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欧吹

  岳珑天生就是个内敛腼腆的人,她不善社交,但也有2个聊得来的闺中密友。可是,一次偶然,她听见了两个闺蜜的谈话——

  A:“我们这样老是找她借钱是不是不太好?万一她说出去怎么办?”

  B:“她那人懦弱又孤僻,哪里会说?”

  A:“但是她也傻呀!被我们陆陆续续地借了两千多,也没有怀疑过!该死的好命,有那么多零花钱!可她万一无意间将我们借钱的事说出去怎么办?”

  B:“切,她那人有圣母病,怕死刺激到我们,哪敢说出去?再说了,除了我们,她找谁说呀?”

  A:“说的也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借钱时害怕我们不好意思,说什么‘我相信你们’,真是搞笑!我都快以为自己真的是小可怜了。哈哈哈~”

  接下来友人们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下去了,好友尖细的笑声像无数根针,密密麻麻地扎在她心上,鲜血淋漓。她握紧了手中的雨伞,这是她看外面下了小雨,立即......算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挺傻的,为什么总是觉得她们可怜呢?明明知道,她们的日常花销比自己大得多。

  ......

  “滴滴滴!滴滴滴!”“啪”,岳珑懒懒地关上闹铃,睁开眼,从床上爬起,开始了她又一天的宅居生活。洗脸刷牙后,在跑步机上慢跑半小时,煮早餐,坐在小阳台的小榻上享用早点,做日文或英文翻译工作,午饭,看小说番剧,晚饭,慢走1小时,洗澡,看小说番剧或最近流行的网剧综艺,睡觉。

  这,便是她简单的日常。

  她觉得自己活得不错,但母亲对此尤为担心,常道:“多出门走走,交些朋友!你总窝在你的狗窝里像什么话!还有,你什么时候找个男朋友!”

  母亲的心理她清楚,不是担心被人说闲话,而是希望能有个人陪着自己,不要孤孤单单的,日后没有依靠。

  然而,她已经失去了接触外界的信心和勇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本身性格就比较内向。自那次以后,她再也没有勇气去对友情付出真心,更别提比友情更加难懂的爱情了。她沉浸在虚无缥缈的文字世界和二次元世界里,在主角的视角里感受着他们刺激的,多姿多彩的人生,憧憬着,自我代入着,却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这只是遥不可及的梦。

  作为一个老书虫,她也有过重生或穿越的梦,但她觉得,像她这样怯懦敏感又有点圣母的人,怎么配当穿越女或重生女?

  她就那样怯懦的,蜷缩在了18岁的那个本该彻底释放自己的夏天,除了家人,再也不和人深交了。

  “嗞嗞~”

  岳珑看看来电显示,接通:“喂,妈,什么事?”

  “明天回来吧!怪想你的。你说你这孩子,又没有工作需要,非要租房在外面住!在家窝着不比你那狗窝强呀!在家还有我和你哥哥陪你……”

  岳珑拿着手机,无奈地听着母上大人唠叨,想着母亲此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心中暖暖的,又涩涩的。她不想让家人担忧,但除了和他们保证自己能养活自己外,她给不了其他保证。也许没有她这个女儿,母亲可能会更幸福吧,不会被说闲话,不用操那么多心。

  “知道了,妈。我明天回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人生的轨迹就是如此难以想象,比如岳珑,第二天醒来,就成了名叫月无朦胧的奶娃娃。

  她呆呆地看着自己只有鸭蛋大小的小拳拳,一时间,五味陈杂——

  所以,我这是赶上潮流了吗?还是小娃娃呢!这是赢在起跑线上的节奏呀!

  母亲还在家里等我呢!我怎么就过来了?

  天呀,我不会是某个作者笔下的女主角吧?!

  ......

  脑中思绪混乱,各种想法犹如弹幕一般反复刷屏。她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突然,找到了线索——一个在狂笑的有着两根翘起的金色呆毛的壮汉型人偶。

  【原来,是英雄呀。这种热血的世界。】

  ——

  “朦胧!跟妈妈去超市买菜菜,好不好呀!”温柔的女子提着篮子,浅笑着说。

  “好哒!”月无朦胧小朋友将手中的《欧尔麦特的传奇故事》放在独属于自己的小矮桌上,屁颠屁颠地走到月无知花身边,肉乎乎的小胖手牵住纤细的手,奶声奶气地说,“妈妈,走!”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5天了,她弄明白了她目前的状况,月无朦胧,1岁8个月。父亲月无远目,个性千里眼:可见千里之外,但不可透视,职业记者;母亲月无知花,个性园丁之左手:能用左手触碰活着的植物后可看见其内部分子结构,但因其患有密集恐惧症,而发挥不了作用,职业家庭主妇。而她自己,只是个小屁孩,个性未知,刚学会走路、说话。

  “朦胧,有什么想要的呀?”月无知花看着坐在小推车上左右张望的女儿,轻轻捏了捏她肉乎乎的小脸,问。

  “啊,那!妈妈!”月无朦胧指着一个包装很可爱的小饼干,暗自腹诽:又来撩拨我了!当我不知道我现在还不可以吃零食吗!

  果然,月无朦胧收获一个摸摸头和一句“乖!等你大了妈妈再买给你吃呦~”。她水润润的眼睛有些不开心地看着妈妈,然后扭过头去看别的东西了。

  月无·隐式欧吹·知花暗暗渴望地看着玩具区那摆出的新出的欧尔麦特人偶:朦胧明明就看到它了呀,怎么不叫自己买呢?可是,朦胧的房里已经被自己以满月礼物、儿童节礼物、周岁礼物、启蒙礼物等等理由塞了10个欧尔麦特人偶了!而且都被女儿保存得很好(摆在桌上里根本不玩)!明明朦胧很喜欢看关于欧尔麦特的儿童读物呀?

  月无朦胧:那是因为你只买了关于欧尔麦特的儿童读物。

  结账时,柜台小姐姐拿过那个新版的欧尔麦特的人偶扫码,笑着感慨:“又是买这个的呢!现在的小朋友都很喜欢欧尔麦特呢。”

  月无知花笑着回应:“是呀是呀!我家闺女可喜欢欧尔麦特了,房间里都摆了10个了还想要呢!”

  “现在的小孩都很喜欢欧尔麦特呢~”

  月无朦胧看着那个所谓的暂时吃不了可爱零食的安慰品,对妈妈这个隐式欧吹表示小小的鄙视:就会欺负小孩子还不太听得懂人话。

  她新奇地看着周围的人们,都是五颜六色的头发,但视觉上居然没有看到杀马特的不适感,大概她的审美已经被世界给同化了吧。

  也不知道现在绿谷他们几岁了,毕竟她连漫画里是否有给过具体时间都不记得了。绿谷小可爱、爆豪小霸王,颓废橡皮头,都好想看看呀!还有轰总,当初看他被最亲的妈妈浇滚水烫伤,可心疼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阻止呀!