现在办公室里,真的就是为了问我问题?”

  “不是你说让我中午下课了之后过来找你吗?”颜安宁一个太极把问题给推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