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名字很爽文不过内容大概不怎么爽……我流暗黑现实风,老祖白手起家种田养魂,脑子缓慢脱水中

  cp只忘羡

  不能接受用原著分析江家者勿入

  原著中没提过任何常家为祸一方的说法,民众说起也没说过常家没了大快人心之类,因此本文会从一个普通世家的角度去写常家,不会因一人之过给全家定罪。不喜勿入。

  ========================

   

  “真是难以想象,蓝湛你曾经在这个里面,”魏无羡捻着小纸人笑道:“我可要把它好好的珍藏起来,其实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纸人,特别俊俏。”

   

  蓝忘机没有搭话,只是看着他,唇边带着一抹清浅的笑意,要是认识他的人看到了定要大为惊讶。

   

  魏无羡停下脚步,抬头望了望城门的“栎阳”字样道:“看来断臂所指之处就是这里了,含光君,你说,我们要如何打听消息?”

   

  若是以前,蓝忘机大概会说去询问当地驻守世家,但现在,却是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长街。

   

  “英雄所见略同。”魏无羡笑道。

   

   

  “……你是说,那常家十几口人,五十多个家仆,就那样活活吓死了?”魏无羡喝了口茶问道。

   

  “是啊,那还是我们这里的修仙世家呢,虽然和那些世家一样,不是什么邪祟都管,但也有几个认真做事的年轻人,现在可是真没人管了,”茶摊老板把邻桌的杯子收好,叹了口气道:“那位家主他爹那个样子,得罪人很正常,可是其他人做错了什么呢?唉,造孽哟。”

   

  魏无羡听他语气有异,不由问道:“家主他爹脾气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相当差,简直凶神恶煞一般,我妹子做家仆的时候就经常被他打骂,但也有一位女修怜惜她,时常接济我们,”老板摇头道:“要不是娘病了这么些年,她也不会去常家做家仆,也不会……”

   

  魏无羡扫了一眼他身后的屋子,道:“老板,令堂就在那间房间吗?”

   

  老板道:“是……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药,但还是整日昏睡着。”

   

  魏无羡道:“可以让我们看看吗?实不相瞒,我……身边的这位公子啊,就是姑苏远近闻名的一代名医,我的健忘症,就是他治好的。”

   

   

  魏无羡打发了老板出去,仔细观察床上昏睡的老妇,虽是睡着,但表情时而放松时而抽搐,似是极不安稳,眉间有道若隐若现的黑气。

   

  这不是生病,是邪祟。果然在门外感受到的邪气并不是错觉。

   

  “为何。”

   

  “唉,蓝二哥哥你这丰神俊朗玉树临风的,才有一代名医的气质啊,要是说我人家不信怎么办。”

   

  蓝忘机道:“你亦是。”

   

  魏无羡笑了笑,捏了捏蓝忘机的手心。他在床前凝神片刻,忽然一团黑气从老妇额头冲出,却没想到被人直接抓在了手里。

   

  “果然是魇魔,”魏无羡看着指间瑟瑟发抖的一个小东西道:“这玩意最是欺软怕硬,我刚刚放出点元神威压它就受不了了,但若附上一个体弱之人,便把他拖入梦境中看到一些他比较害怕的东西,借以吸食人的精气,直到对方死亡。”

   

  那东西只有拇指大小,但却十分丑陋,浑身毒疮一般的皮肤,眼睛小小的,却有一张半个身体大小的嘴。

   

  魏无羡把它装进乾坤袋,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旁边的蓝忘机则是拿出了琴,一曲清心音响起,那老妇便在乐声中渐渐平静下来,半晌,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娘!”那老板刚刚回来,冲进来握了她的手,泪流满面。

   

   

  两人轻轻的退出了房间,魏无羡边走边道:“蓝湛,那常家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吗?”

   

  蓝忘机道:“是,且跟你有关。”

   

  待蓝忘机讲完晓星尘的事,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追了上来,正是那位老板。

   

  “两位大恩大德……不知该怎样感谢。”

   

  “不必了,回去陪你娘吧。”魏无羡笑道。

   

  那老板道:“两位可是要调查常家的事?我可以带你们去常家墓园。”

   

  虽然他们自己也能找到,但魏无羡还是道:“那就有劳了。”

   

   

  还没到墓园,几人已经听到了“啪啪啪”的拍棺声,和之前所说的拍门声一样。

   

  老板已经吓得两股战战,但仍坚持把他们送到了墓园门口,又深深一礼,说永远不忘他们的救治之恩,这才离去。

   

  暮色中的墓地,此起彼伏的拍棺声,就如同他们死去的那一晚。

   

  “我们一来,声音就响起,应是被尸块煞气所激,看来就是这里了,”魏无羡道:“却不知那部分尸体藏在哪里。”

   

  蓝忘机微微颔首,走了两步又忽然停了下来,道:“你听。”

   

  魏无羡依言倾听,很快发现了什么。

   

  那杂乱无章的拍棺声中,有一处很有规律的,拍三下,停一停,又拍三下,间隔都是一样的。

   

  当他们走过去之后,那声音就消失了,然后又在前边一处响起,还是那样,拍三下,停一停。

   

  “他是不是在给我们引路?”魏无羡道:“蓝湛,我们要跟上去吗?”

   

  “跟。”言简意赅。

   

  那声音到了一处,终于停了下来,魏无羡蹲下细细查看,发现这里的土颜色确实不一样。

   

  魏无羡拍了拍手,一拳砸在地上,地面一阵轰隆作响,没多久几只腐烂的手臂托着一副棺材浮现了出来。

   

  棺材打开,一具看似平常的尸体出现在眼前,不过魏无羡有了经验,上前仔细查看,果然只有躯体是真的。

   

  魏无羡好容易把假四肢拆下来,又按照聂怀桑的吩咐,从他给的乾坤袋里拿出一具和赤锋尊肤色相近,本就四肢分散的尸体的躯体,原样替换上去,把棺材也原样复原。

   

  “这下只剩下一条手臂了。”魏无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对着地面道:“你是那茶摊老板的妹子吗?”

   

  那里啪的响了一声,好像是说:“是。”

   

  “多谢。”

   

  这次又响了三声,好像是说:“不用谢。”

   

  后面就再没有声音了。

   

  周围的拍棺声却没有平息,反而响的更加激烈,如同疾风骤雨。

   

  极为恐惧,极为绝望,却永远也逃不出去。

   

  生前无人给他们一条生路,死后魂魄亦被束缚于此,无法离开。

   

  除去常家,除去家仆,他们亦只是普通人。

   

   

  想活下去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