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秋韩]坠欢(15)

  15.见面

   叶秋跟其他人说声抱歉就跟云晟一起暂时离场了,当然同时也将韩文清一起带走了,去了旁边的私人小会客厅。

   察觉到好友的情绪不是很高,云晟也不多说,而是差人去把云月归叫了过来。

   刚刚从叶秋口中听到云月归这个名字,他都有些惊讶。

   叶秋有多少年没有直呼过云月归的名字了?一般都只有介绍的时候才会说全名,所以这是发生什么了?

   云月归是小跑过来的,也亏得这姑娘踩着高跟鞋还能跑得哒哒哒,一推会客室的门紧跟着冒出一句“哥你找我什么事”,再然后看着里面的情形就不说话了,只是反手将门锁上,站在原地低了低头。

   叶秋坐在单人沙发上,云晟坐在长条沙发另一边,韩文清站在房间里。

   “云月归,你在给我找事?”叶秋抬眼看向她。

   云月归怔住了,接着就攥紧了手指,咬了咬唇。

   “你凶月儿干嘛?”云晟首先不乐意了,不管月儿有多喜欢叶秋,这可是他们家的千金公主,“叶秋你什么时候这么没风度了跟女孩子发脾气?”

   叶秋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云晟点点头,又看着云月归笑了笑:“也是,云大小姐要做什么事情我也管不了,抱歉刚刚失礼了,我向你道歉。”

   “叶秋哥,叶秋哥你别生气。”云月归几步跑到叶秋身边拽他的衣袖,“我不知道你这么在意,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

   叶秋用指尖揉了揉云月归皱起来的眉心,柔和了语气:“你不用跟我道歉的,之前也是我考虑不周,月儿愿意给谁黑卡,又是否愿意收回,不是我能够干涉的事情,抱歉,让你为难。”

   云月归摇着头看着叶秋:“叶秋哥你不要这样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看你难受,我以为……”

   “好了,月儿。”叶秋截断了她的话头,“这件事到此为止。”

   云月归抿了抿唇坐到了云晟旁边,身体坐得笔直,手指紧紧地握成了拳,垂着脑袋不吭声;旁边的云晟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叶秋看向韩文清:“韩队,我假设你到这里来是找我的?”

   韩文清沉默着点了点头。

   “很好,我说话你已经听不懂了。”叶秋点了点头,看向云晟,“借我个房间。”

   云晟指了指楼上:“你自己那个,一直给你留着的。”

   “谢了阿晟,回头去你家赔罪,抱歉今天吓到月儿了。”叶秋说着就起身往外走,眼神示意韩文清跟着。

   到了楼上,叶秋让韩文清进门之后就把门反锁上了,接着转身看向韩文清。

  尚未开口说话,就被对方紧紧拥抱在了怀里。

   “叶秋,对不起,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喜欢叶修,我是一时恍惚……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但我不能就这样放弃你……”

   叶秋拧着眉头不出声,韩文清抱他很用力,几乎带来了疼痛感,越是疼痛,就越让他清醒,不至于一瞬间就心软对韩文清点头;印象中的韩文清很少一次说这么多的话,也很少示弱,叶秋并不怀疑此时此刻韩文清是否真心,但这不是他能够被原谅的理由。

   “松开。”

   叶秋的声音冷漠又平静,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知道韩文清根本不会乖乖听话,因此抬手扣在了韩文清的肩膀上。

   “要么你松手,要么我把你关节卸了。”

   韩文清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叶秋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是一个错眼的时间,韩文清被叶秋扣紧手臂,疼痛使他放松了拥抱的力度,接着肩膀和腰部受力,视野天旋地转。

   叶秋眯着眼睛看着被自己放倒在地上的人,笑了笑:“怎么,月儿那么向着你,没告诉你我学过散打吗,没提醒你不要来我面前刷存在感吗?”

   天花板上的顶灯和叶秋脸上的冷笑一样,冰冷而晃人。

   “韩文清,我说的难道不是本国语言吗。”叶秋半点都没客气,也半点好脸色都欠奉,“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韩文清是被叶秋一个背摔直接撂倒的,到现在背脊还在痛,但还是坐了起来,仍旧紧盯着面前的人,顾不上自己是否狼狈。

   “叶秋,我可以解释——”

   “停,我不想听。”叶秋摆了摆手,“如果你以为我在生气,在等你解释的话,那你真的想错了,韩队。”

   叶秋在茶桌边倒了两杯水,递给韩文清一杯,然后半蹲下来,直视着他:“我放弃了,懂吗?意思就是即使现在没有矛盾,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累了,即使你告诉我你喜欢我,我也判断不来你是对我说还是对我这张脸说。”

   韩文清握紧了手里的玻璃水杯:“我分得清你和叶修。我之前到星越去找你,看到了叶修,你们……差别很大。”

   “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差别很大。”叶秋低声笑道,“只有你,居然会在上床的时候叫错名字,我没有自虐倾向,也不会信你的话,南墙撞一次就够,我没有撞了南墙不回头的习惯。”

   “叶秋。”韩文清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嗓子有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半晌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他的恋人,最完美的恋人,曾经的恋人。

   被他亲手推开了。

   “尽管分了手,日子还是要一样过的。”叶秋说道,“既然来了就多认识点人吧,云家的场子也不是那么好进的。月儿向着你,以后如果有事说不定她还能帮得上忙。”

   说完这些,叶秋就出了门往宴会厅的方向走过去,韩文清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一言不发地跟在他的身后。

   回到场中,任理就蹦蹦跳跳到叶秋面前打招呼,然后笑嘻嘻地问他能不能跳一支舞。

   叶秋看着任理脸上的笑意,跟着露出了一个温柔笑容,欠了欠身,执起她的手轻吻了一下手背:“是我失礼了,怎么能让这样美丽的小公主先开口,请问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任大小姐跳一支舞吗?”

   任理拍了拍胸口:“叶秋哥!你这是犯规!”

   这么说着,还是任由叶秋托着她的手进了舞池。

   今天这个场子里面的的确都是年轻人,玩荣耀的不少,认识韩文清的也不少,所以韩文清待在这里倒也不怎么尴尬,总有攀谈的人,只不过他的眼神总是控制不住地瞥向叶秋。

   ……真的很好看。

   的确就是他曾经想过的那样,活在现实的斗神。

   *

   酒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韩文清自然是要回去自己店里的,叶秋就没打算回家,反正会所这边一直有他的房间,索性直接在这边住下,第二天早上再回。

   叶秋刚刚洗漱完穿着睡衣出来,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打开门就看到云晟带着云月归在外面站着,诧异了一下把他们俩让进来:“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你们俩,过来找我有事?”

   会所给叶秋的房间当然也不可能只是一个卧室,而是套间,卧室还在里面,外面就是个小客厅。

   “坐,我给你们倒水。”叶秋说着,转身去拿水壶。

   “叶秋哥,你别生我的气。”云月归垂着脑袋声音低哑。

   叶秋意外地看过去,看着云月归微红的眼眶顿时有些无可奈何:“怎么哭了?别难受,小月亮,我错了我不应该凶你的。”

   云月归难受地摇摇头,从叶秋手里接过温水:“是我自作主张的,我没想到叶秋哥真的这么生气,我不应该擅自插手你的事情。”

   云晟安抚地理了理小妹的头发,又看向叶秋:“月儿刚刚把事情跟我说了,你不会介意丫头告诉我吧?”

   “这有什么可介意的,我也没想瞒着。”叶秋失笑道,“阿晟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在同情我不成?”

   “是啊。”云晟直接点了头,“叶董事长二十九岁情窦初开,居然搞成了这样,啧啧啧一言难尽一言难尽。”与其说同情,不如说云晟根本就是在幸灾乐祸吧。

   “少取笑我。”叶秋嘴角抽了一下,这家伙从小就这样。

   云晟又揉了一把云月归的头发:“月儿自责得不行,看你生气了回了房间就过来找我,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叶秋哥,我就带她过来了。”说着,云晟敲了敲云月归的脑袋,“我都跟你说了,叶秋不会生你的气,你还忧心忡忡的。”

   叶秋当然不会生云月归的气。

   坦白说,云月归和他亲妹妹都没什么两样了,怎么可能跟这姑娘置气,再者,虽然有些恼云月归的自作主张,但却也知道她的好意。

   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么,明显没那么放得下。

   所以才让月儿觉得可以放韩文清进来,或许他们还有话说。

   “月儿,不用想那么多。”叶秋戳戳云月归的脸颊,“这是我和韩文清的事情,你完全不用在其中为难的。”

   云月归拽了拽叶秋的衣袖:“叶秋哥,你还喜欢他啊。”

   叶秋僵了一下。

   云晟和云月归看着他不说话。

   叶秋抬手揉了揉额角,有点难以解释这个问题,他总不能真的跟这两个人说自己被当做哥哥的替身了吧,真要这么说了他怕云月归去掐死韩文清。

   小丫头还是向着他的。

   “我会好的,不用太担心我。”叶秋最后也只是笑了笑,“这两天还有点别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我就回去公司了,让我哥帮我顶班也差不多够了,再这样下去我看他也快疯了。”

   *

   九月十三日。

   【叶氏集团_叶修V:之前说好的要直播解释一下最近你们吃瓜的事情,时间今晚七点,直播间链接:霜叶直播0529】

   发出完这条微博,叶修抬起头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叶秋。

   此时此刻他们俩正在星越科技大厦的高层,董事长办公室——也就是叶修代替叶秋奋战了一个月的地方。

   叶秋在本公司的曝光度一般,因为他有专用电梯和出入口,也一向不喜欢遭围观,更担心公司里面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桃花冲着他来。

   “就在办公室直播了?”叶修向叶秋确认。

   “嗯,这不是挺好的嘛。”叶秋一边低着头检查文件一边回了叶修的话,“符合我叶总的身份。”

   叶修打量了一下这间办公室,干净整洁符合叶秋的审美,也挺……大的,至少比他在叶氏集团那边的办公室大多了。

   “哥,我觉得你需要去做个造型。”叶秋突然说道。

   叶修顿时转回了头:“有这个必要?!”他可没忘记当初回家的时候先被叶秋拽着去造型店待了三个小时才获准踏进家门的事情。

   险些都要扭头再离家出走一次了好吗?

   “看看你,再看看我,你就知道为什么老爹总是对你不那么满意了。”叶秋说。

   “……那是,毕竟你是乖巧又优秀的叶总——”

   “没开玩笑,去做个造型好上镜。”叶秋说着指了指从门口走进来的人,“跟阿睿去,至于溜走,我建议你还是别想了。”

   叶修和进门的严睿互相看了五分钟,最终败下阵来。

   果然是他弟弟最能干的助理,而且还是立场坚定绝不动摇的那种。

   叶秋顾不上那么多,他正好趁这会儿把这段时间叶修没搞完的文件都处理一下,有些东西非得他亲自签字不可,叶修代签也怕出问题。

   等叶修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桌上垒起来的文件就剩下了薄薄的一层,不由感叹了一句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叶秋更擅长。

   叶秋头也没抬地继续翻看文件,直到都处理好了才仰头舒了一口气,将目光转向了叶修。

  黑色西装,打理精细的头发,干净清爽又俊秀的面容,很好。

   叶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眼镜盒给叶修丢了过去。

   “遮一下你那双掩饰不住嘲讽的眼睛吧。”

   叶修接住了眼镜盒,里面是一副金边眼镜,拿出来戴上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文气优雅了许多。

   倒是叶秋叹了口气。

   “我感觉你这样更像斯文败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